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錄
帳號:

密碼:

記住我



忘記密碼?

現在註冊!
好站相連
人氣698
tough-guy - 很角色週報118期 | 2013-01-08 15:55:47|

 

 

 

9版  蒐情資邀功 官階一路升

    一粒屎壞了一鍋粥 侵犯人民穩私 目無法紀

 

         據瞭解,新聞界與對岸對等方面的互動密切,雙方不時有互相參訪行動,在政府開放大陸的觀光、經商、互訪禁令後,對縣市級以上社團、機構,都獲得有權發出邀請陸方來訪,因此,這位新聞界人士之與對岸的來往互動,一直維持相當友誼的關係,對渴求陸方求情資的有關人員,諸如劉某之流,自然成為鎖定利用目標,監聽是最方便的途徑,如能進一步打入新聞圈,成為第一手搜集機會,當然更好,這是因為有關情治單位遍佈各縣市駐地人員,他們被要求包括地方政情,乃至有關治安問題情資,尤其,有資格與對岸來往的單位的對手的情蒐當然列為首要,各地人員被規定要經常上報情資,而對情資的搜蒐價值與重要性,自然是人員政績好壞,甚至升官的主要依據,據這位新聞界人士透露,劉某透過監聽,乃至無孔不入的情蒐,讓他得以很快就官拜中校,這在服務單位中已是不次拔擢,成為高級官職了。

    新聞界高階人士被鎖定

 

 

 

          由於新聞界人士接觸面廣,消息靈通,早就成為相關情治人員極力吸收對象,而如第一線的採訪主管,又如領導高階,都是最佳的人選,因此,劉某的作為在他們的工作領域中,稀鬆平常。

       問題是,監聽行為政府早有法令依據,任何情治單位要對特定對象監聽,必須經由法定程序申請,法官依實際核准,但十之八九的監聽申請,很難獲准,政府對人權維謢的要求,不難理解,正為此,申請監聽太麻煩,尤其,對並不構成法律行為又有具體事證的監聽,根本過不了法官那一關,因此,一些不肖人員私下違法監聽,也就應運而生,一般相信,如職司治安的警察局、調查局,乃至廉政署,因為,他們對監聽的要求,都是在取得相關刑事或貪污事證後,為求進一步固全證據,提出的監聽自有必要性,為此,外界對違法監聽的行為,對警調單位都相信他們不會如此妄為。

   在野黨言之鑿鑿

      國家安全局高高在上,是情治單位龍頭,對違法監聽的勾當,是否鞭長莫及,管不上這一段,不得而知,但在野黨立委對違法監聽出自這個單位的批評,則不時傳出,安全局首長也曾經受邀列席立法院,就違法監聽一事,一再否認其事,但言者諄諄,聽者藐藐,執政團隊說沒有,在野人士則一口咬定,確有其事,始終無法獲得一致共識。

       事實上,從兩岸三通後,兩岸交流頻頻,大部份不足為人道的事實早就公開了,因此,安全單位對大陸的情蒐已沒有過去的積極,當然,如涉及軍事方面的情蒐,雙方仍然在爾虞我詐中,各搞各的神通,而有關對岸高層政治動態,由於大陸始終高深莫測,列為積極高度秘密,我們的情治人員自然當仁不讓,全力施為,近來台商因情搜而為對方破獲入獄事件,不時傳出,也就始料可及。

       而在早年我們自家人幹起了違法監聽,只是為了在政爭中透過主流方便,獲得對手動向以及應變措施,在國民黨內李前總統時,便成為非主流派全力攻擊話題,當年政爭雙方交手,監聽作為,早就見怪不怪,當然,隨著政爭已平息,但取而代之的,則是藍綠二方的對峙,綠營一味咬定藍營藉權監聽之便,掌握他們陣營內情資,始終不停。

    違法勾當 法治不容

      綠營不相信執政黨口口聲聲強調,早就對監聽此道不行久矣,但他們仍然深信不疑,可見,無風不起浪,因此,這個濫用監聽作為,任何一個在野黨都一口咬定無可避免,當年綠營執政八年,在野的藍營還不是對監聽一事一再質疑對手不上道,所謂「卅年前看山,山不是山;如今看山,山又是山」,這個監聽事,往後還有得爭。

       至於,前面提到的某劉姓情治人員對高雄一位新聞界領導人士搞這個違法監聽勾當,由於當事人一口咬定,對一再以維護人權至高論的執政團隊,儘管只是「太倉一粟」,如果是事實,就會是「一粒屎砸壞一鍋粥」,那就茲事體大了,固然「雕蟲小技」上不了台面,但情治官員利用監聽,以遂其取得情蒐,達成其個人邀功塞責之私,此風就不可長,值得有關方面重視,那位挺身就違法監聽而勇於揭發的新聞界人士,對新聞界也好,對社會關心違法監聽人事也罷,就會實現了古人「守得雲開望明月,公理正義終得見」,值得稱道。◎章無忌

 

 

add to Twitter add to Plurk add to FaceBook

新聞搜尋
Copyright by Toughguy.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