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錄
帳號:

密碼:

記住我



忘記密碼?

現在註冊!
好站相連
人氣623
tough-guy - 很角色週報70期 | 2012-12-27 07:34:20|

4版   選舉政見騙選票

         海洋城市淪黃花

 

 

 

 

 

 

  當過行政院長的前高雄市長謝長廷在競選高雄市長時喊出的「海洋首都」的美麗願景,正是他當年競選高雄市長時提出的政見,十年過去了,他把市長棒子交給同是民進黨的「自家人」陳菊,這個競選訴求成為「絕響」。

   而高雄港也由當年的全球第三,一路滑落到現在的13名,陳菊三年市長任內「海洋首都」已很少被官員提及,美麗願景已淪為昨日黃花,高雄市政難以延續,高雄建設發展的宿命,留給選民印象深刻的「示範」。

    如果以此質問謝長廷,海洋城市的願景,當年他爭取選民支持的政見主軸,到頭來一場空。是否在「騙選票」,真不知口才便給的謝前市長又如何回應?

   大家記憶猶新的是,兩年多前他企圖更上一層樓,競選總統失利,美夢難圓時,向全國民眾發出一句「擲地有聲」的宣示「從此退出政壇」,但他在前些日卻又當頭自打嘴巴,以當年思慮不週,向民眾公開道歉,表示要把退出政壇的承諾收回來,其食言自肥很難「民無信不立」的作為,叫支持者瞠目以對。接受一個政治人物如此的輕若寡信,但是相對的印證他當年以一個外來客「空降」高雄市,卻為了爭取選民投他一票,給高雄市民劃了一塊大餅,即美麗又有遠景的發展高雄市成為「海洋城市」,卻在順利連任最後一任還剩一年多時拋下對高雄人的承諾,北上當行政院長了,港都城市的政見,就這樣隨著他揮一揮衣袖,晉京高就,擔任內閣閣揆後,真箇是「船過水無痕」,以現在的政治語言即是「人去政息」,為高雄「海洋城市」大餅劃下休止符。

吳規謝隨完成捷運建設

    而才叫高雄市民搖頭嘆息,難以相信的是,謝長廷的政見,為甚麼同是民進黨的自家人,陳菊在「走路工」的風雨飄搖中走馬上任,接下謝長廷的棒子,卻始料未及的,陳菊這個「接班人」竟然對發展「海洋城市」的訴求,似乎不怎麼感興趣。陳菊市長任期四年稍瞬即滿,但海洋城市四字在市府大樓內,再也沒有人提及,都快成為一千多年前名留青史的晉朝音樂才子嵇康那首「廣陵散」,已成千古絕響,徒留今人回味,但海洋城市一詞更淪落到連後續者連吭都不吭一聲的下場。

    政治上大家耳熟能詳的是,政府只有一個,施政有其延續性,也就是說,高雄市政府只有這麼一個,即使市長換人做,也是「搶得了和尚,搶不了廟」。謝長廷完成吳敦義規畫的捷運建設,完全符合以港都立城的訴求,推動海洋城市,陳菊更沒有理由「不認帳」,更何況二人同是民進黨同路人,豈有政策不延續之理。莫非前任與後任各懷鬼胎,表面和、暗地扯,從前任正面訴求到繼任者「不賞臉」而淪為絕響,謝、陳二人似乎留給市民太多的想像空間?

美麗願景束諸高閣

    當年,謝長廷的大餅是港市合一,全力配合港灣自然條件優異的高雄港發展包括造船、遠洋貨櫃的全球營運中心,以及發展為郵輪港,當然,也包括岸上觀光據點的發展。這個美麗願景以現在的標準檢驗,都是很正確,對當初高雄港都也是一帖對症的處方。如此美麗願景,為甚麼到現在都在市府大樓內幾乎「束諸高閣」,實在難以理解。

    其實,謝長廷當了六年多市長,這個美麗政見在沾醬油,港都的發展,所謂海洋城市,市民印象似乎是「唱的比叫的好聽」,即便不是原地踏步、原封不動,也是勉強跨出幾步。也許,謝長廷會以經費有限、中央支持不足當政見停滯不前藉口,但他可不要「貴人多忘事」,當年的執政黨、操持政權八年,中央政府是自家人,而更是讓他很難杜外界悠悠之口的是,後來他也幹了全國最高行政首長一年多,行政院大權一把抓,別說區區海洋城市,更大更多的建設都難不倒。可是,攤開在市民眼中事實,海洋城市由謝長廷精心策畫的願景,到頭來居然是「畫虎不成反類犬」。

陳菊接棒吹起幸福號

   陳菊當然也有港都建設的留影,如港區十幾個岸口碼頭的規劃,稍具雛形的有「漁人碼頭」,但規劃不足,建設粗糙,很難成為市民口碑。又如海洋流行中心,國際展覽館的規劃已出籠,卻想不到,光是一個流行音樂中心都獲得國民黨支持,經費早就備足,硬是因陳菊小內閣的「閣員」,變起肘腋,召開國際投標前「半夜吃西瓜,拉肚子」,臨時喊停,引起各方「內中有鬼」的質疑聲,甚囂塵上,更為此而惹起國際大笑柄。

   而這些已成熟的建設計畫,都被認為對港都發展禪意甚大,但在陳菊的市府小政權中,分明就是前任叫得鎮日嗄響的「海洋首都」縮影,但卻從來都不會把二者劃上等號。好像甚麼是海洋城市者也,聽都沒聽過似的,實在搞不清楚官員心裡在做甚麼盤算,葫蘆裡又是賣甚麼膏藥?熟悉市府人士,提到前任用的人,到了現任手中,已像走馬燈似的,舊人被請走了,來了另一批人馬,原來是繼任者的人馬,「五日京相」的景像,令人記憶深刻,這個才引起外界更大聯想。大家恍然大悟,原來前任的政見,到了現任手中的「幸福高雄」,但在交棒與棒之間,仍然顯得不搭尬,各人一把號、各吹各的調。

自家人為何不延續政績

   政治學家已有「政績延續性」的理論,且都蓋棺論定,但在有可能是,雖是同路人,但還是「黨中有派、派中有黨」的潛在因素作祟下,稍有國學基礎的人士,不免會提出「橘逾淮而為枳」的千古名言。原來,橘子在淮河以南種,即長出橘子,但種在淮河以北,卻種出了枳,這也是水土不服論。但以水土不服作為這句名言的理論基礎,卻未免格局太小了!用在政治這個區域上,不僅可師證出其真髓,而且也入木三分,小市民該知道了!

   雖是自家人,一樣米卻會養出太多不一樣的人,箇中玄機,文章華麗,卻要各自解讀,結果如何就不足為外人道了。

府會特搜記者/犀力哥

 

add to Twitter add to Plurk add to FaceBook

新聞搜尋
Copyright by Toughguy.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