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錄
帳號:

密碼:

記住我



忘記密碼?

現在註冊!
好站相連

8版 呼群保義得道多助

            選民望治心切反陳菊聲浪高漲

 

    楊秋興在選戰揭開序幕後,即表榜「中道」,打出「海納百川」的旗號。不分顏色,也不分族群,他的競選陣營張開大門,歡迎各方人馬參與「呼群保義」,這些人每位都俱有指標義意包括高雄縣老縣長林淵源、親民黨主席宋楚瑜、新黨主席郁慕明、發起反扁反貪腐運動時擔任紅衫軍高雄市副總指揮,上週宣布辭去選監小組職務的親民黨大老趙幸男,還有泛藍基層領袖李厚業等均表態挺楊,這才應驗了今天「棄保」效應的被催生,終至加速發酵。

    就眼前呈現的戰局演變,三足鼎立之局已被弱化,秋、菊對決張力,已強化到尖銳對決現象。顯示,楊秋興在「呼群保義」的大旗招舞下,選民自發性棄保因而「水到渠成」的逐步走向合流。

     藍營當然不願看到的情景是棄黃保楊,但民調會說話,也成為選民選擇棄保的指標。到現在為止,即使各種民調紛擾不已,莫衷一是,但出現爭議的大都是楊秋興與陳菊二人之間對落差認同的問題。顯示,黃昭順在民調上訂下的「趕楊追陳」,似乎效果並不顯著,而投票日已經迫近了,對藍營選民的迫切感,已到了緩不濟急地步。

           看待民調勿以偏概全

    而一些藍營具有標竿性政治人物在形勢牽制下,紛紛公開露面表態,正好與藍營選民的「望治心切」期待,不謀而合,因而心照不宣的敲定了,這是一場「反陳菊與挺陳菊的戰爭」。座標確定,一致的目標就是那一個,拉下陳菊,在這種情形下,要達成這個既定共識,只有在民調第二名與第三名之間,決定棄保的標的物,黃昭順競選後援會長李厚業那句第三名票源投向第二名,促成第二名與第三支持票合流,才能達成最後攻頂,撂倒第一的陳菊,最具震撼性。

   民調的公正性確實遭到質疑,陳菊陣營抨擊楊秋興公佈民調「造假」,但楊秋興從民進黨初選起一直就對民調不公強烈質疑,而黃昭順也對綠色媒體發佈的民調明顯貶低手法,也一再抨擊,由於民調的公正性爭議不下,因而有所謂的「民調無用論」。事實上,以「民調無用論」看待民調,未免以偏概全,把他當參政。採取「盡信書,不如無書」的態度,不必對民調太執著、期待太大,但完全否定民調存在,則大可不必。

   因為,棄保效應的基本依據,是來自民調的數據,但選民「心中自有一把尺」,除了「選擇性」的參政比較可靠民調外,他們也會從候選人聲勢、選民的反應度,認同正確的棄保人選。而這種確定,則已形成很難被轉移,甚至加以勸止的共識。

           選民逆向操作選人不選黨

   事實上,棄保效應的成功案例,比比皆是,通常發生在兩黨對決中,以無黨籍或是第三黨身份在選舉中軋上一腳,十之八九會在選民自發性「棄保」下被淘汰出局,最明顯的一個例子是,當年以「總統級」人選自我調降,在台北市長已形成朝野兩黨對決中參選的宋楚瑜,便遭到強大浪潮淹沒。一個重量級的政治人物面「棄保」強流都難擋,可見,棄保是很難違逆,沒有任何人能倖免。

    而這次大高雄市長選局,卻迥異往常,竟然在選民的自發性操作下,排除了兩黨對決的常態性,選民逆勢取向,不再是選黨而是「選人」,主要原因是,在這次未能形成的兩黨對決,肇因於提名人選未能在因緣際會下,順勢而上,反而競選聲勢,落居殿後。而這種劣勢的處境,雖全力突破,但還是力不從心。

     政界人士往往以高雄「綠大於藍」看待,果真如此,藍營選民催生的棄保,能否一蹴而幾,困難度就高不可攀了。事實上,從歷屆市長選舉,雖然綠營居於上風,連選連捷,但雙方差距相當接近。四年前若非「走路工」事件影響,藍軍恐已翻盤成功,而兩年前的正、副總統選舉藍軍便在大高雄取得了勝選,而且差距被拉大。因此,客觀而持平的說法,藍綠在高雄實力對比,應該是「五五波」,無所謂綠大於藍。所以說,如藍營選票因棄保效應而移動,對目前穩居第二名的楊秋興,確實「如虎添翼」,對陳菊造成的威脅相當大。

           黃得票棄保才發酵

    評估在約有150160萬選票中,如黃昭順仍然很難突破困局,將支持度拉高到足以超越楊秋興,或只要支持度逼近,甚至扯平,她才有機會在目前發酵中的棄保中逆轉。否則,機會渺茫,相對的楊秋興在棄保激發下,若能壓縮黃昭順的得票達到10萬票以內或更低,楊的機會就來了。

   「呼群保義」,可拿1400年前唐高祖李淵、唐太宗李世民父子因隋煬帝楊廣暴虐無道,在晉城,也就是今天太原起兵反隋。當時李淵以兵力薄弱,沒有信心,但李世民以隋朝氣勢已衰,四面楚歌,只要揮出起義大旗,「德不孤,必有鄰」。果然義軍崛起,各路英雄豪傑紛紛投誠,隋煬帝多名大將亦群起而來,聲勢逼人,一舉而攻下長安。「秦王」李世民藉「呼群保義」,打下了唐朝天下。

   楊秋興脫黨參選後,孤軍獨戰,備嘗艱辛,在民進黨的全力圍剿下,更是動輒得咎,但楊秋興施政表現優異,因此,藍營地方實力人士或公開力挺,或轉為幕後支持,陳菊陣營倒戈,民進黨人士中不乏投入其陣營者,「得道多助」,應非隅然。風信子

 

9版 背水一戰爭好名           

   第一名縣長士可殺、不可辱

  

    楊秋興脫黨參選,遭民進黨和陳菊陣營四處放話宣稱他「輸不起」。楊秋興真的是輸不起嗎?菊營支持者為甚麼不去了解當初辦理黨內初選時,中央黨部的民調是不是公平?是不是有人作手腳?面對不公平的民調,楊秋興飽受流言中傷,人格被徹底摧毀,士可殺、不可辱,楊秋興為甚麼要接受這樣一個「莫須有」的事實。面對一個備受爭議的政黨,最好的選擇,就是是離開,所謂「良臣擇主而事,良禽擇木而棲」。楊秋興已堅決表態走出黨派,走上中道,未來他絕對嚴守中間路線,既不會回頭參加民進黨,也不會帶槍投靠國民黨,他並承諾當選後執政將用人唯才,跳脫藍綠意識型態的框架,要給大高雄的後代子孫更好的生活環境。聖哲的名言「鍾鼎山林,人各有志」,拿「輸不起」作攻擊,是否太狹隘?太粗俗而無知!

    從民進黨內初選開始,一直到陳菊陣營自行公佈的民意調查,其公正性始終遭到質疑,備受批評。當初黨內初選時由中央黨部辦理的民調,其間的過程,即充滿太多弔詭,疑竇重重。楊秋興曾一而再反應,提出嚴厲指責,要求經由公正的學術機構從問答製作採樣,電話訪問必須在嚴格的監督機制下辦理,但民進黨中央接到了楊秋興的要求,只回應會妥為處理,但最後還是我行我素,讓不公平的民調判定這場提名戰的輸贏。

    脫黨參選不信公理喚不回


    面對不公、不義的初選民調,楊秋興能接受嗎?除非他是白癡,他當然要據理力爭。但在他力爭下完全未被理會,甚至祭出他親筆簽下初選失敗即退出選舉的承諾,要逼他乖乖就範,接受這種沒有天理的決定。楊秋興經過最痛苦的煎熬和長考,他決定脫黨參選「不信公理喚不回」,堅持參選到底是基於一貫秉持為地方服務,奉獻心力的志向和熱忱。走入中道,唯一信念就是「服務地方放中間,黨派利益擺一邊」,楊秋興喊出「海納百川」的遠大抱負,展現出小巨人「成大事者,不計小節」的氣魄。

    脫離多年相聚相守,為民主理念打拚的昔日政黨,楊秋興是痛苦,但午夜夢迴,提筆揮灑他內心情緒的心境時,不免有「滿紙荒唐言,一把辛酸淚」的長嘆。但多少個日子常相左右的政黨變質了,連黨內初選要求做好「公平競爭」的卑微要求都不可能,遑論有甚麼更大期待,於是他做了畢生獻身政治以來最痛苦的決定。

    如詩人徐志摩描述的「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楊秋興離去後,也揮揮手,但卻留下「君子之交,不出惡言」的一句話。

     罵楊輸不起惡毒又傷人

    但是,過去的同路人,多少個日子來肝膽相照,稱兄道弟的往日同志們,卻翻臉如翻書。「輸不起」這句話施加在楊秋興身上,是多麼的沉重,何等的殘酷。對於昔日的同志對他惡毒相向他都可以認了,但罵他「輸不起」,叫他如何承受得了,九年百里侯全力打拚,楊秋興爭的是一個名譽,自詡不是好勝之徒,卻是一個「好名」之輩。

   因此,他的施政績效連年都是第一名,冠絕全國。有謂「五代以來,無不有好名者」,楊秋興就是奉行不悖。好名, 一定要全力爭取;因此,政府公佈的全國25個縣市長政績,所有統計師出有名的項目,都是第一名。德國人的自我認知是「唯有第一名」,第二名又有誰記得你。奧運金牌者名留青史,銀牌、等而下之的銅牌,早被忘光了。楊秋興求好,力求第一,在「唯有第一」這個最高目標,表現得淋漓盡致。因此,對「輸不起」一句,他很在意,始終耿耿於懷。他已把「輸不起」的惡意中傷,當成一個激勵,把這句話帶來的刺激,投入這次大高雄市長選舉中轉化成最大能量。
 

    初選不公就應討回公道

    楊秋興是「不服輸」,而不是「輸不起」。因為,在不公平的初選民調中,把他打出了決賽圈外,為了討回公道,他以一己之力投入真正才是公平公正的選戰中,證明他的參選條件高人一等,透過選民雪亮的眼睛,經由最正確的選擇,決定最理想的人選,他深信不疑,選民只要從「選對的人,選會做事的人」的這個原則著眼,他相信最後會贏取勝算。

    因為,他唾棄了那場令人不堪的黨內初選,接受選民做最正確的抉擇。因此,不是「輸不起」,而是接受由選民檢驗下的公平選舉中分出高下,藉以證明他是「贏得起」的不二人選。

                                                                                                                                          府會特搜記者/犀力哥

 

10版  棄蕭條保繁榮

            拒絕敗家子當政 債留子孫

 

    「棄蕭條保繁榮」這是總統馬英九對這次高雄市長選舉下的註解。高雄市四年來究竟進步了多少?又有甚麼值得市民感動的進步?是大多數選民想知道的。陳菊陣營對馬英九總統南下為黃昭順助陣,公開抨擊高雄市治安不好,經濟差、犯罪率全國最高,高雄市舉債全國最高,達到2700多億元,光是陳菊主政四年便舉債600多億元,數字驚人,但陳菊卻不這麼認為,反而指控馬英九故意忽略高雄市,馬英九所說的高雄市3項全國「之最」的缺失,不但是事實,而且問題相當嚴重。陳菊主政4年,在她手中就欠債600多億元,等於是她擔任市長這4年完全靠「借錢在度日子」。600多億元是多麼驚人數字,為此高雄市累積到目前的「債務」,鉅達2700百多億,靠舉債在推動市政,靠舉債拚選舉,楊秋興陣營更公開高雄市政府今年3月至9月的廣告宣傳明細,累計預算高達2.2億元,這種現象根本就是「敗家子」的行徑。陳菊開源無方,花錢很大方,高雄市民每個人要幫她揹債18萬元,陳菊不但對不起高雄人,更讓高雄人蒙羞!

        幸福城市為何治安第一差

    2700百多億元很驚人,陳菊四年中不知「開源節流」,她這一屆就借了670億元債務,將來怎麼還?一個字也不提,過一天算一天,若當選繼續「揮霍」,若敗選頂多拍拍屁股一走了之,這些債務只好「債留子孫」了。

   因此,一個債務纏身、負債累累的市長,她能有甚麼彰顯,叫人耳目一新的進步。實在很困難,一個不懂理財,只知借錢要過好日子的市政領導人,要期待能有甚麼進步顯著的表現,更難。

   馬英九提到的陳菊另一個「之最」,就是全國犯罪率最高,刑事案件多如過江之鯽,這能等閒視之嗎?殺人搶奪、詐欺、竊盜、強姦,傷害不斷的發生,但破案的比例,則原地踏步,這個全國犯案最高的紀錄,發生在陳菊標榜的給市民「幸福日子」,完全背道而馳。而治安事件關係未來280萬市民的生命財產安全,陳菊在4年來的施政,竟然「造就」了這種治安最差「冠絕全國」第一高紀錄,她還不知害臊的高唱「幸福城市」,這是本世紀以來發生在台灣地區最大的諷刺。

   市民生命財產飽受威脅、日以繼夜,天天過著心驚膽跳的日子,一個不知苦民所苦,讓市政停滯,無法讓每一位市民過著安居樂業的幸福日子的市政領導人,又如何能期待她繼續主政?

        迴避問題高雄會更好?

    馬英九總統對陳菊的批判算是很客氣,多有保留,在諸多缺失中,只不過挑出其中3項罷了,陳陣營便沉不住氣,氣得急跳腳,那位姓趙的發言人還說甚麼有進步的地方不提,是不會獲得市民支持等語來反擊,這是甚麼歪理,總統指正市長施政缺失有何不對?陳菊不知反省,反而要那位說話語病太多的發言人一再無的放矢,不是提醒過,要多做功課,不要強出頭,說這些話能自圓其說嗎?能為「主子」美言加分嗎?

    應該確信的是,舉債最多、治安最壞、經濟蕭條都關係未來施政能否順利推動主要因素,大高雄市擴併後,光是一個高雄市的驚人債務就會「拖垮」無辜的高雄縣,最後倒楣的是270多萬市民。陳菊如果懂得這個道理,她應該面對這個問題深入探討,提出妥慎的改善辦法,而不是一味迴避,而治安問題惡化,更應當機立斷,速謀解決良方。有人提出治安不好,主要是經濟問題,雖然不是百分之百的命中,但不中也不遠。因為高雄市經濟落後,地方難以繁榮,不少人為此鋌而走險,則應瞭解經濟與治安和失業問題是息息相關的,就該對症下藥。

    舉個例子,大陸來台購買商品貨物,經統計在短短半年內就砸了4000億元,各縣市雨露均沾,唯獨高雄市「掛零」。原因是陳菊對經濟興趣不大,卻對政治操作最有興趣,一會操熱比婭,一會兒又玩達賴,政治戲碼不斷推出,一個整天操弄政治的地方,當然吸引不了大老闆來高雄投資、花錢了,去年10月一度還發生陸客過高雄不入,害得餐飲、飯店、遊樂、百貨業叫苦連天陳菊市長難道妳都忘了嗎?

        陳菊陣營用奧步很進步

    而馬英九點出了這三個等於是高雄「命脈」的「之最」,陳菊陣營卻顧左右而言他,以為以一個不著邊際「高雄市也有進步,為甚麼不提」,就可輕易閃躲。好了,有進步之處總是好的,但發言人趙某所說的進步是何所指?何不一一婁例,讓市民共享。如果進步的足以壓過舉債與治安最糟、經濟不好的缺失,真可瑕掩於瑜,算陳菊行,但缺失一大堆,馬總統只不過提出三項就足以讓壞的壓過好的,高雄市民不妨評量一下。

    陳菊真的有「進步」之處也不是沒有,市民印象最深刻,大概是4年前的「走路工」事件,這招「奧步」舉國聞名,至今陳菊團隊還一直仿傚,當初是採人工化操作,透過支持者口傳,宣傳車叫囂,以及地下電台的火上添油、四處傳播一夕造成市長翻轉,陳菊因此僥倖當選。4年後的今天再拋出「走路工」事件翻版,只是手法更上層樓,由人工進步到科技化,花媽秘書利用網路PO文造謠中傷,攻擊對手,從人工而電腦化。陳菊陣營用「奧步」很「進步」,的確,大家都看到了。

    陳菊還有甚麼進步地方,恕小市民孤陋寡聞,有機會,或由發言人,或文宣,刊廣告也可,讓市民來解讀吧!

                                                                                                                                                     府會特搜記者/吳濤

 

11版 菊團隊弊無可避

         高市長官符纏身是原告也是被告 法院有得跑

     陳菊又要告人了,這一回,為的是競選對手黃昭順發了一份文宣,大幅批露陳菊的幕僚弊案纏身,涉貪成員「罄竹難書」。陳菊陣營認為這是在抹黑,揚言要控告,指黃昭順違反選罷法,但是否說說、嚇嚇對手,不得而知。關心市長選情人士則認為,陳菊陣營要告就要玩真的,不要光說不練,從提告中,經由法官明鏡高懸,誰是誰非,真相才能大白,千萬不要叫選民一頭霧水,不知信誰的好。

    陳菊已告了邱毅,但邱毅也反告了一狀,兩人都是原告,也是被告,算是打成平手,至於陳菊陣營揚言要提告,因為,那份揭露陳菊週邊幕僚弊案纏身的文宣,署名「黃昭順競選後援會」,如果要告黃昭順,恐怕不對。但後援會成員複雜,怎麼告,有一番折騰,如果一狀告的是黃昭順,料想得到,黃昭順可能會如法炮製邱毅那一招,反告對手誣告。

        說一次告一次逞口舌之勇?

   因此,陳菊投入選戰後告邱毅是第一場官司,她曾經說過「說一次,告一次」。但邱毅在懸賞一千萬元昭告天,尋找919日下午2-5時,陳菊落腳田寮何處的人、物證?在邱毅挨了告後,立即反告陳菊誣告,之後邱毅相同的懸賞公開談話,已好多次,大概陳菊「貴人多忙」,也未再提告,可能是說說罷了,並未真的「說一次,告一次」。其實,陳菊的愛將洪智坤顯然也忘了,為了邱毅公開質疑他的操守,早先便告過邱毅,但雄檢以罪證不足不予起訴處分,邱毅為此還反告洪某誣告。因此,後來洪某又再一次對邱毅提出警示說:「說一次,告一次」,但邱毅的話又說了一次,洪智坤並沒有下雄檢立即「告一次」,民眾會質疑怎麼不告了,恐怕只是逞一時口舌之勇而已。

    洪智坤所說的「說一次,告一次」之後,他的主子立即東施效顰,拾起愛將牙慧,也揚言「說一次,告一次」。但演變到現在,也不過是說說而已,並未真的「說一次,告一次」。到是,頗饒趣味的陳菊與洪智坤二人的對手,都是同一個人,也就是爆料出名,法庭常客立委邱毅,這場二對一的官司,有來有往,是原告,也是被告。

       團員犯錯媒體有報導

     如今,陳菊陣營要提告黃昭順,是否玩真的,難說。因為,打著「黃昭順後援會」為名的文宣,是夾報發送,內容直指陳菊市府幕僚弊案纏身,有圖為證。除了一幅陳菊高高在上,大有「君臨天下」架式漫畫,還列出多名陳菊幕僚涉及相關案件的剪報。對這幅漫畫,陳菊陣營解讀是把市長大人畫成「女皇」。但黃昭順陣營則自己要「對號入坐」,和他們無關。

    在這個文宣中對陳菊團隊涉貪與其他案情的有:市府辦公室主任洪智坤被爆料特權買房子,陳菊只表示會移送調查,但事過境遷,沒有下文。而文化局長史哲與女記者疑有婚外情,也沒有下文。此外,前環保局長蕭裕正利用職權為陳菊姪子李昆澤賄選,一審有罪之判後,依法應停職,卻發表市府有給職顧問,市府新聞處趙嘉寶在世運會時向廠商收賄招收押法辦。針對這份對陳菊團隊人馬操守問題的大公開,陳菊陣營認為對手利用文宣抹黑對手,這種打宣戰手法不能容忍,一定要提告。但甚麼時候才去告,恐怕涉及法律問題,要好好研究,不是說告就告得了。

      刺痛要害 菊要告誰?

    相對的,黃昭順這一廂,似乎沒在怕。因為文宣所指出的人事物,都有剪報為憑,不是憑空捏造。問題是,即使引用自報紙報導,要轉述當成文宣攻擊對手,涉及的事實認定度,在法律的認知上,是否沒有刑事問題。如提告,這場官司還是有一番折騰。不過,就候選人黃昭順個人而言,她應該可置身事外。因為這份叫「貪婪菊團」的文宣是由後援會署名,未來被告是誰?難不成支持黃昭順的人都要成被告?

    若不是黃昭順後援會的文宣命中了陳菊陣營的要害,否則陳菊也不會氣得說要提告,這件事與黃不相干,但黃昭順之前也告了陳菊瀆職,告的是919水災陳菊及相關官員怠忽職守的問題。黃昭順告了陳菊,陳菊又遭邱毅反告,陳菊高姓秘書在網路上使出「走路工翻版」陰招,楊秋興陣營也一狀告上了陳菊陣營的文宣大將。陳菊官符纏身,法院有得跑了。

                                                                                                                                                                         風信子


 

12版  選民要揪出病西施

                 市長候選人應速公佈健檢報告

 

   今年大高雄市長選舉,可說是三位「病號」之爭,陳菊中風過,楊秋興也曾罹癌,黃昭順則是陣前拐傷腳,出入以輪椅代步。這三位候選人中,陳菊因中過風傳出復發2次,但高醫內部一律對外封口,一直強調市長是例行性健康檢查,高雄命理師曾為陳菊卜過卦,從卦象上顯示,陳菊選完後身體狀況會很差,必須多留意,陳菊跑選舉比起楊、黃兩位對手真的可以用躺著選來形容她的輕鬆,要看到陳菊的身影只能在市府公開活動中驚鴻一瞥。從卦象中看黃昭順,她今年剛好走到大運年,各方面都很不錯,但勘災時扭傷腳踝,必須坐著輪椅採選擇性跑攤,私人行程能免就免,對其競選不無影響。

 

    陳菊拜票為何蜻蜓點水?

    披民進黨戰袍的陳菊,在三年前的426日起床後覺得頭暈目眩,下午1時許由幕僚陪同到高雄醫學院就診,發現左側丘腦內囊微血管堵塞,暫時影響運動協調及統合感覺,隨即住院接受治療,後由院方證實輕微中風,經過三個月復健後,雖然復原情況良好,但醫生表示,中風病人如果平日不注意作息,未來發病可能性極高。一向大魚大肉的陳菊,吃不慣粗茶淡飯,偶爾也抵不過美食誘惑,並沒有完全聽醫生的囑咐。

    陳菊在幕僚勸說下不敢太過勞累,平日市府首長的行程,除非必要,大都由兩位副市長代勞,陳菊只出席「選票比較多」的場合,尤其是社會局的活動,塑造關懷弱勢的假象。面對激烈的選戰,陳菊拜票也只是蜻蜓點水,尤其在919風災的睡覺風波後,行程安排上更是收歛許多,以免再遭外界批評拼選舉拼過頭。

    國民黨大高雄市長候選人黃昭順在凡那比颱風過後,925日陪同總統馬英九到文藻外語學院勘災時,不小心扭傷左腳,當時不以為意,強忍腳痛繼續勘災行程,直到26日早上左腳腫大疼痛,才在女兒陳菁徽陪同下前往高雄榮總掛急診,經過X光、電腦斷層掃瞄,判定是左腳踝舟狀骨裂開,醫師建議她多休息,讓傷處好好癒合,並定期回院複診。

    黃昭順勘災傷腳無大礙

    原本也下鄉跑高雄縣基層的黃昭順,因民調持續落後而心裡著急,但偏偏在選前兩個月傷了最重要的腳,民間有「傷筋動骨一百天」的說法,也就是骨頭裂開的地方至少要三個月才能完全癒合,如果硬撐走路,腳傷可能會一直好不了。在醫生女兒的建議下,黃昭順出入只能靠輪椅,除非重大場合,否則不容易見到她的身影,曝光率因此大減,在選戰最後衝刺階段相當不利。

    以無黨身分角逐大高雄市長寶座的楊秋興,六年前發現罹患初期大腸癌,一度無法接受事實,但他勇敢抗癌,順利開刀切除1.5公分的瘜肉,出院後更珍惜健康,也更注重養生,完全改變飲食習慣,低油低鹽低糖,以前最愛吃的滷肉飯、牛排都戒掉了,同時增加蔬果、高纖維食物及無農藥有機食物的攝取,喝精力湯、吃黃金穀粉。飲食控制以外,他也勤於運動爬山及打坐,並三個月定期抽血健檢,目前身體狀況保持非常好,和正常年輕小夥子無異。

    楊秋興秀健檢體能最好

    這次楊秋興為了繼續服務鄉親,也為了爭一個「真理」,他選擇撩落去,他認為這個社會在政黨拚鬥中太多選舉惡質文化充斥在社會中,連最基本的公平正義原則都可違背,這對於下一代示範和清明政治有很大落差,楊秋興此次為信念而戰,候選人的身體狀況一定要公開讓民眾知情,因此兩個月前主動公佈自己最新的體檢報告,見過楊秋興的選民都說他比以前更好,每天好像有用不完的精力,市民也說花這麼多錢辦選舉,我們他很想知道陳菊和黃昭順的生心靈狀況,民眾才能根據事實選擇一位有足夠體能承擔縣市合併後處理龐大政務的市長。

    民眾對於市長體能好壞表示會列入投票考量,尤其隱藏病情的候選人形同欺騙選民,曾經中風的陳菊更應儘速公佈健康檢查報告,尤其,是否曾二度中風更應該對外說明,既然進出醫院是例行性健康檢查,那就沒什麼好遮遮掩掩的,不是嗎

                                                                                                                                             府會特搜記者/孫 政

 

 

    楊秋興6年前得過大腸癌,切除後加上保養得宜,楊秋興展衝勁十足活脫脫的一尾活龍,卦象顯示楊秋興目前精、氣、神都處在最佳狀況,選情不僅回甘,更有倒吃甘蔗現象,楊秋興自從正式宣佈參選後,心情一掃陰霾,下班後,利用晚上時間展開地毯式拜票,全力勤跑基層衝刺造勢,難怪他一直以「南方小巨人」自豪,九月凡那比颱風過後即旋風式跑遍災區,讓地方人士感受到他的熱力,成為今年最活躍的大高雄市長候選人。命理師之言姑且聽之,八年前的謝長廷連任之戰,誤判情勢以為勝券在握,當時命理界在選前就曾說過謝長廷若當選也是贏得非常艱辛,果不其然他是嚇出一身冷汗後才當選,選情詭譎多變可見一般。

13版  國民市場整建做半套

             停車位全是爛泥巴 積水、蚊蠅、灰塵 居民譙爛政府

 

14版 賄選銀彈會轉彎

 

15版 花大錢選舉下場很慘

 

1版 興隆淨寺  洗滌塵囂

          陳菊:高雄轉大人

   

2版    好事多磨 關帝的考驗

                          兩岸最大宗教文化交流延至明年二月繞境祈福廿一天

              因有王金平、郭台銘、楊秋興、連勝文、許崑源的參與更盛大圓滿

 

 

            

     將近六百年歷史的山西省運城解州祖廟恭奉的關聖帝君本尊神像決定來台巡境祈福,消息傳開,國內政商領導階層人士紛紛以虔誠而禮敬心緒爭相參與這個被號稱是近年來台灣最大而隆重的宗教活動,原定於本月廿三日抵台展開為期廿一天的巡迴全台祈福,由於來台的大陸方面與宗教人士層次相當高,人數也為歷年罕見的多,對國內承審入境相關工作的單位,堪稱頭一遭,面對手續繁瑣又涉及不同單位對審核工作難免有所延宕,經過主辦單位協商對岸有關方面後,為求面面俱到,以免掛萬漏一,已同意延到明年二月始啟駕來台。

  對關聖帝君延期蒞台的決定,各方雖表示失望,但進一步瞭解帝君本尊神像出境,乃五百多年第一次,而延到明年二月,正是關聖帝君當年「敗走麥城」的成道之日,均認為在時間安排上不僅拿捏得恰到好處,更是相當難能可貴的決定。

       關公出生地山西運城解州

    關公出生地的山西運城解州,為了祭祠奉拜帝君建立千年的祖廟,一直是華人世界公認設在大陸四大關聖帝君奉祠廟宇之首,因而被宗教界人士呼之以「天下第一廟」而不名,祖廟歷史悠久,珍貴文物,比比皆是,這次來台巡遊祈福,被視為兩岸宗教交流最被珍惜而推崇,為此祖廟在相關方面一再深思熟慮後,又獲大陸高層負責方面最後敲定,同意把列為最珍貴也甚具歷史價值於明初雕塑的關聖帝君本尊神像請出,這是近六百年來第一次離開祖廟,台灣道教界領導人獲悉後,莫不翹首企盼,抱著禮贊而真誠迎奉帝君本尊神像蒞臨台灣。
   消息傳開,政商高層人士聞悉後,雀躍非凡,無不爭相主動要求參與這個堪稱台灣宗教界百年難得的一大盛舉,據指出,由於參與人士相當多,經相關主辦單位一再審慎考量後,已決定成立迎接關聖帝君祖廟帝君本尊神像蒞台祈福活動委員會,主任委員一職由立法院長王金平擔任,副主任委員則敦請鴻海科技集團總裁郭台銘、楊秋興、連勝文等,望重各方人士出任,由於促成帝君祖廟關公神像蒞台祈福的高雄市新聞記者公會理事長馬道明,他「得道多助」,在冥冥之中如有神明指點,數百年來從來足不出祖廟一步的關聖帝君跟前,求得一紙上上籤,更得到中華道教關聖帝君弘道協會總會長郭有志與全省各分會會長及108家會員宮廟首肯主辦,終於促成這一宗教界求之不得的盛事,為此,馬道明以出身高雄,對家鄉有所反哺的精神感召下,除了全台巡境祈福外,他特別要求把帝君駐境主場安排在高雄市,因此,高雄的主任委員一職便由也是帝君信徒的高雄市議會議長許崑源擔任。

      三件古物隨同來台展出

   已經決定的關聖帝君五百多年神像蒞台,對岸為了共襄盛舉,特別安排已有三百多年歷史的關公在當年三國時代家喻戶曉,那把「青龍偃月刀」也同時公開在台灣「亮相」,同時,由於帝君神像在當年在巧匠鬼斧神工的雕塑下,可以巧妙活動自如,身高一米八多,因此,那座難得顯身,也是在明代精製的十六人神轎將隨著神像來台,此外,在對岸被列為一級國寶的「漢壽亭侯」官印,更會在台灣公開展示。
    馬道明一手「催生」了祖廟帝君蒞台巡境祈福,他認這是台灣宗教界難得一見的盛事,他不願居功,反而退居幕後,請中華道教關聖帝君弘道協會出面主辦,但他個人卻私下默默地為這個活動東奔西跑,全身投入,終於驚動了畢生崇拜關公為己志的鴻海科技集團總裁郭台銘,他挺身而出,協助相關工作的籌備,更一肩挑負起人力、物力的不足,企業界對郭台銘領導的龐大企業組織,虔誠奉關聖帝君為企業體「主神」,他信奉關公,不僅因聖君給後人崇敬有加的「仁、義、禮、智、信」,更以帝君從唐、宋、元、明、清之後的歷朝皇帝的一再追封,在帝君的精神感召,感動莫名之餘,鴻海科技集團的成功,他並不迷信,卻視為企業界發展的最大助力與一百多萬員工的精神倚柱。

      產官民共襄盛舉

  馬道明個人的能力有限,但他有百折不撓,堅持奮發的突破困境毅力,已被對岸高度肯定,各方也一致認為他「得道多助」,當然「吾道不孤」,明年二月當關聖帝君在對岸堂堂近二百官方、宗教界人士簇擁下,分由海、空蒞台,為期廿一天的全台巡境祈福,更獲得全台灣各關聖帝君廟宇響應,無不爭相共襄盛舉,這是兩岸宗教交流,也是台灣宗教界最受注目推許的活動,各方人士,廣大的信徒,屆時,盛況空前的全台巡境祈福活動,且拭目以待。            
                                                                                                                                                                ●犀力哥 

3版  倒馬  高市藍營開第一槍
          一位區黨部主委站出來發動支持連勝文選黨主席

 

   

   從吳伯雄到英國經濟學人雜 誌,馬英九飽受批評。在四面楚歌的情況下,國民黨內部已經發出『自己救自己』的聲音,說明白一點,就是希望馬英九能夠覺醒,不要再選黨主席,他們要支持連勝文出來救黨。

   呼籲支持連勝文的聲音,不只是一般黨員,層級提升到高雄市區黨部主委,他們強調不是倒馬,而是要救國民黨。尤其,他們認為,馬英九繼續擔任黨主席,絕對會讓國民黨在2014慘敗,屆時,馬英九還是要辭職以示負責,與其如此,馬英九現在就下台,不但對馬英九是解脫,國民黨也能浴火重生。
   站出來倒馬的區黨部主委,據說已經向國民黨外圍組織表達意願,希望能夠一起讓馬英九醒悟。

      馬承諾主委直選跳票

    主張馬英九免兼黨主席,這些區黨部主委形容也是出於無奈,因為馬英九出任黨主席以來,對於國民黨一直是負數,毫無正面意義。他們指出,馬英九第一任黨主席的政見,提出黨務革新,可是就連馬英九曾經承諾的縣市黨部主委直選都跳票,尤其,馬英九不但沒有強化黨組織的民意,而且甚至還弱化基層,只會裁減黨工,從來沒有建設性作為,才是讓國民黨愈來愈衰弱的原因。
    因此,馬英九最近解釋繼續兼任黨主席的理由,就是要『以黨輔政』,可是驗證過去的馬英九,只有在選舉時才利用國民黨,選後就連國民黨中常委都不在乎,未來要如何『以黨輔政』?
   馬英九又表示,只有他當黨主席,部會首長才會出席國民黨的黨代表座談會,結果,這個理由讓人感到啼笑皆非。高雄市黨代表指出,行政團隊連國民黨立委都不放在眼裡,從不事先溝通政策,部會首長參加黨代表座談會,根本是虛應故事,他們會聽黨代表的建言嗎?

      放縱金溥聰拉幫結派

    雖然馬英九不沾鍋、不講情分,但是在高雄市的國民黨眼中也破功。他們指出,金溥聰引薦大學同學陳申青當國家通訊社的中央通訊社社長,後來出事去職,但是仍然又出任公視集團的華視副總經理,放縱金溥聰拉幫結派,難道就是馬英九的不沾鍋?
    支持連勝文的國民黨區黨部主委指出,榮譽主席吳伯雄提出諫言指出,馬英九的『用人圈子小、同質性太高和排他性強』,雖然沒有明講,其實吳伯雄是暗示金溥聰導致總統決策圈太小,但是馬英九沒有聽出其中的意思,還舉出一些其他黨籍人士出任閣員的例子,企圖說明他廣納人才,如此雞同鴨講,扭曲吳伯雄諫言,才讓高雄市的國民黨員更失望。
    馬英九不適任黨主席的另外一個原因,就是金溥聰擔任國民黨秘書長期間種下的惡果。
    五都三合一選舉時,金溥聰執掌兵符,理應替每一位黨籍參選人加油打氣,可是金溥聰不但沒有關心過里長選舉,就連市議員都置之不理。當民進黨撥款替三合一選舉輔選,連每一位里長都有一萬元輔選經費,金溥聰不但沒有輔選經費,就連口頭慰問都吝於開口。
    金溥聰的作風,讓國民黨員感到失望,也連帶對馬英九離心離德,他們認為,馬英九對於國民黨毫無助益,甚至所謂的黨務革新,只是裁員,以致於,院轄市的區黨部只有三位黨工,市黨部主委只能喊窮,黨務毫無著力之處,國民黨從表面看是執政黨,卻無法得到行政資源的助益,馬英九兼任黨主席已經毫無意義。

    擔心2014馬成票房毒藥

   希望馬英九不要再當國民黨主席,國民黨區黨部主委承認,後來馬英九鋪天蓋地打壓連勝文,才是讓他們決定串聯倒馬的主因。
   區黨部主委指出,吳伯雄、連勝文提出建言,黨中央不但不鼓勵,還鼓動所謂的黨政高層放話打壓,難道是要國民黨變成一言堂?這樣的做法,完全違背民主政黨的精神,只會讓國民黨走回頭路,又怎樣能面對台灣民主社會的競爭。
   國民黨最嚴重的危機,就是在未來的選舉中,由於馬英九包袱,很可能全面潰敗,為了讓國民黨能夠起死回生,必須要換人當黨主席,而連勝文年輕,符合社會的期待,所以希望支持連勝文參選黨主席,讓國民黨原有一個新的選擇、新的期待。               
                                                                                                                                                                         ●喬偉

 

4版 金家班 蒙蔽了馬英九?

           金溥聰的影響力之大  就連馬總統的同學都要退避三分  

 

   馬英九究竟善於籌謀劃策?還是裝模作樣的笨蛋?
根據馬英九的親近同學觀察,馬英九其實兩者都不是,走到今天成為過街老鼠的處境,應該是誤於身旁佞臣。

 

    即將到美國上任的金溥聰,應該是公認的『馬英九身邊的人』,雖然在駐美代表之前,沒有公職在身,但是金溥聰的影響力卻超過外界想像,尤其逐步引薦好同學、好同事,甚至好朋友,到馬英九身旁任職,等到拉幫結派成為氣候,就逐漸成為『金家班』。
    說到金溥聰的影響力之大,就連馬英九的同學都要退避三分,因為他們都曾經領教過。姑且舉出兩件事情,說明金家班影響馬英九的程度。

    史亞平不理馬交辦事情

    2008年,馬英九狂勝謝長廷,但是絕對不驕傲,也不是笨蛋,因為馬英九還聽老同學的建議,準備從國民黨智庫尋找人才,分組作為獻策的重要幕僚。當時,馬英九指示新聞局長,現在的外交次長史亞平負責連繫他的同學,一起協商成立『馬英九智庫』的事情。
    但是馬英九的交代,史亞平根本置若罔聞,等到三個月後,馬英九在總統府外遇見老同學,還詢問智庫何以沒有下文?
    老同學啼笑皆非,只能據實告訴馬英九,在三個月期間,不但見不到史亞平,就連電話都沒有。馬英九聽後,毫無責怪史亞平之意,就說會再度交代史亞平趕緊連絡。
    終於接到史亞平的電話,雙方確定找出國民黨智庫的學者專家,約定時間地點,一起共同協商成立馬英九智庫的事務工作要如何進行。但是,等到約會時間,卻只看到新聞局科長層級人員赴會,史亞平不見蹤影,還是馬英九的同學發脾氣,史亞平才姍姍來遲。不過,史亞平雖然出席了,也開會了,但是從此就無下文。
    即使史亞平豪不負責,站在馬英九的同學立場,還是勇於建言,而且就是今年向馬英九提出。

    高朗也是不甩馬交辦事情

    第二件事情關係到台灣電影界一大利多。原來,馬英九雖然創造了兩岸前所未有的溝通,但是卻經常指開半扇門,於是在兩岸電影開放上,馬英九留了一手,只准許十部大陸電影進口放映,當然,對岸對於台灣的配額制度也有樣學樣,不過比馬英九大方,給台灣電影界二十部配額,以後為了表達兩岸交流的善意,還主動取消配額制度,但是馬英九身旁的人竟然沒有體察大陸的善意,還是照樣管制大陸電影,只准十部。
   大陸變成剃頭擔子一頭熱後,自有其應付之道,因此,雖然表面上開放台灣電影登陸,但是也向馬英九一樣地留了一手,藉著審查制度,拖延台灣電影放映執照。
    如果大陸電影在台灣賣座,可能吸光台灣觀眾與鈔票,嚴重打擊台灣電影的前途,馬英九採取管制措施還情有可原,但是實際的情形,卻是大陸電影在台灣賣座奇慘,台灣片商根本沒有進口意願;反觀台灣電影登陸後,雖然是名不見經傳的新秀演員的影片,在大陸竟然動輒賣座超過上億元新台幣,電影『翻滾吧,阿信』在大陸票房超過七千萬元人民幣,折合超過三億元新台幣,這樣人潮鼎沸的票房,一旦因為大陸藉口審查而拖延放映時機,損失的是台灣電影從業人員,所以一直向馬英九行政團隊陳情,希望政府取消大陸電影的配額制度。
    大陸向馬英九鬥法,當然對於台灣不利,但是金家班的博士竟然毫不瞭解其中的原因,還是老同學解釋,馬英九才恍然大悟。
    於是史亞平的故事又上演,馬英九指示總統府副秘書長高朗,立刻協調相關部會檢討取消配額制度,但是老同學走出總統府後,高朗也從此不聯絡。                                                                                                      (文轉5版)
            

5版  做好,不會是金溥聰的功勞  擺爛,馬英九也不會責怪
 

        只聽金大班的號令
 

 

 

 

    兩件不同的事情,卻有共同的結果,就是『即使馬英九下令,可是底下卻不當回事』。說白一點,就是馬英九的指示也好,交代也罷,簡直比放屁還不如,因為史亞平、高朗竟然毫無聞到臭屁的反應。

    進一步,如果從『結果』找尋其中的共同點,就會發現到金溥聰的身影。
表面上,史亞平是前閣揆劉兆玄延攬入閣,但是台北政壇知道金溥聰比劉兆玄更早認識史亞平;至於高朗,當然更是金溥聰引薦給馬英九,根本是標準的金家班成員。
    因此雖然是兩件事,但是將史亞平、高朗與金溥聰的關係勾串起來,在金家班主事者沒有只是做事的情況下,馬英九的老同學自然不放在他們眼裡。因為,做好了,不會是金溥聰的功勞;擺爛了,馬英九也不會責怪。
現在,經濟學人雜誌批評馬英九是笨蛋,即使事後更正英文翻譯,也讓台灣的總統很難堪,但是,孰令致之?難道不是身旁幕僚導致?

    金家班掩蓋馬英九的耳目

    如果馬英九的命令或政策不是憑空想像而來,那麼,就一定是經過幕僚反覆推敲,甚至一起與馬英九沙盤推演政策利弊,總統才會下達指示,但是,從油電雙漲,到馬英九說出戴著頭盔衝向人民,以至於後來在電價上的反覆無常,難道馬英九身邊的幕僚沒有責任?還是金家班的民調失靈?
    在社會上充斥『無感』的批評時,馬英九一直以為是人民對於政府的施政無感,甚至下令一個月內要讓人民有感,以至於當作國內的笑柄;其實,社會上流傳的無感,就是馬英九留給人民的印象,認為馬英九才是無感,不能感覺到人民的痛苦,不能體會到政策失敗的原因。
   可是,馬英九仍然無感的解釋人民的『無感』之說,如果馬英九不是笨蛋,就是幕僚提供錯誤資訊才導致,可是,金家班為何要掩蓋馬英九的耳目?難道是擔心馬英九認清他們愚蠢的真面目?還是擔心馬英九了解真正人才而摒除他們?如果馬英九還沒有深層體會,剩下的三年任期就真正是笨蛋執政。●喬偉

         金溥聰延後報告
      機票錢全民買單

 

   果然是「金馬體制」!駐美代表金溥聰的政治實力深厚,為了陳亭妃安排他11月26日赴立院外委會就台美關係展望報告並備詢,但,包括執政黨、外交部等均強力勸阻,希望能讓金溥聰先赴美,國民黨秘書長曾永權還請出立法院長王金平召集國、民兩黨團協調此事。
    11月22日在王金平出面斡旋下,朝野達成共識,邀請新任駐美國代表金溥聰於12月26日到立法院報告。陳亭妃在朝野達成共識後接受媒體採訪時說,她對王金平出面協調表示「遺憾」,但尊重協商。可是對於前駐德國代表謝志偉、前駐英國代表林俊義都曾在就任前到立法院報告的前例,對於國民黨昨是今非的作為,她只有吞下滿肚子的委屈。況且,赴美一個月又要飛回台灣備詢,來回機票錢全民買單,真是浪費。
    她表示,中國國民黨立法院黨團書記長吳育昇卻對外說她排金溥聰就任前報告「沒有前例,搞政治」,吳育昇在協商中也對此向她表達「歉意」。 不過,吳育昇說,他有對陳亭妃「致意」,朝野協商結論是相互體諒、理解的成果。王金平21日坦言,過去確有過駐外代表赴任前先到外委會報告的情況,但這樣的例子「不好」。●影武者
 

 

6版  想吃還假仙  操弄高市議員一千兩百萬元基建經費額度

       社團VS.民代   監督唱雙簧

 

 

 

 

 

 

 

   民意代表建議施政方向,本是天經地義,即使遇上莫名其妙的批評,也不能放棄天職,可是『假仙的議員』只想沽名釣譽,屈服無厘頭的壓力下,讓高雄市議會成為笑柄。

    事情起因於高雄市議員的一千兩百萬元基層建設經費額度。由於從前的基層建設經費的確變相成為議員的私房錢,因此縣市合併前的高雄市議會曾經廢除,後來考慮行政官員不能及時配合民眾需求,可以藉著民意代表反映民瘼,前市長謝長廷才同意增加議員的建議權。當高雄縣也升格為院轄市後,因為幅員遼闊,市政府鞭長莫及,所以原來屬於高雄縣的市議員不但認為應該保留縣政時代的基層建設經費,而且希望擴大為一千兩百萬元。

      只是基層建設的建議權

    如果乍聽之下,一定以為每一位議員增加了預算使用的決策權,以為議員可以從中下手,得到一千兩百萬元的好處,但是實際上卻非如此,議員新增的權力,只是基層建設的建議權,根本無權辦理招標發包,必須透過行政單位同意,建議的基層建設才能付諸實施。
    甚至,議長許崑源認為議員應該自清,所以主動限縮議員的基層建設必須要公開招標,即使個別議員的建議不到招標條件,也必須整合其他議員的建議,合併由高雄市政府審核後,才辦理公開招標。
    在高雄市議會主動自清後,至少今年每位議員一千兩百萬元的基層建設經費都用在刀口上,解決民眾需求,也讓議員對於選票有了交代,照理說,應該是美事一樁,不料在有心人挑撥下,竟然成為議員沽名釣譽的秀場。

      公民監督公僕聯盟捲土重來

    原來,以前未合法設立的社團,在縣市合併前,就以『公民監督公僕聯盟』的旗號,不客觀地評論高雄市議員,被高雄市議會嚴厲譴責;甚至,因為社團成員曾經是教師會一分子,後來免費使用前金國中教室,成立收費的第一社區大學,因此被議員揭發,可能雙方就此結下樑子,在登記成立後,又再打著監督公僕的旗號,重新向議會挑戰。
本來,只要議員不理會,任何挑戰都對議員是無可奈何,更何況,從前還是未合法登記的社團,但是少數以為可以從中獲得名聲的議員,自以為只要乖乖聽話,以後在評鑑時,就可以名列前茅,因此,從前就配合隨之起舞,現在更是唯命是從。
   其實,議員的一千兩百萬元建設經費額度已經運作兩個年度,但是號稱公民監督,卻似乎大夢初醒,今年才開始挑戰議會的基層建設建議權,而且還不清楚其中的運作,誤以為議員擁有一千兩百萬元的發包權,所以不斷搧風點火,不斷要市長陳菊取消,還私下要求議員填寫包括應該檢討、應該廢除、願意放棄、同意公開選項的問卷。當然,喜歡出風頭的議員會立刻回覆,不過只是少數,前後兩次一共十九位議員,不到議員總數的三分之一。


     
六位議員願意放棄

    如果乍看十九位議員針對四選項做出的決定,不明就裡的民眾,一定以為勾選『願意放棄』選項的議員的確高風亮節,但是仔細查證後,才知道其中別有文章。
   目前在兩次公布中,一共六位議員願意放棄一千兩百萬元的額度,分別是民進黨的黃淑美、顏曉菁、周玲玟、林瑩蓉、鄭光峰與親民黨的李蕙蕙。看了名單後,因為其中沒有國民黨議員,有心人士就可以刻意運作為『貪腐的國民黨』,可是真正的幕後,卻是五位民進黨及一位親民黨議員根本是『愛吃還要假裝秀氣』。      
       
      (文轉7版)

 

 

 

7版  政治操弄成貪腐的國民黨
     已用了額度再聲明放棄  民進黨六議員唱高調  得了便宜還賣乖
 

 

    六位願意放棄的議員,早已經使用今年度的一千兩百萬元配額,其中,黃淑美申請一千一百四十五萬零二百一十九元,市府核定一千一百四十萬元;周玲玟不但使用,而且還不知節制的超額申請一千四百三十三萬五千二百四十六元,市府依照最高上限,核准一千兩百萬元;顏曉菁比較客氣,目前只申請九百八十五萬一千五百八十六元,市府照實准許;鄭光峰則申請一千一百九十九萬三千二百四十四元,雖然沒有超標,但是只剩六千七百五十六元的額度,已經無法再使用剩下的配額,因此算是最會精打細算;林瑩蓉使用權利也是不落人後,規定一千兩百萬元的上限,超標運作達到一千兩百二十四萬八千五百一十四元;李蕙蕙雖然是年初遞補擔任議員,但是很快就上手,申請一千三百一十六萬零四百一十八元,數目字僅次於周玲妏。
 

    今年度的配額已經使用,甚至還超過,但是竟然還能大言不慚的勾選『願意放棄』,如過查證他們其中五位去年的紀錄,幾乎是『得了便宜還賣乖』。

     社團知道內幕嗎

   因為李蕙蕙是今年遞補,所以其他五位民進黨議員早在去年就享盡權利,黃淑美申請一千兩百九十六萬一千八百四十元;周玲玟建議一千四百一十萬一千六百五十六元;顏曉菁比較客氣,只用一千零七十四萬五百九十一元;林瑩蓉雖然曾經忙於立委選舉,但是運用配額是不落人後,以一千兩百二十八萬五千五百七十一元超標達成;鄭光峰的一千四百三十八萬六千零一十七元,在五位綠色議員中獨占鰲頭。
    根據發放問卷社團的宣布,對於願意放棄配額的議員,要表達『高度肯定』,不過,如果知道他們早已用光配額,甚至超過,就不知道要做何表示?難道會痛批沽名釣譽的議員,根本是『作賊喊捉賊』?
另一項問卷選項就是『應該廢除』,一共十一位議員贊成,扣除同時勾選『願意放棄』的六位議員,還有其他五位議員,當然其中一定是以民進黨為清一色,可是他們也同樣用起來是肆無忌憚,超過一千兩版萬元的配額,難道他們真心願意廢除?

    根本是烏龍監督

     其實,只要用心,就可以到高雄市政府網站,查出議員使用配額的情況,可是空有監督旗號,卻對議員運用配額的情形是一無所知,然後還要繼續挑戰不想沽名釣譽的議員,要他們『儘速回覆,不要再閃躲』還恫嚇『人民正睜大眼睛,等著看每個議員的態度』。不過,如果人民知道根本是烏龍監督後,還會相信沒有公信力的社團?
     當公信力產生危機,理應檢討自身,不過,監督聯盟卻繼續咆嘯,要議會派人辯論,甚至,還公開指稱一千兩百萬元的三成回扣問題,在步步進逼的情況下,議長許崑源認為不值得回應『幾個少數意見』。但是,議會中還是有主戰派,認為應該採取反制行動。

      回扣言論傷害議會形象

     議會副秘書長吳修養指出,三成回扣的言論已經傷害到議會形象,必須及早釐清,最好是交給司法調查,直接向法院控告監督聯盟公然毀謗。
     其實,不必理會監督聯盟的毀謗,的確是高招,因為,就是由於少數議員喜歡出風頭,把議員職務當成是作秀,所以才迫不及待回應無厘頭的問卷,可是,目前回覆的議員都已經用過配額,可以說,得到了『作秀作過頭』。

                                                                                                                                                            ●宋飛刀

 

共 202 頁,目前在第 189 頁: 第一頁第一頁 上一頁上一頁 181 182 183 184 185 186 187 188 [189] 190 下一頁下一頁 最後頁最後頁
新聞搜尋
Copyright by Toughguy.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