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錄
帳號:

密碼:

記住我



忘記密碼?

現在註冊!
好站相連

2版 誰在消費阿扁?
       高市議會藍綠角力  檯面下喬門檻  兩黨團政治算計
 

  

  阿扁保外就醫的話題,導致民進黨議會黨團內亂,不過在個人利益的考慮下,當初痛斥黨團總召洪平朗的人士,已經不再慷慨激昂,相反的,私下請求洪平朗幫忙的聲音不斷,目前,拿議員職位當賭注的蕭永達,就是其中之一。

 從阿扁保外就醫的事情開始在議會燃燒,副議長蔡昌達率先慷慨激昂拍桌痛斥黨團總召洪平朗,就出現黨團內亂的跡象。蔡昌達何以如此激動?原因在於地勇案導致他以三百萬元交保後,曾經尋求黨團奧援,甚至自擬新聞稿,要以黨團名義發表聲明,可是其他民進黨議員認為不妥,以需要召開黨團會議討論為由杯葛蔡昌達,只好改由總召洪平朗以個人名義表示聲援,不料卻引起蔡昌達不滿,藉著阿扁議題炮打洪平朗,給外界留下民進黨內亂的印象。
    不過,事後蔡昌達已經私下向洪平朗示好,據說還擺桌請吃飯,才平息風波。

    蕭永達尋方設法要解套


  至於蕭永達以議員席次當賭注,似乎也要尋求解套,雖然明知保外就醫提案必須在議會大會通過,卻企圖偷渡,想在部門議程中蒙混過關,當天還希望能夠向議長許崑源動之以情,悲情的陳訴自己拿著議員職務嗆聲後,老婆開始擔心以後沒有工作,小孩煩惱沒錢花,甚至還打出媽媽牌,訴說他的母親身體不好,但是因為阿扁的事情實在與市政無關,即使悲情訴求也沒用。
    軟硬招式都無效,蕭永達於是私下找洪平朗商議化解的招數,甚至又到議長室,再向議長許崑源陳述自己的無奈。
    雖然事不關己,可是洪平朗還是私下幫著遊說議長,甚至,許崑源也可惜蕭永達是老實人,同意一起研究替蕭永達解套的方法。
    據說,解套的方案包括:一是希望議長許崑源能夠同意將阿扁保外就醫的議員提案,通過交付委員會討論,就可向外解釋為『議會已經通過保外就醫提案』;或者,第二個解套方法,就是將保外就醫改為戒護就醫,讓藍綠雙方都有下台階。


     兩方法都有瑕疵

  
    但是兩個解套方法都有疑問。首先,即使通過將市政無關的提案交付給委員會討論,議長許崑源就質問『要將提案交給哪個委員會審查?因為完全與市政無關』,更何況,議長許崑源仍然堅持不能由議會討論阿扁的保外就醫,因為,一來是名不正,二來是地方議會根本無權過問監獄的行政,如果提出呼籲,但是法務部置之不理,簡直是自討沒趣,許崑源就以『自打嘴巴』來形容,表明不願意做『讓議會沒有面子』的事情。最重要的是,蕭永達前倨後恭,雖然以低姿態找洪平朗解套,但是仍然堅持在十月底前一定要通過,即使交付委員會審查提案,都不算是『通過』。
  第一個解套方法碰壁,據說願意幫助民進黨的議員才提出第二個解套方案,建議將保外就醫改為戒護就醫,結果議長許崑源認為可行,但是堅持提案的謝系議員陳信瑜卻不同意,甚至,已經靠向陳菊的前扁系議員周玲妏表態支持陳信瑜,堅持要在十月底的議會大會採取表決。
  為了表示民進黨團遵照黨中央指示,很願意通過保外就醫的呼籲,黨團於是成立協調小組,希望由協調小組拜會其他黨派的黨團尋求共識。                                                                                                                            (文轉3版)

     

add to Twitter add to Plurk add to FaceBook

新聞搜尋
Copyright by Toughguy.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