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錄
帳號:

密碼:

記住我



忘記密碼?

現在註冊!
好站相連

13版 藍營苦覓無戰將 無黨籍楊秋興等待氣旋 綠營陳菊坐穩南霸天

             三年後 秋菊再戰?

 

   國、民兩黨同時在高雄市由新的市黨部主任委員出任,朝野兩黨在同一個時間由新人主持黨務工作,無庸置疑的,國、民兩黨未來在高雄市的黨務作為,當然,不約而同的目標是一致,全都放在三年後的市長選舉,雙方在未來的攻防中,熟悉選局人士已看出箇中端倪,民進黨的現任市長陳菊當然會全力爭取連任,而國民黨那一廂,也必然會在「眾裡中尋它千百次」,推出足以和陳菊相抗衡的適當人選。

     已經再明顯不過了,已年過六十的陳菊在擱下民進黨代理主席後,即不再介入黨中央主席選舉,雖然,就位階來說,她無疑是當前民進黨政治地位最高,也是最具影響力,但外界已不難看出,她不可能有再一層樓的打算,未來的總統選舉在民進黨內還是蔡、蘇二人之爭,因此,她安心的留在高雄市,不僅可以再打一場「有把握的選舉」樂個「南方稱王」。

 為此,三年後的高雄市長選舉,陳菊應該是民進黨不作第二人想的人選,那是了無疑問,在這種情形下,對就新上任的該黨市黨部立委,未來三年的黨務工作,壓力輕,一切都是現成,駕輕就熟。

    其實,民進黨的選戰策略,還是看重在文宣與「爾虞我詐」的戰術的運用,他們打的是聲勢的助長,不像到現在還是不脫多少年來一成不變的傳統「組織戰」,要靠樁腳打選戰的國民黨,雖然,在馬英九從二次總統選戰中由金溥聰督軍的策略,已偏重文宣,但那是用在全國性的總統選舉中,到了地方選舉,派系的調和鼎鼐,擺平派系,組識戰仍然是主戰的重點工作。

     所以說,打機遇戰,全力製造聲勢的民進黨,在兩軍對峙中的作戰運作,民進黨地方黨部扮演的角色,似乎偏重在輔助、人員支援,真正決戰於千里,折衝樽俎的主戰要務還是落在候選人本身全盤掌控的競選總部,比較民進黨而言,國民黨市黨部在市長選戰中扮演角色,顯然更加吃重,他們不僅在人力上要全力支援,打好組織戰,更得肩負平息地方派系內部糾葛,而財力方面的支援,也要擔負相當程度的責任。

     一個主打組織戰,文宣只是做為陪襯的國民黨的地方選舉,由此便不難看出黨部主委的責任之重,而這些年來國民黨在「黨產歸零」的壓力下,大幅度簡化各地方黨部組織,財源少了,人力更少得多,相對的,地方黨部影響力也因此減少,尤其,金溥聰二度擔任黨中央秘書長,黨的權力一把抓,影響力直接介入地方黨務,地方黨部大都明顯的有「巧婦難為無米之炊」的困境,輔選工作之吃力,推動工作加困難,已到了舉步維艱地步。

     為此,新任高市黨部主委顏世一走馬上任後,他雖然鬥志高昂,但地方仍然不看好他會有更大作為,國民黨籍的高雄市議長許崑源就一針見血的指出,國民黨中央必須給顏世一全權發揮的空間,中央千萬不要掣肘,資源非下放不可,他所說的「資源」應該是候選人的提名權,乃至選戰策略的操控運作,一個缺少獨當處理權力的主委,又如何帶兵作戰?

     許崑源的一席話,點出了國民黨中央的過份操控選舉權力,造成地方進退失據,戰力難以施為,導致連連在高市吃敗仗的問題癥結,從去年市長選舉候選人其實就是中央決定,對地方戰局瞭解最深,未來選戰又站在第一線的地方黨部,人選戰力不足,聲勢一直無法提昇,這一戰「未選先輸」早就註定了,而黨中央仍然在自我感覺良好,到處宣稱支持度正在高昇,快趕上第二名,殊不知,市長選舉只有一人當選,爭取趕上第二名,豈非在自我作賤,黃昭順慘敗,人選不是很理想,可塑性又不強,在全力拱衛下仍難提昇戰力,這一仗,國民黨敗得理所當然,也不意外。

     顏世一並非完全沒有機會,過去歷經三個縣市長選戰操盤,打了全勝,不是僥倖,更不是浪得虛名,他的作戰經驗是應加肯定,高雄市地方確實已主客場互易,形成綠大於藍的態勢,是事實,這是他的困境。 四年半前的馬英九在總統選戰中不就改變了人們心中難以改變的高雄市「綠大於藍」的形勢,事在人為,馬英九在高市贏了謝長廷的「地盤」發跡的高雄市,即是反映藍軍在高雄市並非不可為,當然,人選的理想性是先決條件,放手讓地方黨部作戰,黨中央退而為支援工作,也許戰局的運作會更加靈活,也足以積蓄更大戰力與對手一拼。

     去年的黃昭順已過去了,「敗軍之將,不可言勇」,就目前高雄市藍營地方,要尋找一位足以和陳菊抗衡人選,固然難度高,但絶對不是沒有,當然,從檯面上的前現任立委中,大慨是比較困難,黃俊英「俱往矣」,機會已不再了,政界人士認為施政績效最佳的楊秋興是否重作馮婦,讓他再度披掛上陣,可能是人選難覓中比較俱有挑戰性人選。

     一般認為,楊秋興的條件就眼前檯面上藍營人選中比較,應該選戰條件較佳,問題上,他目前仍然無黨藉,他退出民進黨後去年便以無黨藉身份投入市長選戰,雖然吃了敗仗,但以一己之力,仍然在得票上遠較要人有人,要錢有錢的國民黨提名黃昭順高出很多,就當時的戰局,在「西瓜效應」未能發揮下,反而刺激民進黨選民同仇敵慨,全力支持陳菊,顯然,去年那一戰,陳菊的大勝,是「因緣際會」,也是「時勢造英雄」。

     三年後戰局又如何,目前言之過早,未來的演變似乎在看國民黨如何決定人選的提名,如果,仍然堅持其「執政黨的優勢」,不容扭曲,還是要在自己有限人選中提名「黨籍」人選,而楊秋興又堅持不願投入國民黨,仍然抱持無黨籍身份,那麼,去年的三對峙重演,則形勢所趨,到頭來又會「造就」了陳菊的優勢,連任之戰,是可期待。

     以楊秋興的參選為主軸,果真如此,則三年後的市長選舉,楊秋興的動向,當然是動見觀瞻,而姑且預測他到時一定會投入選局,却仍然以無黨籍身份參選,選局的走勢,則扮演牽一髮而動全身的身份便落在國民黨這一,如果,國民黨在無法說服楊入黨下,為了拉下陳菊,只好「委屈求全」,全力支持楊秋興,國民黨則不提名人選參選角逐,這種演變的形勢,當然是形成二軍對峙,一對一單挑,操作效應問題沒有了,選局也就單純多了,到時戰局一定會拉高,鹿死誰手就難料了。

     相對的,楊秋興會不會回應國民黨的原則,成為國民黨人選?熟悉戰局人士的看法是,在「兩權相較,取其輕」的情形下,楊秋興成為國民黨人選可能性不高,雖說,下屆市長選舉市長與總統選舉合併辦理已成為「絕響」!儘管如此,執政當局的民生議題操作的不當而造成民怨,是否會繼續延燒到三年後,很難說,就算是眼前的紛擾,造成馬英九支持度爆跌,不會扯上那麼長久,但執政不利的問題,在未來三年內能否一舉丕轉,還是一個難以解套問題。

     在這種情形下,楊秋興如披著藍旗參選,一定無法割棄藍施政不力帶給他的沉重包袱,未來在選戰中,由綠轉藍的個人選舉形象的建立,仍然會造成負面的冲擊,因此,在以無黨籍為藍軍提名人選出戰兩者之間的選擇,對楊秋興而言,最後的選擇會是一個很難下決定的問題,除非,國民黨放任楊秋興採取最好選擇,仍然全力支持。

     如果,國民黨不願放棄黨的獨立自主原則,堅持非黨籍人選不可,唯一的可行之途是,具有足以「勸退」楊秋興的說服力,果真如此,楊不介入選局,但關鍵問題還是在自家人被提名人選,確是「一時之選」,讓未來市長選戰回到四年前「藍綠對決」戰局,可是,已浮上檯面的藍營人選,顯然很難找到一位超過楊秋興的人選,一個理想人選必須是:知名度高,可塑性強,普遍能取得地方支持共識,足以製造風潮,牽動戰局的條件,似乎這是一個高難度條件。

     因此,眼前的形勢楊秋興仍然是一位足以和陳菊分庭抗禮,爭一日之長的人選,國民黨要收回失去多年失土,如何在楊秋興是否入黨參選得失,進行深入探討,當然,藍營如有其他更佳人選,如中央知名度高的閣員,都是可以思考。                                                    ◎本報記者:風信子

 

add to Twitter add to Plurk add to FaceBook

新聞搜尋
Copyright by Toughguy.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