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錄
帳號:

密碼:

記住我



忘記密碼?

現在註冊!
好站相連

7版 黑心企業榨血汗 有一套

           最低時薪103元 藏玄機   

 

  近日來物價上漲已成為全國最熱門的話題,古且不論物價狂飆的原因為何,亦不論物價上漲是否合理,民眾們每天一打開電視、新聞,物價上漲的訊息鋪天蓋地而來,從能源、原物料、民生物品、到奢侈品,樣樣以離譜的幅度飛漲,不耐煩的百姓除了默默隱忍外,束手無策,但什麼都漲,唯獨薪水不漲,原本就是捉襟見肘的家庭支出,已不敷使用,甚至許多家庭入不敷出,家庭走上負資產以債養債的日子,為了生存唯有再多打份工,增加收入以彌補家庭經濟缺口,每天打工四小時,每月工作25天,依最底基本工資103元計,每日可增加一萬元收入,對慘淡的家庭經濟,不無小補。

 

  依勞動基準法第21條規定,工資由勞資雙方議定之,但不得低於基本工資,即在保障勞工生活並維持其購買能力;對於工資在基本工資數額邊緣的弱勢勞工,尤其重要。基本工資於民國10096日發布修正為每月新台幣18780元,每小時103元,並自民國10111日生效。如有達反基本工資規定者,勞工可向當地勞工主管機關或勞委會專線申訴,只要經提出申訴,將立即依法進行查處,違反者將處新台幣二萬元至三十萬元罰鍰,若乃短發工資,企業主仍應該依法令規定補足差額。

  乍看之下,政府政策利益良好,除可保障社會經濟弱勢族群不受資方片面優勢欺凌,更可兼顧基層勞工最基本的生存權及消費能力,然而自元月一日此制上路至今五個多月,打工族、

  時薪族的收入未有立竿見影的實質改變,大多數黑心資方以似乎合理的「奧步」,實質仍付出遠低於最低基本工資的付出,讓大部分的打工族啞巴吃悶虧,以下是本報特派記者在各大知名企業所做的採訪報導。

    一、責任制;已超過實際工時的工作量強迫打工族完成後才能下班。本報記者採訪位於輔仁路、正大路口某一以數字開頭的便利商店,這家全國最大的連鎖便利超商,雖標榜以時薪一零三元配合政府政令,但實際上即對鐘點員工每天分配不合乎比例原則的工作份量,而每天僅付出四至六小時的鐘點薪資,即使每位員工都要在超過付出工時二至三個小時才能完成工作,且更惡劣的是該店根本沒有讓打工人員打卡記錄,似乎是刻意規避勞工檢查,也看得出店家的作法熟練,似乎是有計畫的壓榨勞工,如此縝密的工作規則,真不愧是國內首屈一指的物流系統。  二、黑勞工;直接以低於最低基本工資計薪,但未實際記錄薪水支出及約聘記錄。本報記者採訪某位從業人員,該工讀生指出任職於建國一路與正言路交叉口附近某家以數字開頭的平價披薩店,因初次尋求工作機會,故任職後才知道時薪為每小時70元,雖然曾聽過最低基本薪資每小時103元的國家政策,但在籌措大學註冊費的壓力下,只能暫時騎驢找馬,希望找到合理薪資的工作後立刻就會轉換職場,離開黑心商店,這家號稱全國展店密度最大的平價披薩、焗烤,義大利麵的專賣店,可以倚仗該店作帳技巧高明,竟未與員工明定雇傭契約,以違法的工資給付顧聘時薪勞工。  三、巧立名目,強扣伙食費,雖以最底基本工資聘請時薪工,且供應伙食,但不管食用與否都以強迫消費方式扣取店內高價費用,本報記者採訪五福路與文橫路交叉口某家以數字開頭的全國最大牛肉麵連鎖店,其母企業亦為股票上市的大企業,本報記者採訪其離職作業人員,該店每天以三至四小時聘請工讀生,且在天候不佳或生意清淡時立刻叫工讀生打卡下班,有時候一小時就叫他們打卡下班以單節支出,而平時打卡後也會再叫他們做一些垃圾處理或餐具處理的工作,這些額外工作幾乎都超過一小時,領薪水時發現所得與約定數額差距甚大,店方幹部指稱,每天在店裡供應伙食,故無論有無食用這些支出都要勞工支出,但不是每個人都愛吃牛人麵,也很少人可以天天不改變吃牛肉麵,這說詞是店方一廂情願節省開支的作法。

   以上本報記者採訪皆為國內指標性的知名連鎖企業,不論是母企業的既定政策,亦或店方幹部為製造營運績效自行取巧,都嚴重打擊了其企業辛苦建立的社會形象,也使為子女賺取補習費的單親媽媽,籌借大學註冊費用的窮學生,及孝心打工補貼家用的好小孩受到不平等的待遇。大企業尚且如此,社會各階層的違法勞工給付又何止如此,勞工局檢查機制真的有用嘛?或者基本工資103元只是政府為提高健保繳納費用的騙局,或是馬政府爭取連任時的政治騙局。社會經濟最低層的時薪族往往兼俱各方面的弱勢,沒有申訴的管道,沒有打官司的能力,也沒有直接和資方爭取的勇氣,他們的希望只是一份穩定的工作,一份足以溫飽工作,難道政府單位沒有主動關心過他們?難道政府高官不知道社會上存在這麼多的黑心企業?本報呼籲政府單位及社會大眾正視這個社會不平等的問題。◎很角色特搜記者:吳冠賢
 

add to Twitter add to Plurk add to FaceBook

新聞搜尋
Copyright by Toughguy.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