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錄
帳號:

密碼:

記住我



忘記密碼?

現在註冊!
好站相連

4版 男人幫紛出事   菊團隊陷危機
     李穆生交保  重創高市府清廉 還有多少狗皮倒灶  恐烽火四起

 

  一連串的弊案纏身,李穆生當然矢口否認,連最賞識他、委託重任的市長陳菊,都公開為其清白強調「相信李穆生的操守不會有問題」。話是那麼說,所謂「清者自清,濁者自濁」,如果,李穆生真的操守經得起考驗,用不著陳菊為他「背書」,如果,在檢方明鏡高懸,全面追查下,查出確已涉有貪瀆,陳菊的「背書」也好,「保證」也罷,都是多此一舉,「傷人七分,自傷六分」,陳菊執政團隊的操守,勢將遭到重創。

    執法反覆 難自圓其說


  李穆生已很難逃脫已成為爭議人物,處理地勇公司爐渣廢料問題,執行態度反覆,光是這檔事,便是夠叫他「跳下黃河,洗不清」。
  因為,如果地勇公司爐渣的確製造污染,李穆生掌權的環保局便該依法行事,行文中鋼中止供料,沒有討價還價空間,之後,就不該有撤銷前文,要中鋼恢復供料之理。但卻有不同理由認為地勇已提出可行性改善計劃,在這種反覆、出爾反爾的執法決策下,就難杜外界悠悠之口,而更突兀的是,弊案風起雲湧,越扯越大時,李穆生卻又一反對地勇所提改善可行計劃的採信,以地勇已在六處農地堆積爐渣,污染嚴重,連連祭出重罰,行事變化之大,外界都被攪得如霧裡看花。
  事實上,環保局已坦承有上自中央,下至地方民代出面說項施壓,因此,環保局一會這、一會那的執行立場的變化,是否受民代施壓有關?環保局不會承認,但何以執法反覆,卻始終無法自圓其說。
  為此,太多的質疑面對環保局,環保局的執法威信重挫,引起外界對環保局官員是否有操守問題,傳說甚囂塵上,環保局在千夫所指下很難自處,陳菊仍然選擇相信她的愛將李穆生,悠關市府執政團體「清廉」,既使被指「護短」,但所有涉案傳說,在沒有確切證據前,特偵組也未對環保局官員採取法律行動時,陳菊相信李穆生清白,並不意外。

 

    大動作強調清白


  環保局處理地勇公司污染問題,其執行立場的反覆,在眾口鑠金下,已很難說得清楚,卻又在這個當兒,李穆生向陳啟祥索取五千萬元的內幕被壹週刊爆料了,這一爆,對已焦頭爛額的李穆生,處境更艱難,他能做的唯有對壹週刊反制,提出加重誹謗,藉以強調他的清白。
  李穆生的反制動作,外界印象深刻,也耳熟能詳,不是嗎?眼前就有一個活生生的例子,且看:
二個多月前壹週刊爆出前行政院秘書長林益世收賄,涉及中鋼弊案,收取陳啟祥六千三百萬元時,他不就是理直氣壯,一再強調畢生清廉, 絕對不收賄,更不藉勢藉權索賄,好幾次記者會,都聲廝力竭,誓言他的清白,不容被踐踏,接著便到地檢署按鈴申告,一連串反制作為,都是在為個人清白做最後掙扎,最後演變又如何?檢舉人出面了,錄音光碟「如假包換」,也呈堂供證,這時林益世再也拗不下去了,只好乖乖認罪,就這樣一齣「為清白奮戰不懈」鬧劇收場,林益世於是被送進了台北看守所,「成也林益世,敗也林益世」。
而回頭看看李穆生的情形,似乎也在循林益世為個人清白強力維護的軌跡,面對壹週刊的爆料,他也是趕在週刊發行同一天舉行記者招待會,矢口否認有所謂開口索取五千萬元事實,接著,就上地檢署控告壹週刊加重誹謗,以後的走向如何,就不得而知了。     
                                                                                                                                                                (文轉5版)

 

add to Twitter add to Plurk add to FaceBook

新聞搜尋
Copyright by Toughguy.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