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錄
帳號:

密碼:

記住我



忘記密碼?

現在註冊!
好站相連

鄭重推荐你會看到你所不知的秘密

   真實瞭解美麗島、台獨與共產黨

 

    民進黨主席許信良赴日會史明

     所以前些日子,許信良一當選民進黨 主席,馬上就到日本去。許信良的說 法是去看他父親,我的看法不同,也許 我有做情報工作的背景,我認為他是和 史明聯繫,他要了解中共對台獨究竟是 什麼看法。 又因為他請示了史明以後,回來跟民 進黨幹部講,他怕他們不相信,所以馬 上又派張俊宏去。張俊宏一定要去,什 麼道理呢? 因為他至少可以給許信良做個見證。 再說大家都曉得許信良過去拿過史明的 錢,在美國辦雜誌,因為有這項前科, 要轉達答史明的話,人家就不太相信, 所以他必須請張俊宏去日本,替他 做個見證。

   中共對台獨下了很多工夫

   早年留學日本早稻田大學的史 明獨立台灣會的創辦人史明。 史明這個人不簡單,他擅長 組織工作,有整套的周詳計 畫。我覺得今後台灣發展 的關鍵在於中共對台灣的 基本態度,也因此,我很 想知道史明跟許信良、 張俊宏說了些什麼? 中共對台獨下了很 多工夫,台獨聯盟和台 灣同鄉會每年夏天、冬 天在美國各地舉辦夏令 營、冬令營,目的是怕 下一代的子女受美國教 育長大,把台灣的印 像都給忘掉了。講授的內 容就是台灣的歷史、政治、 社會,並灌輸台獨的觀念。 對這類活動,中共駐美大使館都派人 參加,必要時還出資贊助。大致說來, 美東的活動在費城舉行,由中共駐華盛 頓大使館派人參加;美西的活動則在西 部舉行,由中共駐舊金山的總領事館派 人參加。中共也經常藉著各項名義舉行 電影晚會,放電影給旅居美國的台灣同 胞觀賞。……

   中共經常連繫郭雨新

   再說一個小故事,宜蘭選出 的國大代表郭雨新客居華盛頓 時,政府很希望他回來,就 請沈君山和紀政兩人去看 他,約好時間、地點後, 郭雨新又通知中共大使 館,中共也派兩人同時去。 中共是經常和他連繫,他之所以沒到大陸去,是 由於他要一個部長級職務,中共沒有答應他,只允 許給他像政協委員這類的職務,所以到大陸的事就 此擱下來。

   中共想網羅旅居海外的台灣異議人士

   當天他故意把中共人員拉了去,意思就是說:你 國民黨要拉我,共產黨也要拉我呀! 且我去大陸至 少有個部長級的職務可以做! 結果當天沒有談什 麼。(中共人員在那兒,我們的人員也在那兒,怎 麼談法呢?)第二年,郭雨新就病逝異鄉。 從這個例子來看,中共對旅居海外的台灣異議人 士都想加以網羅。又如現任中共對台辦的蔡子民處 長,是在二二八事件後逃出去的,後來被中共拉攏, 由於他日文不錯,中共派他到駐日大使館服務,專 門做台灣旅日人士的工作。

   中共如對台動武宣稱是內政問題

   至於說中共對台動武一事,我的看法是這樣:世 界各國,除了美國和奧地利之外,與中共關係正常 化時,均載明四項條件: 1. 北平是唯一的合法政府,2. 台灣問題是中國內 部問題,3. 互不干涉內政,4. 加強經濟文化交流。 中共握有前三項有利的籌碼,將來他如果對台動武, 他對外宣稱這是我們內政問題。 全世界有一百多個國家不能表示任何意見,因為 當初關係正常化時,雙方已同意互不干涉內政,為 什麼現在干涉我們的內政? 為了處理台灣問題,中 吅 共事先佈署的棋子已相當明顯。

   美國對台灣問題耍滑頭

   對於台灣問題,美國耍了一些滑頭。美國受國務 院一批官員的台灣地位未定論影響;再加上中共說 台灣是中國大陸的一部分,台灣當局也說大陸是中 華民國政府的一部分; 因此美國在與中共關係正常化時,不說同意或不 同意,而用Acknowledge 這個字,意思是美國知道 了雙方的說法,我們沒意見。可見美國已經把自己 的關係空出來了。 在國際公法上有幾種戰爭是被允許的,一是敉平 內亂,另一是懲罰性戰爭,像這次波斯灣戰爭,就 是明顯的懲罰性戰爭,因為伊拉克侵略了科威特, 所以聯合國對它發動一種懲罰性的戰爭。 中共對這些觀念不但不糊塗,而且還運用得相當 高明。舉個例來說:中共和美國關係正常化之後, 鄧小平趁訪美之便,於記者會上說,越南現在的態 度愈來愈傲慢,我們要給他一個懲罰。

   鄧小平發動對越南的戰爭

   等鄧小平回到北平後,第十天左右,中共就發動 對越南的戰爭。稍有軍事基礎的人都曉得,準備那 麼大規模的戰爭,至少不會少於十個月,因為必須 以這麼長的時間,才能把部隊及各項裝備集中妥當, 要不然怎麼能夠打仗? 所以中共老早就準備好了。 鄧小平只不過是宣布這件事而已,他的目的不僅逃 避國際間指責中共侵略鄰邦,反而振振有詞的說中共 不是侵略,而是發動自衛還擊的懲罰性戰爭。 我們翻閱英文資料可知,清末的八國聯軍,西方人 相當可惡,他們也稱這是懲罰性戰爭。 中共可以對台動武,可是他不打。因為軍事作戰 中有一種行動叫示威行動(Demonstration),中共 只要宣布台灣海峽是作戰地區,任何飛機、船隻進 入這個地區,要對自己的安全負責。在這種情況下, 外國的船隻、飛機都不肯來了。

   中共戰機飛抵台灣上空只要六分鐘

   再者,中共的戰鬥機從起飛到飛抵台灣上空只要六 分鐘,我們的規定是超過中線才拉警報,他只要稍 微飛出一點點, 我們拉不拉警報? 如果拉警報,大 家躲警報。中共搞 個幾次,我們經貿活動無法進行,有錢人紛紛往外 跑。那時候中共和我們談條件,我們跟他談還是不 談? 接受他的條件還是不接受? 如果我們說這種條件不 能接受,但民眾卻說可以接受,又該如何?因為民 眾不希望他們的房子被炸,辛苦賺來的錢化為烏有, 他們有保全家當的心理。

   要怎麼讓中共沒有機會可乘

   也許我們跟他說,不要想這些啦,共產黨一來, 這些東西都成為共產黨的啦! 中共卻說台灣的經濟 形態、生活方式不干擾,我只要取得台灣的宗主權、 警察權、指揮軍隊權,此時不論國民黨或反對黨肯不 肯接受,但老百姓說可以,怎麼辦呢? 所以,我總覺得我們現在的問題在於要怎麼樣讓中 共沒有機會可乘,也就是說不能給中共看到我們的政 治混亂、社會不安、人心浮動。我們應該確確實實的 從事自己的工作。◎ 作 者 :汪敬煦

add to Twitter add to Plurk add to FaceBook

新聞搜尋
Copyright by Toughguy.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