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錄
帳號:

密碼:

記住我



忘記密碼?

現在註冊!
好站相連

10版 高雄之春 越夜愈美麗

      華燈初上鶯鶯燕燕  國內外尋芳客趨之若騖

  早期農業時代,高雄常傳出有「田僑」提著「加誌」,內裝著百元紙鈔在華燈初上時包下酒家舞廳,因為那時候沒有現在的酒店,也沒有卡拉OK、泰國浴、護膚店…等風月場所,因此,酒家舞廳是最常去的「茶店」。隨著高雄的經濟發展,從中山路的瑞城舞廳、新田路的雪麗舞廳、四維路口的金巴黎舞廳、中華路的大帝國舞廳、七賢路的華納大舞廳,都分布在新興、前金與苓雅區。

  瑞城舞廳毀於大火其中瑞城舞廳在2004年0204中午因一場大火而付之一炬。曾經在五○年代盛極一時,並列高雄四大舞場之一的瑞城大舞廳付之一炬,警界聞之百感交集,因為瑞城舞廳在全盛時期與警方關係很不錯,後來卻因沒落改成搖頭店,槍擊、械鬥事件不斷,反變成警方的頭痛目標。一名中階警官說,不少警界人士都曾在此流連忘返,不過最有趣的是,現任保四總隊副總隊長的杜仁德,在當新興分局長時,曾帶隊臨檢,因他長得帥,加上舞技好,有舞小姐慕名送花到分局長室來,後來探聽出花是來自瑞城大舞廳,這起趣談,迄今還被津津樂道。資深陳姓偵查員則說,瑞城大舞廳與警界關係早不如前,尤其是七○年代地下舞廳興起,生意更是一落千丈,幾度面臨關門的命運,後來改變經營型態,轉以「茶舞」方式經營,但也是勉強維持。當時轄區五福二路派出所主管邱春賢表示:「約在三年前,瑞城大舞廳改為PUB,常有青少年在這裡嗑藥搖頭,不時傳出打架滋事,甚至是槍擊事件,讓我們很頭痛,如今被燒掉,雖業者損失慘重,但卻給我們省下不少麻煩。」 
 
   
 雪麗舞廳無預警關門

  其次是雪麗舞廳。在2011年的農曆初五營業後就關門至今,據說是老闆娘林依芳病死後,有兩派人馬爭奪經營權,當時除了楊雙伍這派人馬,還有另一個在高雄前鎮漁港非常有實力、綽號「黑肚輝」的胡阿輝,也想爭奪雪麗的經營權。胡阿輝得悉林依芳死後舞廳租金未清,地主不願讓舞廳繼續營業,拿出一千萬元給地主,付清所欠租金。「黑肚輝打的算盤,是想以小博大,用區區一千萬元來吃下舞廳的經營權;沒想到螳螂捕蟬、黃雀在後,雙伍仔早就布好局了。」胡阿輝原想拿出這一千萬元,就派兒子入駐舞廳接掌經營權,但立刻被楊雙伍的人馬趕走。胡阿輝的兒子想要控告對手,卻得直接面對藍士倫經營權讓度給楊雙伍這個事實。胡阿輝原想一搏,卻在座車遭一名楊姓少年持槍連開十八槍狙擊後,嚇得趕緊退出競爭。
  楊雙伍正式取得雪麗舞廳經營權後,指派手下蔡信德帶人進駐舞廳,掌控所有事宜,為了重新與其他舞廳競爭,新的經營團體首先打出降價策略。曾在金芭黎上班的前雪麗舞廳大班小包抱怨,店家削價競爭,影響到幹部、小姐收入,未見其利,反受其害。「其實雙伍來接以後,店裡的生意就一直沒起來,伊派來的人,雖然是很認真在做,但是一直抓不到重點。」阿美姊指出,做這一行生意的,小姐和大班間都有一套遊戲規則,帶人要帶心,店家如果沒辦法掌控大班的心,讓大班替店家賣力時,訂再多的管理規則都沒用。接著,店家又想出在舞廳裡搞秀場,企圖用秀場藝人的名氣,來帶動舞廳人氣。舞廳結合秀場的想法,沒幾個月就搞不下去了。「愛去舞廳玩的客人,就是愛跳舞,你在舞池裡搞秀場,舞客坐在旁邊發呆一、二個小時沒法跳舞,誰還會再來呀!」原本是雪麗老客戶的許董,後來也受不了雪麗轉型,改到別家舞廳。楊雙伍主持的雪麗舞廳,在歷經這幾波轉型計畫失敗後,只得回到本業上;但店內幹部、小姐已被折磨得不堪其擾,小姐、客人大量流失,種下舞廳關門的主因。

    不只是舞廳  多角化經營

  目前各大舞廳收費各有不同,每人茶資平均100至150元,酒類另計。有坐檯分茶舞及晚舞消費兩種,茶舞小姐坐檯費每節30分鐘350元、每鐘點60分鐘700元,小姐如果願意和客人出場,採現場議價方式,平均價位在3千元以上。其中華納大舞廳多角經營,打出「華納不只是舞廳」,還經營摩鐵,可說是肥水不落外人田,金巴黎大舞廳也兼營KTV,當然在經濟不景氣中不無小補,不管經營手法如何,能讓「火山孝子」天天來捧場、消費,這是業者與小姐的手腕,不管是搞大班進駐送花籃、門前小弟每晚拜豬八戒神…,無非都是求生意興隆,但先決條件就是小姐必須年輕貌美。                                  (文轉11版)

add to Twitter add to Plurk add to FaceBook

新聞搜尋
Copyright by Toughguy.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