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錄
帳號:

密碼:

記住我



忘記密碼?

現在註冊!
好站相連

4版 不回應人民拼經濟  卻搞小圈圈大風吹

       馬皇  : 我已連任 你奈我何

 

  馬英九政府這次的人事大搬風,外界看得霧煞煞,  有識之士更以一缸陳年老酒,只是用新的瓶子,來個「新瓶裝舊酒」,根本一無是處,是人事任用上「最大敗筆」。

  人民在意的是拼經濟,寄望馬英九能夠「苦民所苦」,提出在改善經濟方面有「起死回生」的高手,但馬英九卻完全不理會,但憑他個人喜惡,人民寄望他走上拚好經濟的坦途,它卻走上與救經濟無關係的死胡同,這次的人事調動,不過是在他伸手可及的「小圈圈」中更動,人民說東,他卻做西,到了這個田地,小百姓要對馬政府有所期待,大概可以「死心」了。
  究竟馬政府在想甚麼?他真的懂甚麼是拼經濟嗎?沒有人知道,但從這次的人事搬風中,不過是圍在馬英九周遭人馬搬動,如下棋子似的,這個不在那裏,那一個搬到這邊,更動了半天,就是那一批人而已,同樣的一小撮人,再從中搬動不同的位置而已。

   老狗玩不出新把戲

  就是那麼一回事,「舊酒換新瓶」,有人以「老狗玩不出新把戲」,批評馬英九的用人態度,沒有拼經濟,只是馬英九的「親信」在那幾個位置上搬動,其「用人唯親信」,已超脫古人信誓旦旦的「用人惟才」的思維,這種突如其來的搬風,恐怕藍營的支持者都要傻眼,敵對陣營更是大跳其腳,認為太離譜了,小百姓因此而深痛惡絕,但馬英九早就「無感」了,自然也懶得理會。
  當馬政府民調不支持度已快接近九成,對他的不滿更超過了八成,一個只剩十多趴支持度的總統,卻在人民仍然對他有切身之痛的期待,希望他振作起來,全力拼經濟之時,他給人民的「回應」,透過這次完全沒有章法的人事調動,大家這時該可以「恍然大悟」,他還是在「好官我自為之」,他仍然在「一意孤行」在我行我素。
馬英九這次的人事調動,完全在玩他自己「高興」就可以的老把戲,支持者也好,反對陣營的叫囂也罷,都一邊涼快去,一派「只要我高興,有什麼不可以」,這位剛連任的總統,是多麼的「孤傲」,明知人民叫苦連天,他完全不加理會,支持度已經掉到空前最低門檻,對他來說,那只是數字上的玩意兒,既使支持度落到「零」,他依舊高高在上,總統照幹,誰能奈他何?


  該調的不動 不該調的卻動

  台灣經濟已經「沒救」了,應該擔負起經濟衰敗的內閣成員,那幾個只知油電「漲價」,卻罔顧漲價後會帶動萬物齊漲的財經官員,在這次內閣人事調動中,完全紋風不動,個個「老僧入定」,倒是一些無關經濟好壞的閣員,反而被調動了,這種「該調的不動,不該調的卻調動」,已道盡了馬政府的「用人唯親信」外,財經官員在他的心目中個個是「朕躬無罪,懷璧其罪」。
  在野黨這次大動干戈,向立法院提出倒閣案,他們明知不可為,根本倒不了閣,馬英九一聲令下,立法院龐大的「表決部隊」在黨紀下,一個勁兒反對到底,對這個倒閣案的提出,對在野陣營來說就是「項莊舞劍,志在沛公」,倒閣是手段,終其目標,不外乎給馬政府一個「警惕」,要拼經濟,不適任的財經首長此時不換更待何時?但馬英九無動於衷,他就是我行我素,就在倒閣提出前夕,亮出他手中的「底牌」,在野人士要動財經官員,他就是不理,反而提出舉國上下人們始料未及的更動名單,他反其道而行,除了足以反應改善經濟的重要性並不是最重要,讓親信個個「雨露均霑」,都佔好了好位置,人人有官當,才是他主政的「首要」他恣意所為,已不再遮遮掩掩。

   馬政府拼經濟玩假的

  這次的人事調動,說明白的,根本是馬英九的親信人人有份,然後按部就位「粉墨登場」,外界的觀感,什麼「歷史定位」,都是說說罷了,都是天馬行空,吹吹高調之風罷了。
  馬英九露了這麼一手,已可確認馬英九在今年爭取連任施政的高論,他連任後要為自己施政「歷史定位」,如今,這個歷史定位「俱往矣」,已被他丟棄了,而經濟一再惡化,民怨沸騰,如何拼經濟,改善經濟,也隨著他這次人事調動,讓把經濟搞砸的財經官員安然穩坐不動,證明馬政府拼經濟,是玩假的。                      (文轉5版)

add to Twitter add to Plurk add to FaceBook

新聞搜尋
Copyright by Toughguy.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