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錄
帳號:

密碼:

記住我



忘記密碼?

現在註冊!
好站相連
人氣644
tough-guy - 很角色週報100期 | 2012-11-21 05:56:02|

16版 司法改革搬進議會

          雄檢要洗議員的腦

 

    高雄檢察署在議會舉辦司法改革民意座談會,這項破紀錄的創舉,究竟是司法大軍壓境?還是向議會低頭認錯?
 

  從前,檢察官到議會的目的只有一個,就是要抓議長賄選,如果抓不到,反正已經將議員投票過程全部錄影,乾脆用來改辦亮票,可是在過去縣市合併前的高雄市議會,法官認為罪名不成立,所以檢察官前功盡棄,不過不死心,因此在前年又辦亮票案,終於連哄帶唬,讓議員低頭簽下認罪協商。
  目前,因為正副議長選舉亮票案遭到緩起訴處分確定的市議員已有三十九位,檢方處分他們罰款、勞動服務,還要分批接受法治教育。
  已經一罪三罰後,高雄檢察署最近又出招,通知議會要在五月合辦法治教育座談會,理由是加強民代法治觀念,據說背後因素絕非如此單純。

    辦亮票案  高雄市議員大反彈

  據了解,亮票案展開偵辦後,高雄市議員群起反彈,向法務部告狀,高雄檢察署為了紓解上級壓力,並且還要能夠證明立場正確,於是想出法治教育,認為只要議員接受上課,就證明心虛,偵辦亮票案就師出有名。
鎮不過,議員看穿檢方手腳,不願意配合,於是高雄檢察署又以法務部要求每年要舉辦兩次法治教育座談會的藉口,決定不辦法治教育講習,希望議會配合辦理法治教育座談會,而且擴大參與對象,除了議員外,還請基層里長一起出席,沖淡議員上法治教育課的疑慮。

    莫非司法來改革民意?

  為了美其名,座談會的名稱還特別稱為『司法改革民意座談會』,儘管如此,還是衍生出是要替基層洗腦,令人想起威權時代三民主義講習班的疑慮,因為,名稱雖然改了,可是愈改愈混淆視聽,因為乍看之下,立刻誤會是『司法來改革民意』。
  所以,座談會給人的印象,就是比三民主義講習班更威權,因為檢察長蔡瑞宗在座談會的開場白就講明『不准談個案』,可是很多司法改革,尤其是檢察官的作為,不談個案就無法說清楚,例如前副議長蔡松雄在高雄市第六屆議會議長賄選案的遭遇,就必須講出個人的遭遇,才能凸顯檢方辦案幾乎到無法無天的地步,因為當時就是檢察長朱楠帶頭,將『蔡松雄』的名字寫在手上,明示給議員看,要議員咬住蔡松雄,以致於蔡松雄被拘押四個月,最後靠法官明察秋毫,證明無罪。

     座談會不脫官僚氣息

  類似蔡松雄的遭遇,可能比比皆是,個案也就變成通案,可是蔡瑞宗卻以不談個案的理由,模糊了高階司法官是否觸法?可否追究?一連串民間的司法改革呼聲。因此,座談會名稱雖為『司法改革』,可是最後結果卻充滿威權的官僚習氣。
  當然,高雄市議員並沒有平息不滿的情緒,認為檢察官將亮票案的政治問題,無限上綱到法律手段,甚至,處罰勞動服務四十小時,檢察官每天點名四次,讓民意代表毫無尊嚴,一罪三罰後,當然不想參加座談會,出席座談會的議員雖然共有四人簽到,不過其中兩位是助理,只有一位在場聆聽,可見高雄市議員並不把司法大軍放在眼裡,讓座談會流於形式。

      辦亮票案被批大小眼

  其實,高雄檢察署對於正副議長選舉亮票案的態度,已經受到選擇性辦案的質疑,絕對是咎由自取,議員就反諷檢方只敢欺負地方,不敢偵辦立法委員,因為同樣的亮票行為,立法院就沒事。而且,前內政部長余政憲、立委管碧玲公開要民進黨議員亮票,已經屬於教唆共犯,但是檢察官不敢偵辦起訴,只證明檢察官還是大小眼。
  由於檢察長蔡瑞宗一副低姿態,自認檢察業務做得不夠好,還有改進空間,因此引起『是否低頭認錯?』的聯想。不過,座談會邀請廉政署、調查處、警察局列席,還安排檢察官專題報告,所以又很難說檢方對亮票案低頭認錯。
                                                                                                                                         ●府會特搜記者:喬偉

add to Twitter add to Plurk add to FaceBook

新聞搜尋
Copyright by Toughguy.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