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錄
帳號:

密碼:

記住我



忘記密碼?

現在註冊!
好站相連
人氣710
tough-guy - 很角色週報118期 | 2013-01-08 15:57:53|

14版   公債法放寬 高雄舉債上限至3000億元

       陳菊:振興經濟 不會債留子孫

 

        一再蟬連「欠債最多」之都的高雄市,累積債務已超過二千二百億,數字會說話,沒什麼好爭,要追究責任更是多此一舉,不必去政治化,那是多少年來「經年累月」堆砌而成的「債台高築」,藍綠都有份,綠營立委認為執政藍營「重北輕南」,該負最大責任,尤其「集權又集錢」,難辭其責,甚至以台北市潛在債務算上去,「欠債王座」該奉送給台北而不應該由高雄承擔如此欠債之重,這些說詞,似是而非,也有「欲加之罪,何患無詞」之嫌,問題要想方設法面對,如何解決,一句話「要開源」又要「節流」,缺一不可,陳菊的市政團隊很低調,正與其他都力爭舉債放寬,促成財政劃分早早催生,雖然市府企求的舉債空間又多了一百卅多億,但問題只是減緩,並未解決。

    平心而論,累積到了那麼多的債務,二千多億比較高雄市一年歲出歲入總預算一千多億元,當然是天文數字,那是無庸置疑的事實,現在由陳菊的執政團隊「當家做主」,理所當然要承擔這個債務最多的責任,她一直在強調節流又開源,但談何容易,可是,能改善問題的辦法,不開源行嗎?不節流可以嗎?當然不可,非做不可,這是改善困境不二法門。

   開源節流 撙節支出

      近日傳出消息,市府在年度新預算中左支右絀,儘量的撙節支出,却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擠出十多億元,一千六百億預算中才減少了十多億支出,也不過百分之一,如比較二千多億債務更是微不足道,區區二百分之一,由此可見,節流之道很難,據瞭解,減少的十多億元還是從火車站地下化工程中減少六、七億元才湊出,其他,部份從減少臨時人員著手,辦法是「遇缺不補」,而在工程中減少,豈不等於羊毛出在羊身上,到頭來還是要回補不可。

       在開源方面已有大略腹案,那就是處理澄清湖當初中山大學遷建不成留下校區用地,大約經由都更後可挹注六十九 億元,算是開源中最大手筆的財源,此外,七十四期市地重劃週邊土地處理有卅一億元,南星計劃土地也有十二億元進帳,再加上已廢校的幾所學校的處理與舊縣議會土地也可獲得數十億元,零零總總,在「開源」方面一百多億,對減少債務的幫忙是比較顯著。

      問題在,市政建設要做,不能停擺,以高雄市每年一千多億財源大部份是用人費,能用在經濟建設的經費少得可憐,當初建了捷運投下千餘億元,就是舉債來的,捷運營運之初各方不看好,事實上一年超過近二十億虧損,五、六年來捷運公司的資本額都快去了一半還多,市府為此一個頭兩個大,要大股東增資不可得,因虧損的公司股東早已退避三舍,「敬鬼神而遠之」,好在捷運最近一年來很爭氣,每天營運量已破十五萬人,且有慢慢上升趨勢,等三鐵共構完成、環狀輕軌加入營運,捷運的運量一定會「極大化」,要達到收支兩平,指日可待,對市府擔心財政被施累,應該可以避免了。

   大手筆建設 舉債因應

      事實上,民選市長有其無奈,要做出政績就得做出人民「有感」的建設,捷運即是,但市民胃口越來越大,對市政建設期待很大,現在正全面開工的火車站地下化、工商展覽舘、高雄港旅遊服務中心、圖書總舘,以及已獲准即將開工的輕軌,無一不是會令市民眼睛一亮的大手筆建設,但在這些重大建設的一千多億元投入的背後,雖然中央補助較多,但市府分擔也不少,市府負擔配合的數百億元當然來自「舉債」。

      市府要建設唯舉債一途,那是無可避免的,台北市連年捷運工程馬不停蹄的做不完,一條剛完工了,新的路線又動工了,當然也是舉債,這種「借錢辦大事」的慣例,在國內已經是「放之四海皆準」,實在很無奈,不建設行嗎?要建設只有舉債,有人算出高雄市二千二百億的債務,平均每位市民負擔八萬元,對市民而言,確是很沈重。

      台北市這次遭財政部砍了舉債近百分之五十比例,就哇哇大叫,拚命的反彈(財政部已妥協),因此,舉債空間大大縮小當然會影響重大建設推動,相對的這種情形一旦落在高雄市身上,不能再舉債,則所有重大建設都得叫停,高雄市民關心的經濟建設發展會動彈不得,但是比較北、高二市的財政情形,台北市有恃無恐,因為,他們「自主財源」雄厚,不怕借錢還不了,而我們高雄市財源不足,早就「入不敷出」,繼續舉債只有造成債務再往上推,確實很難償還。

add to Twitter add to Plurk add to FaceBook

新聞搜尋
Copyright by Toughguy.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