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錄
帳號:

密碼:

記住我



忘記密碼?

現在註冊!
好站相連
人氣634
tough-guy - 很角色週報76期 | 2012-12-14 06:16:37|

15版  備詢狀況外 答詢2266

         市府官員少根筋

 

 

   凡那比颱風搞到陳菊民調下滑,一副氣急敗壞的表情,察其原因,事先不做好防災演習,甚至不參加總統主持的防災視訊會議,果然上天懲罰驕傲的鬥雞;事後,高雄市政府團隊的表現竟然出現螺絲鬆掉,政務官不知如何善後的情形。檢討起來,高雄市受災民眾該埋怨的,為何陳菊幕僚內鬥,卻要他們受到懲罰。

   919水災後,陳菊競選辦公室就強調『必須認真做好復原工作』,同時默認災民的嗆聲而不辯解,態度低調到不談任何選舉話題,即使媒體於災後三天就公佈一份陳菊掉七趴的民調。

   預算3.1億許立明說31億元

    可是,高雄市政府團隊的表現,並沒有像競選辦公室一樣警覺到眼前的危機,雖然競選辦公室期待『救災做得好,就是翻轉時機』,但是當陳菊努力救災,甚至哽咽時候,研考會主委許立明竟然連排水防洪預算的確實數字都說錯。

    許立明在災後第二天,駁斥國民黨立委邱毅的批評,把3.1億元的預算,說成31億元,發覺錯誤後,只好硬拗自己『一向對數字沒有概念』,結果越描越黑,因為研考會就是要有數字觀念好,而且要正確的本事,才能從一堆數字中提出施政方向參考,現在的解釋只有兩種可能,一是故意把自己搞成像小丑,形容自己笨以求下台階;另一種可能性,就是的確才幹不足,面對嚴重災情,慌了手腳,才隨便說說。

    但是,從許立明叩應電視政論節目的表現,又不必奇怪他『沒有數字觀念』,許立明現在最出名的叩應談話,就是『荷花、蓮花』都傻傻分不清楚,所以金獅湖不清淤也就不值得大驚小怪,因為研考會可能連甚麼是清淤,都不知道。

   更荒唐的事情,就是當中央公佈天災死亡救助標準後,社會局長蘇麗瓊的數字竟然與中央步調不一致,甚至在明知高屏兩縣依照中央標準公佈一百萬元時,蘇麗瓊仍然拍胸脯強辯,而研考會主委許立明竟然不從資料中找答案,盲目相信蘇麗瓊,結果是鬧出一堆笑話。

    民政局報災情竟有兩個版本

    兩位重要政務官的表現,當然會讓外界開始產生『市府團隊螺絲鬆懈』的聯想。

    陳菊讓這螺絲鬆懈,主因是市長在緊要關頭「打盹」。在災後第二天,許立明根據民政系統呈報,斬釘截鐵表示高雄市受災戶高達24000戶,救助金額需要8.4億元,但是颱風過後5天,民政局及區公所完成申請調查表的實際受災戶才1200戶,究竟當初提報的數字是如何估算?還是民政人員慢吞吞,至今才實地勘查了1200戶?

   但是,民政系統估算災情與實地勘災,竟然出現兩個版本,市府團隊絲毫不以為意,卻曾經警覺到舉辦活動會成為國民黨議員批評的箭靶,因此一度要停辦左營萬年季活動,辦萬年季經費早已經花出去了,不辦浪費錢,辦了還是浪費錢,這個萬年季活動對淹水的左營災區能浥注多少經濟活力,錢進了那些人口袋,不想可知,因為絕不會進災民的口袋。

    在救災期間,陳菊遭到的嗆聲,以萬箭穿心來形容都不為過,但是負責市政宣導的觀光局還在扯後腿。

    睡覺竟能換雨衣雨鞋

    災後重生,國民黨議員質疑陳菊在颱風當天下午2點到5點期間,不坐鎮應變中心指揮防災、救災,還為市長選舉拜訪樁腳,按照以前陳菊身邊心腹的表現,早就回應的讓對方啞口無言,但是觀光局竟然提出一份錯誤的行程資料,解釋陳菊在那一段時間,是在高雄市區內坐車勘查災情,結果讓國民黨議員緊咬『陳菊為何在919當天有兩套行程版本?』。

    接著,在回應政論節目質疑陳菊的市長行程時,還是沒有說清楚,反而提出『換雨衣雨鞋』的說謊說詞,又讓國民黨議員逮到『換雨衣雨鞋需要三小時嗎?』的質疑,讓民眾對陳菊產生『為何要說謊?』的反感,也證明觀光局不但對陳菊沒有幫助,而且是在提油救火。

    二軍坐鎮市府六神無主

   高雄市政府還有新聞處時,一向由新聞處長陪同市長勘災,但是新聞處併入觀光局後,在陳菊身旁,竟然看不見觀光局長林崑山的身影,就連需要向媒體說明的救災過程,也是由研考會主委許立明代打,而不是主管市政宣導業務的觀光局長林崑山,於是又留下『親信包圍市長,以致下情無法上達』的話柄。

    所有的亂象,讓綠營擔憂影響到選情,也警覺到『為了市長選舉,讓一軍的幕僚辭去市府職務而到競選辦公室的決定』可能是錯的。

   民進黨人士指出,陳菊既然擁有執政優勢,就應該首先固本,也就是應該由一軍的幕僚推動市政,而不應由二軍坐鎮市政府,結果無法協調政務官做出最好的救災決策。府會特搜記者/劉樺

 

 

add to Twitter add to Plurk add to FaceBook

新聞搜尋
Copyright by Toughguy.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