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錄
帳號:

密碼:

記住我



忘記密碼?

現在註冊!
好站相連

10版 陳菊  窮凶餓急 

   親上火線砲轟中央要三百億  又唱重北輕南戲碼圖掩飾舉債高人一等

  債台高築的高雄市,面對新年度預算編列,由於財源拮据,已逼近舉債上限,市長陳菊連日抨擊中央遲遲不完成財劃法與公債法修法,已嚴重影響市政推動,她總認為中央「重北輕南」,對高市補助偏少,她還抱怨高雄市合併市縣後,財政更陷入捉襟見肘窘境,措詞激烈,把所有市府財政問題完全推給中央,與她主政多年,一再舉債、工商業發展遲滯、也不知「開源節流」,完全無關。


 
在陳菊心目中的高雄市負債累累的因素,千錯萬錯,都是錯在中央,這種一竿子打翻一艘船的心態,確實有以偏概全之嫌,很難叫人接受。
  她說,中央這二年減少對高雄的補助,一O一年少了一二七億元,一O二年少了一六六億元,這就是中央欠了高雄市三百億元,因此,她要跟中央算帳。


  
中央補助款減少 


  把補助款少了當成中央的「欠帳」,這種說法,也未免太一廂情願了,要知道,上級補助多多少少,是說不得準,中央收入多,當然補助多,收入少自然會略少一、二,既是補助款,是地方向中央爭取,豈可視為「欠帳」,還說什麼要向中央算帳,似乎說不通。
  沒錯,台北市人口只有二六六萬人,比高雄市二七七萬少了近十萬人,在陳菊心中的一本帳,人口多十萬的高雄市自然應較少了十萬人口的台北市補助要多,如僅就健保補助一項,台北市多了七.七倍而言,則言之有理,但所有的大公司集中在台北,對台北市的健保負擔可多了高雄市好幾倍,她似乎避而不談。
  如果,從「重北輕南」一節論,的確政府在重大建設方面比較偏重北部,但高雄市這幾年來,要建巨蛋、蓋大型體育場舘,不都有了,中央也沒有少給補助,眼前最大的工程建設是高雄「三鐵共構」地下化,中央給了多少補助,這是重大建設,陳菊比誰都清楚,沒有中央補助,動輒數百億工程能動得了嗎?而即將投入的所謂「高雄亞洲新灣區」,包括流行音樂舘、國際展覽舘、海港旅運中心,以及輕捷工程,不也是中央補助的嗎?


  
屏東縣人長期被忽視


  如果說,政府「重北輕南」,第一個該跳出來嗆聲的是「站尾包衰」的屏東縣人,沒有捷運、沒有高鐵,中山高也不到屏東,號稱國際級觀光勝地恆春半島,也沒有鐵路,遑論高速公路,高雄市比上不足,當然不如台北,卻比下有餘,而台北市是首都、國家大門,怎能不重視該做的重大建設?沒錯,中央是在重北輕南,可是,陳菊的綠色執政八年,當時,扁政府對高雄的建設一直偏重,高雄的建設才不致被拉遠。
  從謝長廷八年任內,陳菊也主政五年多了,綠色在高雄執政加總也超過十三年,建設進步了多少,大家有目共睹,尤其,在促進高雄工商發展方面,的確沒有繳出更亮的成績,這可從市中心區處處「吉屋出租」,長年如此,似乎沒有改善,就業率難以提昇,却逼走了不少市民「遷地為良」,都是事實,有識之士已經在為陳菊主政「替古人擔憂」,擔心不出三、五年,第二大都市即淪落為第三大,甚至,台北市人口很快會趕上來,這都是她與主政團隊不可等閒視之的「重大事件」!


   
財劃法遲未修正


  平心而論「財政劃分法」應該早早修正,這個問題大概已爭議了多年,如果國民黨「怠忽」,中央財政一把抓,遲遲不願修法,讓地方擁有比較充裕自主財源,那麼,從二OOO年到二OO八年這八年之間,民進黨執政那麼久,為什麼也未能妥為處理,以國會「朝小野大」為藉口,那是說不過去的。
  如今,陳菊對財劃法修法問題提出了急迫性,其實,修法不只是高雄市急,台中市更迫切,市長胡志強連日來對中央相關單位一再炮轟,早在陳菊公開記者會抨擊中央之前,人家新北市長朱立倫更不知為修法一事,向閣揆,甚至面陳馬總統力爭,一定要儘速修法,因此,財政劃分法修法,涉及的是包括台北市在內的五都,台北市因為地方工商繁榮、稅源充裕、自主財源豐沛,雖然沒有其他四都的急切需求,但對修法,可以增加財源,何樂而不為,當然,會和其他各都攜手合作促其成。(文轉11版)

add to Twitter add to Plurk add to FaceBook

新聞搜尋
Copyright by Toughguy.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