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錄
帳號:

密碼:

記住我



忘記密碼?

現在註冊!
好站相連
人氣615
tough-guy - 很角色週報77期 | 2012-12-13 06:13:32|

3版 以告止謗 買家開始下反注

      高市三強賭盤大變

 

    操作選舉「奧步」,「棄保」話題,陳菊的賭盤出現劇烈變化,組頭對菊營這回扯上了黃昭順,並公開宣稱金溥聰與楊秋興在台北「密會」,合理懷疑二人在密商「棄保」,最後的質問是「黃昭順是不是選真的」,黃昭順一狀告到了地檢署,讓選情一夕高漲,也讓賭盤瞬間丕變,連日來買家一下減碼、一下加碼,電話不斷,據組頭分析,調整賭盤後,陳菊的賠率已大幅下降,這和「走路工翻版」新聞不無關係,原以為會有更多人押黃昭順2位數賠率,但情況剛好相反,組頭分析這或許是楊秋興、黃昭順選擇「以告止謗」,為自己設了停損點奏效,因此穩住賭盤,而且還後勢看好。

   其實,一再放出「棄保」傳言,地方早有各種傳說,但也只是點到為止,不像這次由民進黨議會黨團操作的「棄保」指名道姓,為何如此,熟悉選情的人士分析,可能他們才是最怕「棄保」成真的一夥人。


       組頭調整賭局楊黃一組
 

他們真的有在怕,而且還是非常怕,一旦「棄保」成真,這一仗就難打了,陳菊陣營比誰都清楚「棄保」的結果,一定是楊秋興加上黃昭順,已不再是三人混戰,而是陳菊面對的楊、黃棄保後的戰力合體後的一方。儘管陳菊的民調支持度仍然領先,但919水災,網站PO文造謠中傷楊秋興事件東窗事發後,對她選情明顯造成很大衝擊,民調已下降。較早之前,陳菊的支持度比楊、黃二人加起來的還多,而且多出不少,現在的民調陳菊下降,楊、黃二人都有攀升。陳面對楊、黃民調加在一起後的比較,反而少了一些,這麼一來,陳菊緊張了,因而擔心對手搞出「棄保」成真的結果。

    地方上已傳出,組頭們對這次市長選舉的賭盤,原來分成陳、楊、黃三組人馬,賭三方得票數,也賭陳菊的最高得票數有多少,但現在緊繃的選情,連組頭都得調整,反而以陳菊為一組,楊秋興與黃昭順為一組,則二組得票結果,反映了陳菊面對楊、黃的加總票數,不再具有優勢。

    從組頭賭盤調整的下賭方式,敏感政界人士認為這也在反應高雄市長選情丕變,組頭賭盤對選局演變具有標桿作用。

       走路工一而再選民反感

   尤其,從近一個月來的選情一再發生影響選情重大事件,原來被認為最具勝算的陳菊陣營,也許太有自信了,反而輕忽,如919風災的應變,不但輕忽,應對粗糙,未能在第一時間誠實面對,反而被「抓包」,楊秋興以「白賊菊」呼之,對其競選形象,選情衝擊,早在意料中。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更隨後爆發其文宣大將高閔琳利用網路PO文造謠中傷楊秋興,雖然十萬火急讓PO文立即消失,但東窗事發,證據湮滅已時不我予,這個「走路工」事件再版,更重創陳菊選情。

   選舉「奧步」似乎是陳菊陣營見獵心喜,一再炮製、樂此不疲的選舉手法。這次製造金溥聰與楊秋興「密會」,所謂合理懷疑在密商「棄保」。金、楊二人都提出行程確認,證明陳菊陣營的指控是在栽贓,在造謠中傷,但用合理懷疑質問,即使有人提告,在法庭上進退空間仍大,但他們千不該、萬不該,不該扯到黃昭順,直接質問「黃昭順是不是在選真的?」,這是最大敗筆,因為在選舉中黃昭順一直對傳言不斷「棄保」,深感困擾,也選得辛苦。陳菊人馬此時自己送上門,等於承認這一個月來「棄保」謠言來自何方,終於「冤有主,債有頭」了,黃昭順不告才怪。


      質問對手犯兵家大忌

   陳菊陣營確實很怕棄保效應發生,因而才有利用議會質詢外加場外記者會公開質疑金、楊密商「棄保」,還直接了當質問黃昭順是否選真的?這一手對金、楊質疑,再反問黃,根本就是一種以「棄保」阻止「棄保」成真的「反手拍」招數,似乎很高明,但漏洞百出。

    因為,從陳菊陣營的質疑,再透過媒體傳佈,從選舉策略的算計而言,沒有錯,問題在他們必須事先查證,確定金、楊二人有「密商」一事,如果未查證,對手又能提出行程反擊,那麼這種質疑便流於造謠中傷,甚至淪為栽贓了。更會被順手推倒牆,認定又是「選舉奧步」,對黃昭順是一大中傷,菊營在選舉中如此「質問」,已犯了兵家大忌,對候選人的衝擊之大,不難想像。


      製造高賠率可用來拉票

    組頭透露,隨著選情激化,支持者逐漸對立,各盤口也開始選邊站,賭盤賠率隨時會變,加上有些下注者認為先前「押錯邊」,再下反注「買保險」,尤其最近楊秋興聲勢如鴨子划水漸入佳境,賭法已經調整。不過最熱門的下注方式還是以賭「藍綠誰過半」最夯,傳出南部地區藍綠陣營各有豪門政客與企業老闆組成的「死忠賭迷」,已各集資數億元對賭。其中比較特別的是高雄市的賭盤最令賭家著迷,因為比藍綠對賭更刺激,賠率起伏超大,

    就賭盤來說,組頭因勢利導不管「棄保」是否奏效,但賠率可直接反映這三組候選人在高雄市的看好度,至於是否有人利用高賠率來拉票便不得而知。選舉未到最後關頭,在買家尚未離手之前,這盤賭局有得炒。

                                                                                                                                            府會特搜記者/章無忌

 


 

 

add to Twitter add to Plurk add to FaceBook

新聞搜尋
Copyright by Toughguy.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