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錄
帳號:

密碼:

記住我



忘記密碼?

現在註冊!
好站相連
人氣650
tough-guy - 很角色週報68期 | 2012-12-29 15:31:07|

3版  鍍金身價番二翻

            國內學店生意興隆

 

 

       位於西子灣的中山大學,頂著國立招牌、學術資源多,向來是進修者的「最愛」,儘管現在大學院校如雨後春筍,但在公務員與政商界心目中,依舊是進修的第一個「志願」,多為「公共事務管理研究所碩士」;同樣是國立的第一科大、高應大(前身為高雄工專),則是許多工程職系的公務員首選,高雄縣市政府很多工務單位的高階主管都是第一科大的進修學生。

   公務員選擇進修學校,「就近」是一大因素,例如高雄縣政府的公務員早期會以中山大學為主,位於大社的私立義守大學因地緣關係也是許多縣府主管的選擇,第一科大、高應大也都距離縣府不遠,第一科大雖然在燕巢,開車從縣府離開上高速公路也很快就到。不過,除了上述學校,也有其他學校開設在職專班,但是某位縣府一級主管也不諱言指出,不同的學校之間還是存有專業「level」的差異,一、二級主管要進修,還是會以中山、第一科大、高應大等學校為優先考量。

找記者老公代寫論文

   在職專班原本是為了那些白天在工作、自覺學有不足的人而開設,民意代表、公職官員願意抽空進修,原也是美事一樁,因為「公務繁忙」還能花時間進修,其上進之心本要給予鼓勵,但卻因為有些公職人員、政治人物進修是為了替履歷加分,方便升官封爵或僅僅只是圖個虛榮的名聲,將高學歷文憑視同鍍金工具,花錢買學位、找槍手寫論文等等令人無法苟同的作法,也就見怪不怪。

   南部曾有某縣長,在任內考取研究所、也順利拿到碩士文憑,雖然該名首長平日有到校上課,但平日功課準備、研究報告等作業,分配給幕僚群之外,還請某位女記者的老公協助論文撰寫,這些事情卻因為那名女記者喜歡有意無意地炫耀與該首長的關係而傳開,成為府內府外「公開的秘密」。高雄市政府前兵役處副處長黃清雄,則因為幫他寫論文的替代役無法忍受而向市政府舉發,引起當時代理市長葉菊蘭的關切,結果被迫退提早退休。

上課非本尊 議員有分身

    民意代表花錢買文憑的傳聞,也是甚囂塵上。據某位任教於國立中山大學的教授透露:高雄市某議員候選人,自報名中山大學EMPP高階企管所之後,就從未見其到學校報到過。可能,他跟校方都有各自的默契吧!這位教授也不諱言,到要考試的時候,花錢叫人幫忙「打點」一篇論文,很輕鬆就可以過關了,沒有必要花自己那麼多「寶貴」的時間到校「打混」。

   當然此例一開,自然就有後進如法炮製,對於這些特殊學生,老師都會很識相的刻意跳過點名或在作業上給予方便。些教授則是接受出國招待,或受到特別關照,有些教授甚至就包起公部門的工程開起副業來了。

8萬買到一紙假博士

    由於文憑在現實社會中仍有其好處在,表面以「證件代辦」為名、實則替人變、偽造學歷證件的公司或專門替人「代考」或「代讀」的槍手也因運而生,而一張偽造、變造的畢業證書,若是國內高中職校2萬元起跳、大學學歷證書4萬元,國外的大學學歷證書同樣4萬元,研究所則價碼再加2萬元,若買方想要的學校為知名大學,一張博、碩士畢業證書至少要價8萬元。

   最近高雄就有三民區某市議員參選人被人爆料文憑作假,究竟其文憑是「假資料」亦或是「真報考、假讀書」花錢買的文憑,就令人玩味,而這樣的事情再次凸顯政治人物的高學歷光環,有待檢驗,同時也讓民眾對於民代洋洋灑灑的學經歷表,不禁要用懷疑的眼光看待,也令那些遭受無妄之災、苦讀出身的民代徒呼負負,更加深他們的「學歷貞操」保衛戰,強調他們「係金ㄟ」。

文憑不是被框起來的

    長江後浪推前浪,無論官僚體系或政界,打開學經歷資料,那些擁有碩士、博士文憑的人,越來越多,特別是法律系畢業、有律師執照的政治人物特別多,或許因為環境如此,令那些原本學歷不高的民代或公職人員怕競爭力不足被比下去而營營汲汲於高學歷文憑,無心讀書、只求虛有其學位的人,就會用公務繁忙、行程多等「合理」藉口去找槍手寫論文、甚至花錢買學位,事實上,很多在職進修的基層課員、二級主管,他們白天的工作量並不會比哪些高層長官、跑行程的民代少,他們能認真上課、踏實取得學位,為什麼這些人就不行?這應驗了一句話:想做的事情,會克服一切困難;不想做的事情,會找一萬個理由!

    儘管高學歷對人事升遷、個人形象有所加分,但學力高低不等同專業能力,在官場,除非政治考量,部屬、長官與同事看的還是工作專業以及協調能力,一個懂得體貼、團隊合作與服務民眾的人,才是好公務員;在政界,選民在乎的有沒有認真問政、為民眾解決問題、替民眾權益把關,而不是在拿到多少張文憑。

一開口就破功自取其辱

     有心向學的公僕,因為上課而稍有延誤服務行程,相信民眾不僅不會責怪,還會鼓掌加油!那些以金錢、槍手取得文憑者,所堆疊的學經歷就像在玩「堆堆樂」,拿走其中一塊,稍有不慎,整個就倒下來!真金不怕火煉,但虛有其表者恐怕是「見光死」,一開口說兩句話就破功,只是自取其辱受人謿諷而已。

 

add to Twitter add to Plurk add to FaceBook

新聞搜尋
Copyright by Toughguy.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