會員登錄
帳號:

密碼:

記住我



忘記密碼?

現在註冊!
好站相連
人氣1049
tough-guy - 很角色週報111期 | 2012-10-24 06:19:47 |

 

5版 金溥聰跳出來護駕

 「希望大家再給馬總統一點時間」 有權無責盡說風涼話

 

 

  所謂競選政見,指的是在四年任期,充其量如成功連任,也只有八年任期為實現目標,什麼「黃金十年」,難道在把人民當「肖」的不成,他的「民間好友」,那位幕後藏鏡人金溥聰先生前幾日跑到美國放言高論,「希望大家給馬總統一點時間」,他認為再給一點時間,馬總統會盡最大努力,說這種話的人,如非發高燒,就是腦筯有問題,人民都給他時間,也幹了五年,豈非這去五年是在「玩假」的,這位自稱「總統友人」的金某,外界對他在馬英九幕後,扮演的角色以及影響力,外界都知之甚詳,面對「無能的政府」,金某是否該出面提出一套「救經濟」,以及足以「平抑物價」,足可讓人民不會那麼痛苦過日子的辦法來。

  以馬政府過去的表現,別說再給他八年、十年,「牛牽到北京還是一頭牛」,是改變不了什麼的,金某應該「閉嘴」,他此時還「忝不知恥」,馬團隊已經叫台灣人民那麼痛苦了,却還出來說一些「無三肖路用」的風涼話。

  要知道,人民活在當下,已不可能再忍受「尸位素餐」的「無能」政客,馬政府在台上,享受「榮華富貴」的既得利益,當然,讓他把時間拖得更久,在人民與主政者形成對立,人民已經沒有時間再浪費、再期待下去,馬政府却由一個在台下「有權無責」的「友人」放言高論「再給他時間」,這種罔顧人民痛苦的日子,居然,還有此「厚顏無恥」的高調。

   馬政府仍然在「爛」 

  台灣經濟已爛到可以了,這麼重大問題,却是讓人民面對「無能」的主政團隊,一句「再給他時間」,敷衍塞責了事,當萬物齊漲,已經漲到叫人民痛苦不堪,人人叫苦連天之際,馬政府仍然在「爛」下去,中央政府的財政已經入不出,各地方政府又面對收入不足,補助減少,已難以在年度預算中力求平衡,為此,已經有人在「危言聳聽」,從明年度軍公教薪水不再調整中,預感到有那麼一:勞工朋友會領不到「勞保金」,健保會面臨難以為繼的後果。 

  而台灣出口繼續退,經濟也在繼續惡化中,有一點要給人民知道的是,去年政府全年收入是一兆六千七百多億元,但支出却高達一兆七千多億,光是這一年的負債便高達七百億元,而新年度更要舉債二千二百多億元,否則,難以平衡收支,政府財政的惡化,政府坦承目前長短期債務高達四兆九千多億,甚至,有人指出如包含隠性負債,可能破二十兆。 

   笨蛋,問題在經濟 

  當年,柯林頓競選總統時,面對爭取連任的老布希,而布希執政時的美國經濟惡化,他提出了那句迄今被推許為競選最具威力的文宣:「笨蛋,就是經濟問題」,在這兒對馬政府的治國無方,無力改善更加惡化的經濟問題,引柯林頓當年「當選」的最具威力語言,用在馬政府身上,「笨蛋,就是經濟問題」最貼切不了。                                             ◎本報記者:吳濤

  馬英九內憂外患

   外交無能、治國無方  罷免氛圍醞釀中

  台灣東北角海域風雲急,中、日、台對釣魚台列嶼均主張擁有主權;另一方面,島內民怨沸騰,對馬團隊施政不滿意度高達七成,馬英九第二任總統將滿四個月之際,陷入內憂外患。
日本正式將釣魚台列嶼收歸國有,曾是保釣青年的馬英九總統,由於日前剛到彭佳嶼宣誓釣魚台屬於台灣,因為籌碼用盡只能在外交上搞動作,召回駐日代表沈斯淳,並由外長楊進添約請日本駐台代表樽井澄夫表達抗議,而中國大陸卻派出2艘海監船前往釣魚台周邊海域,展現宣示主權的具體行動,台灣無疑在聲勢上已輸人一等,顯示出馬英九在處理國際事務上「無能」,馬團隊成員更是一無是處。馬英九連擺姿態的時間點拿捏都抓不準,在外交上已未戰先示弱。
外交不行,內政更是一塌糊塗。0910台灣指標民調公布最新民調,民眾對政治面的評價,55.8%民眾對總統馬英九不滿,對其施政不滿意度更高達近7成的69.6%,另外對陳揆施政不滿意的有54.1%,經濟部長施顏祥的不滿意度,則在12位行政院內閣首長中達到最高的42.4%,財經內閣完全失靈。
馬英九治國「沒半步」,用自己的錢很省,花國家的經費卻毫不手軟。世界經濟論壇(WEF)指出,台灣需鞏固財政,尤其要注意預算赤字,去年台灣預算赤字占國內生產毛額(GDP)約4.9%,全球排名第91;今年小幅改善,降至占4.3%,但相較於他國,仍有改善空間,而落至第100。
另據WEF報告,台灣總體政府債務占今年GDP40.8%,去年39.7%,以致總體政府債務占GDP百分比指標,台灣全球排名從去年的第71,退至第75。
當馬英九民調低迷時就消費關在監獄的陳水扁,但是當「敗家子」馬英九四年舉債卻高於扁朝八年,他就不敢拿來比,尤其是國內民眾生活痛苦指數創新高,物價飆漲、薪水倒退嚕,面對民怨沸騰他雙手一攤:進沒步、退無路,只好當起「馬老師」,甚至擺爛,在台北政壇已出現當馬英九任滿一年就發動罷免的氛圍,因為人民已無法再忍受他未來的三年多任期,雖然罷免他是一項「不可能的任務」。

                   ◎本報記者:向前走
 

 

人氣1117
tough-guy - 很角色週報111期 | 2012-10-24 06:17:02 |

6版 中油五輕  非關廠不可?
         全球經濟大衰退  台灣失業率飆高  要顧肚子還是拼環保  好難

   廿多年前,後勁居民掀起的五輕關廠問題,當年政府承諾的日期即將到來,民國一O四年關廠,屈指算來,也不過二、三年,轉瞬即屆,當年後勁居民為反對五輕流血流汗,付出多少血淚,罄竹難書,據悉,當年參與這場血淚交加的反五輕運動人士,將推出一本史蹟斑斑的紀念冊,藉以喚醒居民的記憶,這是一個值得肯定的作為。

  我們當然不可以「滿紙荒唐言,一把辛酸淚」看待這部史冊的推出,但追思過去,面對未來,五輕何去何從?是關廠抑或遷地為良?覓地重建或是留下部份,可以讓污染降到最低的廠房,繼續運作、生產?是遷廠後由所謂的「生態園區」取而代之,到現在各種論據不一,仍然無所是從,各有不同看法。


    25年前至今物換星移


  當年後勁居民的主張是力主「關廠」,在長期的抗爭下,才逼使當年前行政院長郝伯村不得不南下在後勁「留一宿」,最後做出了廿五年「關廠」承諾。一O四年關鍵的時間迄今只剩下短短二年多,由於時勢的演變,對後勁唯一的選項「關廠」,似乎已不是最妥善、面面俱到的做法,最近,包括石化業者,學有專精的學者,包括高雄當地民代,對關廠決定五輕去留,已有不同看法。
  事實上,後勁代表性人士當年提出「生態園區」的主張,似乎也因時光背景的變遷,出現其他看法。
  尤其,最近台灣經濟面臨嚴重考驗,經濟發展停滯,衍生的失業問題,人民對民生困境的沈重感受,後勁關廠造成的影響,已是滋事體大,「生態園區」更顯示其「曲高」,却在實際環境的每況愈下,有落入「和寡」的窠臼。
  而中油方面對五輕一O四年關廠的最後期限即將到來,如何因應,迄今未能提出更妥善的辦法或可行性替代方案,如果,關廠承諾已難改變,可是,只有遷廠而無其他辦法下,但大家瞭解的如何遷廠,新址迄今難覓,一O四年「最後期限」一到,則五輕就得「關廠」,而不是「遷廠」了。


     石化產業養活不少人


  事實上,眼前面對的五輕關廠問題,關鍵因素根本就是「經濟問題」,因為,早在三十多年前台灣在石油危機中,終於能安然渡過,經濟學者都不諱言,當年如非政府建立了後勁高雄煉油廠,才能進一步完成一套由下而上、一脈相傳的「石化產業鏈」,這是台灣發展經濟的動能,成就了「台灣經濟奇蹟」,難能可貴的產業結構,在這種情形下,石化產業能輕言放棄嗎?企業界人士為此而做出了嚴重的預測,果真如此,未來台灣經濟發展,一定會衰退到難以想像的後果。
  後勁與環保人士反對五輕,迫使政府承諾「關廠」,在此前反對人士他們更在台中逼走外人投資的杜邦,不久前,更迫使國光石化出走,石化業社會形象積弱不振,倍受責難,已成為「過街老鼠,人人喊打」,都是業者無可推卸的事實,如後勁五輕,空氣污染、公安事件不斷發生,對居民生命財產造成嚴重威脅,因此,後勁人士的堅持五輕非關廠不可,是承受了多少年的威脅,而中油對五輕「與鄰為壑」,却罔視如何妥善因應,做好一個「好鄰居」的起碼要求。(文轉7版)
 

人氣1046
tough-guy - 很角色週報111期 | 2012-10-24 06:13:19 |

7版 後勁人的記憶  難以抹煞
        石化業如要留在高雄  就得提出一套居民能接受的做法

   尤有甚者,從當年政府承諾一O四年關廠後迄今,中油對日益迫近的五輕關廠問題,顯然未加正視其嚴重性,過一天是一天,未能好好面對,這種因循茍且的表現,事實上,對問題解決與事無補,無可否認的事實,如五輕這麼龐大的石化廠區,要找一處足可遷地為良地址,台灣很小,前有杜邦、後有國光的前車之鑑,既使找到可行之地,但反對人士的虎視耽耽,尤其,藍綠對峙下,政治力一旦介入,問題更加複雜,已非中油處理得了,所以,面對五輕問題,中油也有難處,完全歸咎中油毫無作為,似乎強人所難。


    一個不可抺煞的事實是,凡事兩極化,在石化生產中尤其顯著,因為,大家理解的「污染概念」是一成不變,那就是, 有生產就有排放,有了排放必然會有污染,可是,人們對排放與污染的觀念,大都著墨在石化業,因此,學者們提出大家似乎應該針對石化在能源使用與排放密度,深入作更面面俱到的評估,有一個事實可供反對人士深思,以免「以偏概全」,舉一個例子:鋼鐵業造成的戴奧辛的排放,此外,IC產業對砷的排放,對居民身體健康造成的威害,不低於石化業,可是,鋼鐵業也好、IC業也罷,他們並未受到太多責難、抗爭,也未聞有所謂的「關廠」,造成「過街老鼠,人人喊打」的地步。


   
關廠衝擊地方經濟


 在地的高雄產業工會領導方面就指出,五輕因已過了廿五年「大限」非得關廠,那麼,在高雄石化業的其他工廠,超過廿五年的比比皆是,是否也該比照辦理?只關五輕,其它放一馬,這不是公平性問題,他們擔心的是一旦都關廠,地方經濟發展遭受衝擊,市民就業問題就是一個不可等閒視之大問題。
  高市產業工會提出美國底特律汽車工業面對蕭條時,受到危害的不僅是汽車產業勞工,而是整個城市,這個說法點出了如石化業不存在,對地方經濟發展的影響確是一針見血的看法。
  其實,台灣經濟發展的三大基柱,石化業居其一,其次是鋼鐵,再其次是IC業,產業界人士更指出,石化是內需型產業,台灣要發展不能沒有石化業,由此可知,石化業是國家經濟發展主要命脈之一,石化業者更誇言,石化業乃國家經濟發展的「火車頭」。
  上述種種對石化業的重要性,是不可否認,全都是事實,可是,長期以來大家對同是造成污染的鋼鐵、IC業等加以輕忽,却眾口鑠金,加以「定位」為高污染、高耗能的產業,造成社會負面形象,而多年佔據新聞版面最大的所有抗爭事件,十之八九都集進於石化業,從杜邦到國光,再從五輕「關廠」抗爭到近年新的污染對象的台塑麥寮石化廠,無一不是石化廠惹出的禍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