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錄
帳號:

密碼:

記住我



忘記密碼?

現在註冊!
好站相連

網路 kuso政府單位 綽號令人莞爾

   日前行政院叫功德院 你知道誰是魔法部與便當局嗎…?

 

   前言:行政院長賴清德日前一席「作功德」之說,使「功德」成為「賴神」如影 隨形的新綽號。抗議勞基法修法的學生,不但將行政院譏為「功德院」,還自製貼 紙,將公共汽車與捷運站牌上的「行政院」,改貼為「功德院」。你知道嗎? 除 了「功德院」之外,還有哪些其他部會單位,也被人取了綽號?

   總統府與總督府

   總統府建築,是日本統治時代興建的總督府。二 次大戰末期,被盟軍轟炸機炸毀,國府於民國37 年 將其修復,命名「介壽館」。38 年底,中央政府遷台, 不久(39 年3 月1 日)蔣中正總統宣布「復行視事」, 從此成為中華民國政治中樞,直到今天。 近年在網路上,常把總統府謔稱為「總督府」, 其理由往往「居心不良」:在馬政府時期,網友挖 苦它是「一個中國」之下的台灣總督府;到了蔡政 府時期,由於綠營的去中親日路線,另一批網友挖 苦,總統府已經復辟變回日本駐台的總督府。

   瘋人院、蚊子院、恐龍院

   與政院同屬一級機關的各院,最有名的綽號,當 屬立法院的「瘋人院」。近卅年來,立院一直是媒 體鏡頭焦點,除了朝野推擠互毆,加上許多立委爭 議言行不斷,聲名狼藉,被稱為「瘋人院」,堪稱 實至名歸。 儘管如此,「瘋人院」仍然是每天政治新聞的「主 產地」。立院也是各媒體少數在同一個點上,同時 派駐多名記者的路線。 司法也是近年民怨所集重點之一,部分司法官出 身大學法律系高材生,一畢業就考取公職,沒有實 質社會經驗,因此見解常遭普羅大眾質疑,譏為「恐 龍法官」。身為司法體系的最高單位,司法院不免 被冊封為「恐龍院」。 國父孫中山「獨見創獲」,脫胎自古代御史制度的 監察院,角色定位始終有所爭議。監委也由過去地 方議會選出、具有民代身分,到如今變為總統提名、 經立院同意的「準司法」。不過整體而言,對監委「不 打老虎,只打蒼蠅(蚊子)」的質疑,始終未能真 正退去。 監察院的民意地位有如「蚊子院」,一大事證是三 年前的太陽花學運。反對服貿協議的學生,不僅占 領立法院及其周邊道路,還一度攻入行政院,與警 方激烈衝突竟夜。然而位處行政、立法兩院之間的 監察院,在近一個月的學潮期間,根本西線無戰事。 甚至當警方強力奪回政院,與學生在忠孝東路上扭 打,鎮暴車水柱強力噴灑,還是沒有抗議者試圖「順 便」闖進一旁的監察院。 不過「蚊子院」不用太難過,位處市郊木柵的考 試院,連取綽號的人都沒有呢。

   猜猜看,魔法部是那個衙門?

   兩岸大小懸殊,我方與中共進行邦交國爭奪戰, 往往勝少敗多。尤其在民國60 年被迫退出聯合國 後,連續兩年各損失12 個邦交國,外交部也博得 「斷交部」的諢號。 外交部的另一個比較好聽綽號是「魔法部」, 這是因為其網址為英文縮寫MOFA(Ministry of Foreign Affairs),拜《哈利波特》走紅之賜, 讓外交部在新聞界,贏得一個比較正面的綽號。 至於國防部,在102 年的陸軍下士洪仲丘命案中, 媒體一度報導洪死亡的禁閉室錄影畫面中斷,「可 能是被黑布蓋住」。消息一出輿論譁然,對「國防 布」的抨擊傳遍全台,當時沒有公職身分的蔡英文 總統,也頭綁「國防布」布條參與凱道靜坐抗議。 雖然事後證明,這則「新聞」根本是子虛烏有的「文 創」,但至今仍有網民愛用「國防布」一詞,表示 對軍方的不信任。

   便當局與便當分局

   擁有百年歷史的台鐵,由於人事壓力沈重,票價 又多年不得調漲,導致車輛汰舊換新速度緩慢;不 斷應地方要求增設車站與班次,路線負荷量過大, 卻也導致經常誤點。相較於成立不久、人員階層還 相當年輕的高鐵,台鐵形象總是見絀。 雖然形象不甚佳,但台鐵販售的火車便當,卻是 台灣民眾的重大集體記憶,銷路始終暢旺,遠非高 鐵便當所能及,總算替東家爭回一點面子與銀子。 但也因台鐵的正面消息,往往都與便當相關,被鐵 道迷與交通線記者戲稱為「便當局」。 有人以「賣便當」揚名,也有人以「吃便當」著 稱。台北市警局的中正一分局(城中分局),管轄 範圍正是各中央政府機關所在地,一旦有大規模群 眾運動,員警就得到街頭與群眾對峙。尤其近年陳 抗頻率愈來愈高,政府調動防堵的警力規模也愈來 愈大。警察們往往席地而睡,一連多日只能吃便當, 「便當分局」也成了大家巴不得趕緊結束的記憶。 警界也有人形容,雖然中正一分局位處天子腳 下,有時被稱為「天下第一局」,但是差使實在太 難幹,還不如到業務單純的鄉下,「寧可派山中, 不要待城中」。 社會警政記者心目中的「天下第一局」,則是緊 鄰「便當分局」的中山分局。由於中山區的「酒、 色、財」特種行業林立,而且黑白道之間的關係複 雜。因此要擔任中山分局長,既要手腕靈活、軟硬 兼施,又得抵禦誘惑、避免觸法,堪稱有人從此飛 黃騰達,也有人淪為階下囚的「險路」。◎柳信富

add to Twitter add to Plurk add to FaceBook

新聞搜尋
Copyright by Toughguy.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