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錄
帳號:

密碼:

記住我



忘記密碼?

現在註冊!
好站相連
人氣628
tough-guy - 很角色週報75期 | 2012-12-15 14:56:50|

7版  補助喊5萬錢從哪裡來?

       高市負債快破表了

 

 

 

 

陷入災後窘境的陳菊,為了脫困,她回中央要求給高雄市十億五千萬元,作為災後泡水車補助款,這個如意算盤行不通,退而求其次向災民開出每戶五萬元的補助,這個價目冠絕全台。台南縣市不過三萬五,鄰近高雄縣硬撐,只擠出四萬,陳菊手筆之大,只為了撫平民怨,也為其選情因救災不力民調下跌,全力護盤,這種純屬「選情操作」,大玩「民粹」伎倆的手法至為明顯。

   災民一戶補助五萬元,陳菊市府團隊是如何訂定這個補助標準,外界難窺其堂奧,恐怕連陳菊自己都搞不清補償五萬元是怎麼的計算法,她滿腦子要比就比最多,其他縣市有三萬,也有三萬五,亦有四萬,只有多一萬,湊成五萬元整數,把其他縣市比下去,這才能比出她「高人一等」的氣勢。

    在敲定這個「高不可攀」的補助標準時,陳菊可能忘了,高雄市現在正是「債台高築」,二千多億的舉債,全國最多,如此龐大的債務,卻視若無睹,大手一揮,對災民補助眼睛都不眨一下,就以高出其他縣市的五萬元。「舉債天后」果然不是蓋的!補助災民再多,高雄市「家大業大」也不過是二千多億元「零頭」。多個十多億,不就是九十多步與一百步之間,打甚麼緊,再多債務就留給以後的市長去傷腦筋吧!

    2000萬就達舉債上限

    高市財政收支持續入不敷出,審計部已提出警示,指高市的負債餘額已逼近法定舉債上限,應立即縮減財政赤字。從「高雄市地方總決算審核報告」看來, 94年起至98年底,高市的公共債務未償餘額從1090億元增加至1473億元,若加上賒借保留、國宅基金借款、勞健保欠款等,合計負債已達2113億元,逼近公債法規定的2328億元上限。

    依高市人口計算,每人每年平均負擔的財政赤字從943338元增加至98年的8127元,增幅達1.4倍。審計部憂心,高市的財政持續惡化,尤其高雄縣市合併後,財政負擔勢必隨之增加,希望市府控制預算支出規模、落實開源節流方案、控制債務成長。

    學學高雄縣開源結流法

    相對高雄縣政府的財政表現就備受肯定,在全國25縣市政府、六項考核項目中榮獲公益彩券業務類及總成績類等2項優等獎及財務管理類甲等獎,財政部長李述德99825日特別在地方財政聯繫會報中親自頒獎表揚。

    楊秋興能為何陳菊不能,難道陳菊市長不知道高雄市的每一分錢、預算均是來自人民繳交的稅收嗎?

    高雄縣99年度招商績效評比榮登全國甲組第一名, 9293年連續2年均獲財政部開源績效考核全國第1名,94年為全國第2名,另高雄縣政府90年地方長期債務占年度總歲出預算之比率由全國排名第17名,八年後(98年)三級跳為全國排名第6名,顯見楊秋興領導的縣府團隊在債務管理上很有一套。

    市民可能不知道二千多億有多少,大概比高雄市一個年度預算還多,而照陳菊這種「揮霍」進度,三千億元的債務目標,很可能會在她任內打破紀錄,市民可得有心理準備。

   民營公司豈容敗家子

    商場講究財務報表不能失衡,一旦出現赤字,收支不平時,以拿高雄市政府目前二千多億的舉債,債台已高築,體質再怎麼好的公司都得宣告倒閉,陳菊知道政府是不能倒閉,即使市府拮据,捉襟見肘,她的「獨門手法」,故技重施,再推責任給中央,不就一了百了。

    陳菊把高市財務搞到這個田地,民營公司對搞跨公司的「敗家子」,是一定要走人的,但她是民選市長,再多的債務也動不了她一根汗毛,有任期保障。此外,她還可以大打迷糊帳,把舉債責任推給過去的市長,甚至抬出中央對統籌分配疑有南北不平的似是而非理由,她曾把高市舉債責任往前推了十多年,更早之前的吳敦義任內,卻故意跳過「自家人」前任市長謝長廷。她大可公開包括她在內的歷屆市長舉債數字,數字會說話,誰舉債最多,就得負最大責任,但陳菊就會打混帳,不敢面對。

    陳菊明知市府已舉債二千多億了,一個對市民負責任的市政領導人,當知如何「量入為出」,想法子去開闢財源,但她最近的作法,向中央爭取補助,反而成為她解決財務困境的唯一手法,如何量入為出,根本懶得理會。如何開闢財源,更是「眼高手低」、黔驢技窮,她完全無法可施。

   民粹做法溢於言表

    可是,比花鈔票她就高人一等。譬如,淹水造成泡水車,過去吳敦義在市長任內就打過對泡水車發補助款的點子,但到中央就被打回票。因為,依法無據、師出無名。市長花錢消災,要討災民歡心,也不能「慷他人之慨」。既然出手大方,就應自己去籌錢才是。

   對災民每戶補助五萬元這個價碼,是否妥當,姑且不提。問題在其他縣市有三萬、四萬,最高也不過四萬,陳菊理應找其他縣市,諫請中央出面協調,統一補償標準才是,豈有像市場拍賣在「喊價」般,人家三萬,有人出價四萬,陳菊就多一萬,湊足五萬整數。在做法上就有商榷必要,把價碼拉高,尤其針對性很強,比她的競選對手楊秋興主政高雄縣多了一萬,雖說是協助災民重建家園,但多了一萬元,打出無人出其右的五萬元數字,箇中玄機,如非「選舉操作」,對陷入救災不力,颱風來襲時在宿舍「睡覺」,使得民調下滑,企圖護盤的民粹做法溢於言表,不是嗎?記者   /秦立言

 

add to Twitter add to Plurk add to FaceBook

新聞搜尋
Copyright by Toughguy.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