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錄
帳號:

密碼:

記住我



忘記密碼?

現在註冊!
好站相連

15版  見獵心喜  上演茶壺內的風暴
            洪平朗擔心被錄音?  不願向環保局查證


 

  如果只閱讀廠商檢舉信,一定相信蕭裕正涉嫌貪污,至少也是圖利他人的罪嫌,呂東穎及他的公司是很無辜的受害者,但是如果洪平朗接到檢舉信後深入查證,就會發覺原來的犯罪嫌疑人竟然是呂東穎及他利用的人頭公司。

   由於最低價的暐新企業公司必須說明投標價格低於底標八成的原因,結果在開標後五天,主動向環保局表達放棄得標,理由是算錯成本,接著又在第二天表示無法取得布料,所以放棄得標資格。暐新企業一連串動作啟人疑竇,於是環保局要求詳細說明成本計算資料,結果暐新公司的答覆,竟然是要環保局聯絡呂東穎,這時,環保局終於發現暐新企業的成本計算資料竟然是由呂東穎的公司提供,說白話一點,就是暐新企業與呂東穎的公司涉嫌圍標,明顯違反採購法第五十條第一項五款規定的『不同標廠商間之投標文件內容有重大關聯者』。在政風人員確認後,環保局認為兩家公司蓄意低報價格,取得最低標資格後,於保留決標期間,以不合理的說明,企圖讓環保局最後決標給次低標的廠商,以便牟取一百四十四萬元的差價,所以才依照採購法第五十條第三項規定,取消兩家廠商承購資格。


     兩家廠商涉及圍標


  其實兩家廠商受到的懲罰,不只是取消得標資格,甚至還是偷雞不著賖把米,不但被環保局沒收兩家公司各四十七萬五千元的押標金,而且還被移送高雄檢察署偵辦涉及圍標的行為。
  負責偵辦兩家公司的檢察官,就是最近捲入地勇案的王啟明,雖然在九十八年八月十四日裁決緩起訴,可是被告呂天償被罰款五萬元,呂東穎所屬的公司,以及涉嫌串通圍標的暐新公司與負責人黃新郡各被罰三萬元。
  雖然兩家公司是由司法程序認定違反採購法,但是仍然祭出檢舉信給洪平朗,但是弔詭之處,就是在檢舉信中要求隱匿其名,如果洪平朗稍有智慧,應該察覺其中不妥之處,即使沒有警覺,也應該向環保局求證檢舉信的真實性,可是洪平朗並沒有謹慎處理,反而企圖以檢舉信佐證他之前的質詢真實性,不過卻是烏龍爆料。


    未察覺檢舉信不可靠


  依據高雄檢察署的緩起訴書,認定暐新公司及負責人黃新郡同意出借名義,由對方製作招標投標及契約文件,而且檢察官也查出檢舉信的呂東穎是呂天償的兒子,當初就是由呂東穎的二信合作社光華分社帳戶,匯款四十七萬五千元給呂天償,再由呂天償開出一銀七賢分行的支票給暐新公司作為投標的押標金,所有資料在環保局都保存在案,洪平朗只要索取就會察覺檢舉信不可靠,但是洪平朗為何沒有如此做?
  民進黨的黨內選舉,曾經爆發中執委洪智坤炮打黃賭毒,洪平朗也受到波及,因此反擊,當時原先冷眼旁觀的蕭裕正卻跳出來力挺洪智坤,從此讓洪平朗與蕭裕正結下樑子,但是蕭裕正卻不願意懷疑洪平朗在公報私仇,認為應該廠商損失慘重後的刻意報復,才會出現檢舉信。


    寧願搞烏龍掀波瀾


  洪平朗的烏龍爆料,其實不是第一位,據說,前高雄市議員王齡嬌早在三年前,就曾經替廠商出頭,結果王齡嬌當時言詞火爆,環保局承辦員為求自保,向政風人員求助,據說還留下雙方談話的錄音證據,因此,洪平朗寧願搞烏龍,不願向環保局查證,難道是擔心被錄音?  ◎本報記者:喬偉
 

add to Twitter add to Plurk add to FaceBook

新聞搜尋
Copyright by Toughguy.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