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錄
帳號:

密碼:

記住我



忘記密碼?

現在註冊!
好站相連

3版 白白布  染到黑
         每次開庭一、兩分鐘就結束  從來沒有傳訊朱信強到庭

  先說程序正義,朱信強表示,張國彬針對案件,一共開庭八次,表面看似盡心維護法律正義,但是每次開庭時間都很短,甚至一、兩分鐘就結束,而且最嚴重的,就是從來沒有傳訊朱信強到庭,給他申辯機會。

 其實,對於張國彬的審案態度,朱信強早有耳聞,因為五位屏東縣議員失掉民代資格,所以曾經警告朱信強要小心提防張國彬,但是雖然加強律師陣容,聘請五位律師一起處理官司,結果還是不敵自由心證。


    
張國彬沒視程序正義


  如果只有朱信強沒有被傳訊,司法高層一定以『不介入、不談個案』的理由,任憑張國彬我行我素,但是,翻閱張國彬審理的其他案件,才知道張國彬根本不重視程序正義。
  前高雄市議員梅再興控告現任民進黨市議員黃淑美當選無效,由於涉及每份一千兩百元,總共一百二十份的賄選贈品,梅再興質問『難道不需要查清楚十四萬四千元的賄選資金來源,加上,涉及經手賄選物品的嫌犯竟然說不清來源,前後出現兩個名字,而且更荒唐的,就是被檢調,甚至一審法官認定的金主,他太太提示的郵政綜合儲金簿提款時間,比購買賄選物品的日期晚九天以上。從兩項疑點,梅再興要求傳訊檢調認定的金主出庭,但是張國彬等三位法官不顧程序正義,駁回梅再興的請求,而且只以『沒有需要』作為不准的理由,也從不解釋梅再興的疑問,甚至判決書中,也沒有清楚交代涉嫌賄選的資金來源及確實金主身分,彷彿訴訟當事人從來沒有提出疑問。


   
連法律正義也蕩然無存


  其實翻閱張國彬的審判紀錄,會發覺不但沒有程序正義,而且就連法律正義也蕩然無存,朱信強及梅再興一致懷疑,完全是由政治意識形態在審案,所以,包括屏東縣在內的當選無效案件,總計張國彬經手十一件,其中,判定當選無效的國民黨就有六件,無黨籍兩件,綠營只有一件,而安然無事的案件都是民進黨籍。
  但是,民進黨人士涉及的賄選案件,可以說是『轟動政壇、驚動檢調』,因為,藉著進香名義,動員選民旅遊,當晚席開四百二十桌,每人六百元的花費,主辦人辯稱由參加者自費兩百元,其餘向外募款贊助,但是不論是接受招待的選民自費支付兩百元,或者向外募款一百二十餘萬元,都沒有收據副本可資佐證,但是承審法官只相信綠營人士的證詞,絲毫不質疑所謂自費或募款,是不是事後捏造的脫罪之詞?
  依照其他賄選案件的偵辦標準,席開四百二十桌的招待旅遊,一定視作買票賄選,調查局人員的確如此認為,所以沿途跟監蒐證,但是最後做了白工。


   
辦藍不辦綠  太囂張


  其實,為替民進黨人士脫罪,也是煞費苦心,翻閱所有案卷,找出有利於綠營人士的證詞,即使民進黨候選人承認參與餐會,完全視若無睹,也不追查旅遊餐會的金錢來源。
  但是對於綠營以外的政治人物,好像多看一分證卷都不值得。朱信強歷經刑事庭一、二審,加上民事庭的第一審,一致認為沒有賄選買票情事,但是張國彬有沒有翻閱其他法官的判決理由?如果有,張國彬的見解為何與其他九位法官不一樣?如果沒有,三位法官心中還有法律正義?尤其,在朱信強的案件中,第一審的刑事庭已經察覺警訊筆錄對照問訊錄音帶後,完全沒有警訊筆錄所記載的言語,但是職司舉發不法的司法人員竟然不追究警訊筆錄的責任,顯然要說法律正義已經蕩然無存,絕非言過其實。

                                                                                                                                本報記者:喬偉

add to Twitter add to Plurk add to FaceBook

新聞搜尋
Copyright by Toughguy.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