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錄
帳號:

密碼:

記住我



忘記密碼?

現在註冊!
好站相連

6版  民間大老出招  火勢難擋

     棄保,希望高雄好

 

  「棄保」早發酵了,不是陳菊輕描淡寫一句「跟她無關」,乃至國民黨公佈的那似是而非的「民調」,所能化解得了的!事實上,如果不是棄保效應已在基層,在各個眷村燒起的火苗,越燒越旺、遍地開花。在政壇從總統府資政高縣政壇大老林淵源首開支持楊秋興先河後,親民黨主席宋楚瑜公開力挺楊秋興,引爆了泛藍選民的「棄保」的未爆彈。接著黃昭順後援會長李厚業刊登廣告,引導泛藍選民做了一個如何正確該走的「棄保」道路。前市議長國民黨大老陳田錨的競選總幹事也湊上腳,加速「棄保」的強力發酵。而在佛教界一言九鼎的星雲法師最後以一句「力量不夠,她就要合作」,為「棄保」效應明示「棄保也是個方法」,給選民指引了一盞明燈,棄保演變到這個境界,已為楊秋興在投票前夕,做了翻轉選局的有力「加持」。
 
    從這幾個月來的選情演變,泛藍選民在自發性推動棄保標竿人物的公開激勵下,已從開始時的暗中運作、默默推動,等到宋楚瑜登高一呼,新黨主席郁慕明隨後互應。棄保已從原來「猶抱琵琶半遮面」,混沌不明到了李厚業的一語雙關的文宣廣告,進入了全然檯面化。
 
        尋找另一個希望被激化
 
「當一個希望,眼看不能實現時,就要找另一個希望」,這是近日來最引人注目的文宣廣告,也是最具爆炸性,短短19字卻道盡了全部。對正在發酵中的「棄保」效應,猶如潑上幾萬公噸汽油,火苗沖天,火勢之大已難擋。
寫下這則隱含多少個「棄保」意涵的廣告,執筆者的思維功力,真箇是「點石成金」。19個字,字字充滿玄機,選民乍看之下,第一個反應必然是,原來如此。接著便是,也該是全面行動的時候。在基層,走進了眷村,人人在談,那個「希望」沒指望了,要找另一個「希望」。這就是對「棄保」帶來直接而立竿見影的最大激勵。
  
   而刊登這個引人遐思,也造成最大共鳴的團體,署名「高雄市各省同鄉會聯合總會」,發起人有兩人,一個是榮譽總會長張廷舉,另一個總會長是李厚業。前者曾任高雄市退伍運人協會理事長,選民比較陌生,後者則如雷貫耳,如果要硬分的話,此人該是深藍,過去支持宋楚瑜,出錢出力。較早之前支持國民黨也不遺餘力。看這則廣告,從「項莊舞劍,志在沛公」這個角度著眼,所為何來,熟悉選情人士都不難一目了然!
 
      支援楊秋興 為黃俊英雪恥
 
   李厚業刊登那則廣告前即說得很清楚,如果黃昭順的民調支持度一直低迷不振,為了不讓陳菊得漁人之利,撿到便宜,黃昭順與楊秋興二人必須合作,一加一等於二,才有扳倒陳菊機會;而他最後更直截了當指出,第三名支持第二名,那是最正確做法,李厚業這席話是泛藍人士為催生「棄保」,完全表面化的標竿人物。
   後來,對李厚業的主張,引爆了藍營內部棄保的火線,不少代表性人士紛紛響應。因而有人喊出了「陳菊輸,國民黨贏」的口號,而稍後更直接的提出這是一場「反陳菊與挺陳菊的戰爭」,張力十足。
四年前遭陳菊陣營藉「走路工」事件暗算中箭的黃俊英支持團隊,當時的黃俊英後援會長黃淑瑛,率同後援會重要幹部在關鍵時刻挺身而出。他們在公開記者會中打出「支援楊秋興,為黃俊英雪恥」的大旗,有如「平地起春雷」,驚醒了尚沉浸四年前,遭陳菊陣營暗算落敗的氣憤難平的情緒中的支持群眾,一股支持楊秋興為黃俊英討回個公道,「移情作用」被激發了。
   國民黨秘書長金溥聰12日晚上在高雄助選時,對著選民,講成「請大家支持國民黨的楊秋興」,事後媒體問他,他頗為尷尬,對著媒體無奈的說,「說了就說了嘛」!隨即,15日報紙上就出現一篇「就要另一個希望」的廣告,外界聯想再聯想,認為廣告內容充滿「棄保」的想像空間。
 
    老將操兵黃楊合才能贏
 
   李厚業露骨的說,馬英九和金溥聰說要戰到一兵一卒,「但如果都打死了,有什麼用?」。這句話簡直說到「反菊」人士的心坎裡去了,藍軍全部陣亡最高興的不就是陳菊那些人嗎?
曾任高雄市退伍運人協會理事長的張廷舉是退伍軍人的總司令,由他起頭,表示這場仗非這麼打不可,這是為了國民黨好,要贏陳菊,「不合作,怎麼贏?」,「棄保」效應走到這個境地,火燒八百里,好有一比。比喻三國赤壁之戰,孔明借東風,一把火燒向號稱百萬大軍,志在必勝的曹操大軍的連鎖船隊,在施耐庵筆下的「火燒八百里」,撫古追今,倒有相似之處。
 
   星雲法師,他對棄保的開示,選民稍加回憶,即可輕易理解。尤其,星雲最後比較明朗的說詞中即指出,「有希望,當然支持。如力量不夠,民意形成,就必須要合作」,言下之意,黃昭順當該心知肚明。如果還有不清楚,那麼李厚業那則「當一個希望無法達成,就該尋找另一個希望」,那個希望是誰?另一個該找的希望又是誰?夠清楚了。
 
       陳菊真的不怕棄保?
 
   陳菊儘管自以為是,一派逍遙自在的對「棄保」爭議撂上一句「跟她無關」。其實,那是「夜行人吹口哨」,給自己壯膽罷了。真正火燒八百里的棄保效應,終其目標根本是衝著陳菊而來,反菊聲浪一波接一波,民間大老汲汲於催化「棄保」效應,目的只有一個「希望高雄好」,不是嗎?
                                                                                                                                                    府會特搜記者/吳濤
add to Twitter add to Plurk add to FaceBook

新聞搜尋
Copyright by Toughguy.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