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錄
帳號:

密碼:

記住我



忘記密碼?

現在註冊!
好站相連

12版 宜蘭三星鄉長補選 國民黨又敗選

      王金平選黨主席 藍營新願景

 

在國民黨主席馬英九領導的執政團隊,單單一個「經濟問題」便搞得焦頭爛額,一無是處,「無能」與「無知」幾乎和他畫上等號,面對即將陷入「跛腳」危機,勢將全力爭取黨主席連任,但最近的民調顯示,在人民心目中的黨主席人選中,馬英九只有十五趴,在他前面的胡志強有廿二趴,朱立倫更高達廿七趴,足顯示馬英九的主席連任之路,相當坎坷,但馬英九黨政大權一把抓,在他的小圈圈中,已有人喊出「團結」的口號,以捍衛馬的主席寶座,胡、朱二人因此陷入進退維谷境地,看情形,要看二人「揭竿而起」又如何狠下心?

有識人士則認為,胡、朱二人都不是那塊料子,顯然,大家忘了另一個最理想而適合的人選,要挽國民黨於狂瀾中即將倒,唯一不二人選應該是國會龍頭,現任國民黨籍立法院長。  王金平主掌國會,他在朝野對峙中,調和鼎鼐,折衝樽俎,功力深厚,表現傑出,如果不是他,又有誰能罩得住國會這個群雄爭逐,誰也不服誰的局面,政界耳熟能詳的所謂兩黨對峙,虛耗國政進步與安定,沒有王金平穏住這個亂局,恐怕,政府功能的推動早就陷入泥沼,動彈不得了。

     胡、朱二人不敢櫻馬鋒

不是在看扁胡、朱二人,畢竟在「馬立強」時代,馬英九、朱立倫、胡志強三人是同一個時代,輩份對等,馬英九藉改革之名,攫取了大量政治光環,因緣際會中頭角崢嶸,終至在三人中脫穎而出,在這種形勢易位下,胡、朱二人面對馬英九,那是形勢比人強,自然矮人一截,其中,胡偶有特立獨行言行,但到關鍵時刻,還不是跟著高喊「團結」,自找下台階,比較朱立倫,除了在核四問題上有驚人之舉,但叫他挺身而出和馬老大比高下,面子又如何拉得下?

馬英九當然比誰都清楚,既使提早「跛腳」,民調趴到了地上,但黨政大位這個權利的果實,當然要緊緊抓住,所謂「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酣聲」,但他似乎已無視於主政五年來,政局擺盪,一個「經濟問題」,始終搞不定,造成民怨沸騰,從民意支持度大跌,套一句老話「春江水暖鴨先知」,民眾對他的憤怒,對他施政的「惡感」,已到了舉國皆罵的地步。

 但他可以辜負當初選民對他的支持,高度期待,既使人人皆曰「無能」又「無知」,也不在乎,反正大權一把抓,在未來三年多,有了四分之三的「禁衛軍」在立法院把關,誰奈何得了,想罷免,門都沒有,他還是笑駡由人,好官我自為之,尤其,面對一年後的國民黨主席選舉,非連任不可,什麼都好說,叫他「捨得」放下黨主席寶座,豈非要他的老命。配合黨主席的運作,圍在他週圍的人士此時已提早喊「團結」口號,「司馬昭人心,路人皆知」,是為了馬英九老大統治下,黨政而「團結」,人們記憶猶新,在兩蔣威權時代,到了關鍵時刻就會出現擁獲領導中心,上下一致「團結」的口號,曾幾何時,今夕又是何夕,到了現在居然在倒退魯,「團結」口號又在舊調重彈。

     王參選 時空環境不同了

當年,王金平雖然在單挑馬英九的黨主席競選失利,但此一時,彼一時,如今的馬英九已無復當年勇,政績太差,治國無方,在人民十目所視,千夫所指下,他這個黨主席已不適格,國民黨已病了,而且,還病得很沈重,有人指出胡、朱二人之所以未敢造次,搖撼馬老大的主席寶座,是擔心政績太差,人心思變,二年後,也就是2014的選舉,國民黨一旦大敗,黨主席難免首當其衝,可能會被拉下台,這是一個很不負責任的看法,果真如此,要知道避開了二年後,那麼到了2016的總統大選,以當前政績之爛,又如何避得開,所謂「三年、四年太久,只爭朝夕」,政績不佳,還能坐視讓其苟延殘喘,再爛四年嗎?王金平望各方,他在政壇中一言九鼎,又久居中央,對黨政大事,比誰都清楚,他的治國能耐,應受肯定,國家大局面臨艱苦困頓關鍵時刻,非常時期,就得急待非常人才,王金平現在已不可「兩耳不聞窗外事」,要「一心關心國家事」,他應責無旁貸,挺身而出,國民黨需要他,有識之士更指出,人民更需要他,「未曾得道,先結人緣」,這是宗教家常勉人的佳話,王金平是虔誠佛教徒,他該出來與人民結緣的時候了。

    此次馬得票將創低紀錄

     如果不信邪,再讓馬英九在黨主席選舉中「獻醜」,到時,必然是得票會少得可憐,不敢說是「絶後」也是「空前」,國民黨員早就「磨刀霍霍」,在伺候馬老大了,宜蘭三星鄉長選舉國民黨候選人又大敗,這是一連串的警訊,縱然不致替這個百年老黨敲下「喪鐘」,但基層選民的怨惡,已由對馬英九不滿統統轉到國民黨,他還能硬拗「朕躬無罪,罪在匹夫」?           ◎吳濤

  

add to Twitter add to Plurk add to FaceBook

新聞搜尋
Copyright by Toughguy.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