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錄
帳號:

密碼:

記住我



忘記密碼?

現在註冊!
好站相連

司改是大戲或兒戲?

  蔡英文在搞什麼?

    從去年十一月下旬總統府召開第一次籌備委員會 議,歷經八個多月時間,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終 於在今年八月十二日舉行「總結會議」,蔡英文總統 有始有終,全程親自出席總結會議,帶點調侃的自我 表揚,「當總統很少做筆記,這次是記得最完整的一 次。」

   不過,總結會議的幾個場景,卻無可避免地凸顯這 場司改「大戲」,終究難脫「兒戲」的下場,當蔡英 文不由自主地脫口而出,「你們在搞什麼?」的時候, 司改國是委員們都成了這場大戲或兒戲的龍套。

   蔡英文:你們在搞什麼?

   沒錯!第一個場景就是蔡英文為最高法院法官遴選 程序的表決,在分組會議中,有關最高法院法官由總 統任命引發總統擴權爭議,委員陳俊宏和林孟皇分別 提出修正提案,基本上都是由司法院提出應任名額的 二倍人選,並經由法官遴選委員會遴選後提報總統任 命,精神都是讓總統的任命成為形式,差別在遴選委 員會的組成,後者除了司法專業人士外,還要有由立 法院推舉立委之外的學者和社會公正人士。

   兩案在第一次表決時都沒過半

   這兩案在第一次表決時都沒過半(五十一票),蔡 英文忍不住說,「(陳俊宏案)贊成票只有四十四 票,你們在搞什麼?要不要再表決一次?」再表決一 次,林孟皇案只有二十五票,蔡英文說,「那你們打 算怎麼辦?」她提議再表決一次,認為需要修正第二 分組意見的獲得六十一票通過,她建議以陳案為主, 林案列為處理參考,獲得六十六票通過。蔡英文又忍 不住說了一句話,「這不是我剛剛第一次要你們表決 的情形嗎,你們又繞了一大圈,好啦,我想這個案子 過了」。

   法官任命引發總統擴權疑慮

   這個場景的可笑在於第二分組會議時,有關法官任 命引發總統擴權疑慮,當時即已經有修正意見,分組 會議卻無法處理,是議事規則的問題?還是分組委員 拍了總統馬屁就不想再撤回?

   蔡英文換了表決內容

    到了總結會議,陳案林案都沒過半,照說,這兩 個修正提案就報廢了,可偏不,蔡英文繼續表決, 最妙的是,她不是表決兩個提案,而是自己換了表 決內容,先問要不要修正,再把兩案二合一,形同 變成一個新的提案,案子是過了,但到底是過了陳 案還是林案?這算是總統的「臨時動議」嗎?如果 是其他委員有此一議,能表決嗎? 總統有權能臨時提案,委員無力只能受命表決,最 反諷的是,在「司法改革」的國是會議裡,因為蔡 英文的總統身份,都能改變或不受議事規則的框限, 舉座從司法院長到眾多曾任法官、現任法官、檢察 官、律師、乃至學者專家,都欣然景從,不以為怪, 唯總統之命的司改還能稱得上是改革嗎?

   委員除名否 總統說了算

    蔡英文改變的還不只是議事規則,分組會議中為了 檢察官「地位」問題,引發審檢之爭,過程中,還 出現兩位委員公開聲明退出司改國是會議,造成第 三分組表決門檻的變動,不知該不該納入總結會議, 對此,委員之一的張娟芬特別在會中提出要確認對 外聲明退出的委員「已被除名」,她強調,「這不 只牽涉到兩人的身份,而是委員有沒有認真看待這 個會議,不是如兒戲般,跳出來,又跳出去。」會 中也有不少委員呼應張娟芬的主張。

   退出或慰留都是「透過媒體」

    結果,會議副執行秘書林峯正的說法是,從媒體看 到他們退出,但沒實際收到退出聲明,而他也「透過 媒體」慰留。堂堂國是會議,不論是要退出或慰留, 都是「透過媒體」,還能不兒戲嗎?不僅此,又是 蔡英文「裁決」了爭議,她說,「對國是會議採正 面支持,都歡迎。」那對國是會議有不同意見呢? 總統就不歡迎了?所以會議博採眾議只能是「正面 支持」?兩位委員退出後降低門檻凡十票通過的提 案─得對不當起訴、不起訴的檢察官移送評鑑,她 又「裁示通過」,對退出後又重回總結會議的委員, 同樣經她「裁示」:「我們歡迎你,今天還是委員」。

   一律總統說了算

    簡單講,從委員身份到提案通過門檻,一律總統 說了算,基本連討論程序都免了。此案不大,卻彰 顯總統權力很大,委員們對總統權力顯然都「正面 支持」。

   陪審參審沒結論 國民法官先上陣

    蔡英文總結講話時,特別提出五大重點,包括會 親自緊盯司改進度;會做好院際協調工作;會請司法、 行政兩院加大改革力道和速度,不必修法的事項盡 快提出可行方案,行政院也要建立跨部會分工與協 調的機制;會請司法、行政兩院每半年就改革進度 提出報告;涉及國會部會,會請相關部門儘速安排 向立法院提出報告…。

   許宗力創出「國民法官」

    看起來,蔡英文極有心掌握司法改革的節奏,總結 會議沒有做成結論的人民參審制或陪審制,蔡英文 也說,不論是陪審或參審,「現行制度一定要改!」 不知是否緣於總統的急切,司法院長許宗力卻在會 議後即表明,司法院年底就會提出修法案,讓「國 民法官」早日走入法庭,最神妙的是,因為陪審和 參審在分組會議中意見膠著,許宗力創出「國民法 官」,避開陪審或參審之爭,問題是:「國民法官」 到底是什麼?在審判過程中到底有多少「判決的法 律效力」?重點不還是應該在陪審與參審的實質內 涵嗎?「國民法官」經過司法改革國是會議討論嗎? 後,蔡英文五大總結重點之一是,她將請前大法官 林子儀召集一個諮詢小組,「將民間對司改的監督 意見,定期向她報告」,協助掌握各界看去。這個 諮詢小組有經過會議討論嗎?是正式編組、是體制 內黑機關、還是「司法圈友人正面支持」之非正式 組合?定期向總統報告是要讓前大法官做「輿情搜 集」嗎?還是要讓林子儀監督許宗力?還是以會養 會?

   這樣的司改國是會議

   最高行政法院庭長吳東都曾經為文盛讚美國法官 暫停執行川普的移民禁令,司法的公信力、國家的 法治水準就在於「司法對行政的無情」,這才是偉 大法治國家的象徵!回頭看看,無法對權力者說 「不」,大小結論都得仰承總統裁示,這樣的司改 國是會議,到底是改革?還是兒戲?◎柳信富

add to Twitter add to Plurk add to FaceBook

新聞搜尋
Copyright by Toughguy.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