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錄
帳號:

密碼:

記住我



忘記密碼?

現在註冊!
好站相連

 

5版 金溥聰跳出來護駕

 「希望大家再給馬總統一點時間」 有權無責盡說風涼話

 

 

  所謂競選政見,指的是在四年任期,充其量如成功連任,也只有八年任期為實現目標,什麼「黃金十年」,難道在把人民當「肖」的不成,他的「民間好友」,那位幕後藏鏡人金溥聰先生前幾日跑到美國放言高論,「希望大家給馬總統一點時間」,他認為再給一點時間,馬總統會盡最大努力,說這種話的人,如非發高燒,就是腦筯有問題,人民都給他時間,也幹了五年,豈非這去五年是在「玩假」的,這位自稱「總統友人」的金某,外界對他在馬英九幕後,扮演的角色以及影響力,外界都知之甚詳,面對「無能的政府」,金某是否該出面提出一套「救經濟」,以及足以「平抑物價」,足可讓人民不會那麼痛苦過日子的辦法來。

  以馬政府過去的表現,別說再給他八年、十年,「牛牽到北京還是一頭牛」,是改變不了什麼的,金某應該「閉嘴」,他此時還「忝不知恥」,馬團隊已經叫台灣人民那麼痛苦了,却還出來說一些「無三肖路用」的風涼話。

  要知道,人民活在當下,已不可能再忍受「尸位素餐」的「無能」政客,馬政府在台上,享受「榮華富貴」的既得利益,當然,讓他把時間拖得更久,在人民與主政者形成對立,人民已經沒有時間再浪費、再期待下去,馬政府却由一個在台下「有權無責」的「友人」放言高論「再給他時間」,這種罔顧人民痛苦的日子,居然,還有此「厚顏無恥」的高調。

   馬政府仍然在「爛」 

  台灣經濟已爛到可以了,這麼重大問題,却是讓人民面對「無能」的主政團隊,一句「再給他時間」,敷衍塞責了事,當萬物齊漲,已經漲到叫人民痛苦不堪,人人叫苦連天之際,馬政府仍然在「爛」下去,中央政府的財政已經入不出,各地方政府又面對收入不足,補助減少,已難以在年度預算中力求平衡,為此,已經有人在「危言聳聽」,從明年度軍公教薪水不再調整中,預感到有那麼一:勞工朋友會領不到「勞保金」,健保會面臨難以為繼的後果。 

  而台灣出口繼續退,經濟也在繼續惡化中,有一點要給人民知道的是,去年政府全年收入是一兆六千七百多億元,但支出却高達一兆七千多億,光是這一年的負債便高達七百億元,而新年度更要舉債二千二百多億元,否則,難以平衡收支,政府財政的惡化,政府坦承目前長短期債務高達四兆九千多億,甚至,有人指出如包含隠性負債,可能破二十兆。 

   笨蛋,問題在經濟 

  當年,柯林頓競選總統時,面對爭取連任的老布希,而布希執政時的美國經濟惡化,他提出了那句迄今被推許為競選最具威力的文宣:「笨蛋,就是經濟問題」,在這兒對馬政府的治國無方,無力改善更加惡化的經濟問題,引柯林頓當年「當選」的最具威力語言,用在馬政府身上,「笨蛋,就是經濟問題」最貼切不了。                                             ◎本報記者:吳濤

  馬英九內憂外患

   外交無能、治國無方  罷免氛圍醞釀中

  台灣東北角海域風雲急,中、日、台對釣魚台列嶼均主張擁有主權;另一方面,島內民怨沸騰,對馬團隊施政不滿意度高達七成,馬英九第二任總統將滿四個月之際,陷入內憂外患。
日本正式將釣魚台列嶼收歸國有,曾是保釣青年的馬英九總統,由於日前剛到彭佳嶼宣誓釣魚台屬於台灣,因為籌碼用盡只能在外交上搞動作,召回駐日代表沈斯淳,並由外長楊進添約請日本駐台代表樽井澄夫表達抗議,而中國大陸卻派出2艘海監船前往釣魚台周邊海域,展現宣示主權的具體行動,台灣無疑在聲勢上已輸人一等,顯示出馬英九在處理國際事務上「無能」,馬團隊成員更是一無是處。馬英九連擺姿態的時間點拿捏都抓不準,在外交上已未戰先示弱。
外交不行,內政更是一塌糊塗。0910台灣指標民調公布最新民調,民眾對政治面的評價,55.8%民眾對總統馬英九不滿,對其施政不滿意度更高達近7成的69.6%,另外對陳揆施政不滿意的有54.1%,經濟部長施顏祥的不滿意度,則在12位行政院內閣首長中達到最高的42.4%,財經內閣完全失靈。
馬英九治國「沒半步」,用自己的錢很省,花國家的經費卻毫不手軟。世界經濟論壇(WEF)指出,台灣需鞏固財政,尤其要注意預算赤字,去年台灣預算赤字占國內生產毛額(GDP)約4.9%,全球排名第91;今年小幅改善,降至占4.3%,但相較於他國,仍有改善空間,而落至第100。
另據WEF報告,台灣總體政府債務占今年GDP40.8%,去年39.7%,以致總體政府債務占GDP百分比指標,台灣全球排名從去年的第71,退至第75。
當馬英九民調低迷時就消費關在監獄的陳水扁,但是當「敗家子」馬英九四年舉債卻高於扁朝八年,他就不敢拿來比,尤其是國內民眾生活痛苦指數創新高,物價飆漲、薪水倒退嚕,面對民怨沸騰他雙手一攤:進沒步、退無路,只好當起「馬老師」,甚至擺爛,在台北政壇已出現當馬英九任滿一年就發動罷免的氛圍,因為人民已無法再忍受他未來的三年多任期,雖然罷免他是一項「不可能的任務」。

                   ◎本報記者:向前走
 

 

6版 中油五輕  非關廠不可?
         全球經濟大衰退  台灣失業率飆高  要顧肚子還是拼環保  好難

   廿多年前,後勁居民掀起的五輕關廠問題,當年政府承諾的日期即將到來,民國一O四年關廠,屈指算來,也不過二、三年,轉瞬即屆,當年後勁居民為反對五輕流血流汗,付出多少血淚,罄竹難書,據悉,當年參與這場血淚交加的反五輕運動人士,將推出一本史蹟斑斑的紀念冊,藉以喚醒居民的記憶,這是一個值得肯定的作為。

  我們當然不可以「滿紙荒唐言,一把辛酸淚」看待這部史冊的推出,但追思過去,面對未來,五輕何去何從?是關廠抑或遷地為良?覓地重建或是留下部份,可以讓污染降到最低的廠房,繼續運作、生產?是遷廠後由所謂的「生態園區」取而代之,到現在各種論據不一,仍然無所是從,各有不同看法。


    25年前至今物換星移


  當年後勁居民的主張是力主「關廠」,在長期的抗爭下,才逼使當年前行政院長郝伯村不得不南下在後勁「留一宿」,最後做出了廿五年「關廠」承諾。一O四年關鍵的時間迄今只剩下短短二年多,由於時勢的演變,對後勁唯一的選項「關廠」,似乎已不是最妥善、面面俱到的做法,最近,包括石化業者,學有專精的學者,包括高雄當地民代,對關廠決定五輕去留,已有不同看法。
  事實上,後勁代表性人士當年提出「生態園區」的主張,似乎也因時光背景的變遷,出現其他看法。
  尤其,最近台灣經濟面臨嚴重考驗,經濟發展停滯,衍生的失業問題,人民對民生困境的沈重感受,後勁關廠造成的影響,已是滋事體大,「生態園區」更顯示其「曲高」,却在實際環境的每況愈下,有落入「和寡」的窠臼。
  而中油方面對五輕一O四年關廠的最後期限即將到來,如何因應,迄今未能提出更妥善的辦法或可行性替代方案,如果,關廠承諾已難改變,可是,只有遷廠而無其他辦法下,但大家瞭解的如何遷廠,新址迄今難覓,一O四年「最後期限」一到,則五輕就得「關廠」,而不是「遷廠」了。


     石化產業養活不少人


  事實上,眼前面對的五輕關廠問題,關鍵因素根本就是「經濟問題」,因為,早在三十多年前台灣在石油危機中,終於能安然渡過,經濟學者都不諱言,當年如非政府建立了後勁高雄煉油廠,才能進一步完成一套由下而上、一脈相傳的「石化產業鏈」,這是台灣發展經濟的動能,成就了「台灣經濟奇蹟」,難能可貴的產業結構,在這種情形下,石化產業能輕言放棄嗎?企業界人士為此而做出了嚴重的預測,果真如此,未來台灣經濟發展,一定會衰退到難以想像的後果。
  後勁與環保人士反對五輕,迫使政府承諾「關廠」,在此前反對人士他們更在台中逼走外人投資的杜邦,不久前,更迫使國光石化出走,石化業社會形象積弱不振,倍受責難,已成為「過街老鼠,人人喊打」,都是業者無可推卸的事實,如後勁五輕,空氣污染、公安事件不斷發生,對居民生命財產造成嚴重威脅,因此,後勁人士的堅持五輕非關廠不可,是承受了多少年的威脅,而中油對五輕「與鄰為壑」,却罔視如何妥善因應,做好一個「好鄰居」的起碼要求。(文轉7版)
 

7版 後勁人的記憶  難以抹煞
        石化業如要留在高雄  就得提出一套居民能接受的做法

   尤有甚者,從當年政府承諾一O四年關廠後迄今,中油對日益迫近的五輕關廠問題,顯然未加正視其嚴重性,過一天是一天,未能好好面對,這種因循茍且的表現,事實上,對問題解決與事無補,無可否認的事實,如五輕這麼龐大的石化廠區,要找一處足可遷地為良地址,台灣很小,前有杜邦、後有國光的前車之鑑,既使找到可行之地,但反對人士的虎視耽耽,尤其,藍綠對峙下,政治力一旦介入,問題更加複雜,已非中油處理得了,所以,面對五輕問題,中油也有難處,完全歸咎中油毫無作為,似乎強人所難。


    一個不可抺煞的事實是,凡事兩極化,在石化生產中尤其顯著,因為,大家理解的「污染概念」是一成不變,那就是, 有生產就有排放,有了排放必然會有污染,可是,人們對排放與污染的觀念,大都著墨在石化業,因此,學者們提出大家似乎應該針對石化在能源使用與排放密度,深入作更面面俱到的評估,有一個事實可供反對人士深思,以免「以偏概全」,舉一個例子:鋼鐵業造成的戴奧辛的排放,此外,IC產業對砷的排放,對居民身體健康造成的威害,不低於石化業,可是,鋼鐵業也好、IC業也罷,他們並未受到太多責難、抗爭,也未聞有所謂的「關廠」,造成「過街老鼠,人人喊打」的地步。


   
關廠衝擊地方經濟


 在地的高雄產業工會領導方面就指出,五輕因已過了廿五年「大限」非得關廠,那麼,在高雄石化業的其他工廠,超過廿五年的比比皆是,是否也該比照辦理?只關五輕,其它放一馬,這不是公平性問題,他們擔心的是一旦都關廠,地方經濟發展遭受衝擊,市民就業問題就是一個不可等閒視之大問題。
  高市產業工會提出美國底特律汽車工業面對蕭條時,受到危害的不僅是汽車產業勞工,而是整個城市,這個說法點出了如石化業不存在,對地方經濟發展的影響確是一針見血的看法。
  其實,台灣經濟發展的三大基柱,石化業居其一,其次是鋼鐵,再其次是IC業,產業界人士更指出,石化是內需型產業,台灣要發展不能沒有石化業,由此可知,石化業是國家經濟發展主要命脈之一,石化業者更誇言,石化業乃國家經濟發展的「火車頭」。
  上述種種對石化業的重要性,是不可否認,全都是事實,可是,長期以來大家對同是造成污染的鋼鐵、IC業等加以輕忽,却眾口鑠金,加以「定位」為高污染、高耗能的產業,造成社會負面形象,而多年佔據新聞版面最大的所有抗爭事件,十之八九都集進於石化業,從杜邦到國光,再從五輕「關廠」抗爭到近年新的污染對象的台塑麥寮石化廠,無一不是石化廠惹出的禍端。


   
石化業長期被污名化


  而更糟糕的是業者對長期被塑造為污染源,甚至被曲意醜化後,業者都未能全力設法改善,是業者的輕忽或是習慣的怠惰?都是值得大家省思、悉心檢討,因為,石化業被污名化,蓋有多年,業者責任最大,自是不爭事實,有人指出殯葬業者對居民心生畏懼,乃至排斥,但業者已經在如何提升形象,如以「生命禮儀師」美化從業人員,這種在軟體上的自我提升,形象改變,相對石化業者則加以漠視,社會觀感不佳,自是其來有自。
  五輕問題不可以「關廠」二字簡化,這是一個牽一髮而動全身的問題,可是,五輕存在長期對後勁居民的影響,則是鐵一般事實,居民流血流汗的「五輕抗爭史」,確是血淚斑斑,大家在感同身受之餘,除了肯定,還是肯定。
  可是,關廠一途是否非走到這一條路不可,有識之士最近提出不少建議,民進黨立委林岱樺指出,五輕不是要不要留的問題,而是居民到時會捨不得五輕走,這是一句頗具情感的內心話。


   
可以共存共榮   


  她認為石化業如要留在高雄,就得提出一套居民能接受的做法,如環境改善,尤其,在環保與經濟可兼顧的辦法,尤其,回饋金要用在對的地方,如改善公共建設,居民週邊環境改善,回饋制度非落實不可。
  前面已提出,石化對國家經濟發展扮演關鍵角色,雖然石化業製造污染,但日本、韓國本身跟我們一樣沒有能源,因此,也要發展石化,日、韓石化生產甚至高居全球前四名,由此可見,石化成為台灣經濟出口重要指標,可見一斑,政府相關部會不能再視若罔聞,對五輕「關廠大限」將屆,應早做妥善因應之道,有人提出五輕可留大部份,加以改善,減少污染,另行成立一家民營公司,讓後勁居民參與,這都是值得探討,留與不留,關與不關,「兩權相害,取其輕」,政府、中油、後勁居民是否有必要面對面深入檢討,取得共識。                                                                                           ◎本報記者:章無忌

8.9版 陸客零團費,國家形同自宮! 
       觀光局想玩殘台灣?
 

    台灣今年的經濟景氣已連續9個藍燈,雪上加霜的是GDP成長,從保4%修正到保2%,官方提出1.66%的預估,可見台灣經濟發展的困境似乎一觸即發。近日行政院觀光局提出今年國際來台觀光客有機會突破700萬,2016年預估將達到1000萬人次的願景。此一氛圍似乎與台灣現行的經濟熱度形成強烈的對比。

  眾所周知近年台灣大量的境外旅客成長,80%是2008年7月18日馬英九總統宣布開放陸客來台政策使然。根據觀光局的統計,陸客來台人數從最早的每日300人次,2012年平均每日已突破5,000人次,4年來累計來台陸客達405.6萬人次,今年上半年就有126萬人次來台,較去年同期成長52.44%,今年陸客來台人次可望突破200萬人次大關。台灣開放陸客來台,從團進團出發展到陸客自由行,陸客自由行,目前已開放了北京、上海、廈門、天津、重慶、南京、廣州、杭州、成都、濟南、西安、福州、深圳等13個城市。開放的區域已經包含了中國各區域主要具有特色之城市。市場愈是開放資訊的傳播相對就更廣泛,對於台灣的觀光品質已在陸客眼裡產生負面影響與衝擊。交通部觀光局此時不知檢討浮現出的危機,反而放出消息,擬取消最低團費限制,讓團費回歸市場機制;此消息一出,在大陸各網站及媒體上大力放送,站在第一線帶陸客的導遊,憑他們的知覺、感覺發現台灣觀光業好景難再續了,官員居然想的出來這種「以量制價」的蠢政策,觀光業那還有前途可言,最近在網路上,尤其在臉書上,一些導遊討論的非常熱烈,抨擊觀光局為衝陸客入台人數,完全違反旅遊市場機制,若真取消最低團費限制,那麼國家豈不形同「自宮」,馬總統居然還置若罔聞任無能官員惡搞、喪權辱國,台灣開放陸客來台觀光,恐怕真的要「鳴金收兵」提前打烊了!

     莫重蹈香港旅遊惡習

 眾所週知,「零團費」曾令香港旅遊業與內地遊客兩敗俱傷。「赴台遊」目前看來風平浪靜,但已暗潮湧動。台灣觀光局不知民間疾苦也就罷了,在油、電雙漲的當下,竟要反映「成本」大降價,將「赴台遊」團費從每人每天60美元擬「取消最低團費限制」。此話一出,目前一些「赴台遊」的標價早突破底線,有的低至30美元,甚至「零團費」,而交通部觀光局對市場亂象不管不問,認為今年有上看200萬人次的實力,所以旅行業者可以不必遵守每天每人60美元限制。此方案尚未實施,就已吹起劣幣驅逐良幣的歪風,逼得真正優質的旅行社關門謝客,削價競爭的劣質旅行社有些已祭出「零團費」的遊程,導遊被迫跟進,必須賣力解說、服務,拉進旅行業簽約的購物站購物,賺回扣彌補虧損,萬一整團購買力不佳,導遊勢必會面臨賺不到錢還要倒貼的窘境,試問這樣惡性循環的旅遊品質會長久嗎?

「零團費」是中國旅遊業的痼疾,觀光局明知此風不可長,卻還再陷入這個泥沼中。古有名訓「前車覆而後車不戒,是以後車覆也。」香港「零團費」糾紛前車之鑑不遠,觀光局不但未吸取教訓、防患未然,竟不知輕重的隨便發出「擬取消最低團費限制」的新聞。要知道台灣與香港不盡相同,兩岸的互信根基都還沒有打好,任何風吹草動都會被放大檢視。如果「赴台遊」發生諸如像香港導遊與遊客互毆之類的糾紛,我方即使是簡單引發口角,也可能被有心人操作成為政治話題,擴大成兩岸人民的萬般情仇。尤其購物糾紛屢見不鮮,陸客來台怕被當凱子削,又怕買到假貨,雖然這些風波不足以撼動兩岸關係的發展,但是案件多了,難保兩岸關係不生變?

    市場爛掉 口碑付之一炬

  目前,大陸遊客已不像剛開放時購買力強勁,尤其福建、廣東、重慶、江浙的團質愈來愈差,導遊每次進店都帶著苦瓜臉出來,屢見不鮮,一些司機辛苦七、八天只能搖頭說做「功德」。觀光局明知陸客遊台灣不再是封閉市場,大陸人從20-60歲幾乎都懂得上網玩QQ,也知道高額購物總有落幕時,但觀光局卻還要背道而馳大開「不受約制」之門,以降低團費來應因市場,線上導遊擔心這些腦殘官員,放任二流、三流、四流的旅行社以採購團或買團方式經營,恐怕陸客觀光市場會被「做爛掉」,到時將台灣辛苦建立的觀光、文化、美食、購物口碑付之一炬,遲早讓「台灣旅遊業」自食「香港旅遊業」的惡果。

   反對購物佣金補團費  忍辱負重為國效命 竟受非人待遇

    導遊揚言罷工抗議

 

   台灣的旅行社業者無不積極搶攻陸客來台觀光大餅,價格戰開打以來,像市場叫賣一樣你一萬、我八千,你五千、我三千…..,觀光局明定的每天60美金一下子變成25美金不到,有的甚至降到「零團費」,政府單位不管制,旅行公會不約束,結果造成今天陸客對台灣的旅遊感受大打折扣。陸客趕行程要不坐半天的車、要不一天趕四個縣市,要不一天進四個購物站、進飯店擠三坪不到的房間,或者吃千遍一律的團餐,陸客怨聲載道,不要說花錢了,他們只想快點結束「活受罪」行程,回自個兒家享福去!說的白一點,台灣目前陸客的旅遊品質就是這麼爛,觀光區廁所嚴重不足,已不是三兩天的事,女陸客光是等上廁所就氣到大罵「這樣排下去,還玩什麼呀?」女導遊更可憐,常常憋尿憋到尿道發炎,一個連廁所問題都解決不了的政府,高談觀光願景、來台旅遊人數、觀光收入是何其諷刺?

  英商愛死陸客 奉為上帝

  大陸民眾出國旅遊人口數字年勝一年, 15年前,大陸出國旅遊人數約500萬人,但2011年增至7000萬人。「世界旅遊組織」更預測,中國大陸出國旅遊人數在2020年將達到1億,海外消費額可能擠下全球居冠的德國和美國。英國衛報報導,目前大陸遊客出外旅遊的平均消費雖然低於西方遊客,但旅遊人數眾多使得海外銷售額「大躍進」;據統計,2010年中國大陸的海外消費金額為540億美元,2011年則爆增到720億美元,和(2011)年德國遊客的840億美元及美國遊客的790億美元,相去不遠。「2012年倫敦奧運會07月23日開幕到29日閉幕,國際卡組織VISA公布數據顯示,國際遊客持VISA卡消費近7億美元。大陸遊客在消費總額方面排名第14位,但其持續單筆交易額方面則是名列前茅的。在歐洲經濟一片蕭條之際,大陸客被英國商人視為「最受歡迎的上帝」。

   陸客遊韓國 刷卡領現無障礙

  除了英國,2012年上半年赴韓國的陸客就成長36%,韓國觀光公社副社長沈定輔不諱言陸客躍居韓國第2大客源國。因此,韓國有超過30萬家商家接受「銀聯卡支付」,包括各大城市的免稅店、百貨店、遊樂場及知名酒店等,另外商圈還建成「銀聯卡刷卡無障礙區」。目前「銀聯卡」已經可以在韓國近半數提款機(ATM)使用,包括位於地鐵和便利商店內的幾乎所有提款機。
  從英國和韓國的例子可以看出政府單位是怎麼重視陸客的,反觀台灣,軟、硬體設備不改善就罷了,連最起碼怎麼「方便」陸客的消費機制都還沒準備好,就冒然說要「取消最低團費限制」、「旅行社購物佣金補團費」等等措施,此舉令所有旅遊界人士傻眼,法律明訂「經營旅行社業務不能購物佣金補團費」,否則觸法,一定要接受處罰。如今「購物佣金補團費」已經開始發酵,「操作來台陸團旅行社」已經做了決定,並片面告知:帶「購物績效可能較好的東北團」的導遊開始完全取消每夜服務費(出差費)的支付,也就是新台幣0元;帶「購物績效可能較差的一班團」的導遊開始改成每夜服務費(出差費)新台幣500~800元的支付;帶「購物績效可能很差的兩廣福建團」的導遊開始改成每夜服務費(出差費)新台幣800~1000元的支付。(說明:帶陸客的導遊八天七夜,旅行社只給七天的帶團費。)

「購物佣金補團費」確實已經讓「操作來台陸團旅行社」有恃無恐的開始拿導遊開刀,政府官員難道不知道大陸團客來台觀光,多半會被旅行社帶到有合作的特定商家消費嗎?導遊必須遵守旅行社固定的導引模式「進店」因此可憐的導遊們只能無助的任人宰割,唯命是從,導遊必須千叮嚀萬交代陸客,千萬不要碰觸到所謂的「地雷區」,如此嚴格規範,陸客商機如何擴及到非購物店的周邊商家?「經營旅行社業務可以購物佣金補團費」,政府官員無疑是要逼迫導遊們走向像香港導遊阿珍那樣的絕境,或是出現導遊阿蓉年初二被指動粗打遊客的「醜聞」?

   旅行社吃死帶團導遊

  陸客入台後一定要繳交給旅行社每人每日50元人民幣的小費,這些錢不是「社結」、就是要導遊收後上交旅行社。不知人間疾苦的官員們,你們可知道每天在烈日下烘烤賣力導覽的導遊和日夜趕行程的司機是拿不到陸客半毛錢小費的嗎?
  據了解,當台灣導遊必須要有非常能耐,否則隨時都有可能被旅行社業者三振出局,帶陸客的導遊沒有三兩三是不敢上陣的,除了有「服務品質」與「專業知識」外,更「要有王祿仙的三吋不爛之舌」,這些都不打緊,如果遇上對岸的刁鑽領隊和台灣的難搞司機,導遊上團的心情別說八天七夜,簡直比度日如年更加難受百倍,萬一碰上「不買團」,不但要挨領隊白眼、還要看司機臉色,回旅行社結帳更是滿臉全豆花,不知還有沒有下一團,說難聽點,導遊就像沒爹、沒娘的孩子,觀光局、勞委會、旅行社那管導遊的死活,出團沒有保險、賺點小錢還要上繳人頭費,或福利金,領隊的佣金必須先墊,有的要等二、三個月後公司才跟你結帳,勞健保必需找個工會依附,更別提什麼年資和退休金了;有導遊就說旅行社跟本就是拿我們的血汗錢去做無本生意嘛!導遊啞巴吃黃蓮有苦無處吐,觀光局的大官們,你們在辦公室裡吹冷氣、閒著沒事盡想一堆比殺人放火更可怕的歪點子,台灣的觀光大業就要敗在你們手上了,這如何讓導遊「忍辱負重」為國效命呢?

   觀光浩劫來臨商機幻滅
 
 
交通部觀光局大言不慚估計,今年下半年至少將有9萬名自由行陸客來臺,以每人每天平均消費245美元、停留7天計算,下半年至少可為臺灣帶來新臺幣45億元的觀光產值,航空、飯店、餐飲、特產店等業者直接受惠,將為臺灣服務業注入活水。這些屁話只有腦殘官員才說得出口,亮麗的數據下暗藏多少黑幕,這些錢流入誰的口袋,如果真有這麼大的觀光產值,台灣的經濟為何還要下修?官員釋出的數據豈不是自打嘴巴、相互矛盾?有很多導遊放話,如果政府執意要「取消最低團費限制」、「旅行社購物佣金補團費」放任旅遊品質爛下去,台灣的導遊和領隊們很快會被逼上絕路,不排除用罷工來癱瘓惡質的旅遊市場,屆時台灣的觀光浩劫、大片商機將因錯誤的決策而幻滅? 
                                                                                                                           很角色特搜記者:犀利哥

 

10版 陳菊  窮凶餓急 

   親上火線砲轟中央要三百億  又唱重北輕南戲碼圖掩飾舉債高人一等

  債台高築的高雄市,面對新年度預算編列,由於財源拮据,已逼近舉債上限,市長陳菊連日抨擊中央遲遲不完成財劃法與公債法修法,已嚴重影響市政推動,她總認為中央「重北輕南」,對高市補助偏少,她還抱怨高雄市合併市縣後,財政更陷入捉襟見肘窘境,措詞激烈,把所有市府財政問題完全推給中央,與她主政多年,一再舉債、工商業發展遲滯、也不知「開源節流」,完全無關。


 
在陳菊心目中的高雄市負債累累的因素,千錯萬錯,都是錯在中央,這種一竿子打翻一艘船的心態,確實有以偏概全之嫌,很難叫人接受。
  她說,中央這二年減少對高雄的補助,一O一年少了一二七億元,一O二年少了一六六億元,這就是中央欠了高雄市三百億元,因此,她要跟中央算帳。


  
中央補助款減少 


  把補助款少了當成中央的「欠帳」,這種說法,也未免太一廂情願了,要知道,上級補助多多少少,是說不得準,中央收入多,當然補助多,收入少自然會略少一、二,既是補助款,是地方向中央爭取,豈可視為「欠帳」,還說什麼要向中央算帳,似乎說不通。
  沒錯,台北市人口只有二六六萬人,比高雄市二七七萬少了近十萬人,在陳菊心中的一本帳,人口多十萬的高雄市自然應較少了十萬人口的台北市補助要多,如僅就健保補助一項,台北市多了七.七倍而言,則言之有理,但所有的大公司集中在台北,對台北市的健保負擔可多了高雄市好幾倍,她似乎避而不談。
  如果,從「重北輕南」一節論,的確政府在重大建設方面比較偏重北部,但高雄市這幾年來,要建巨蛋、蓋大型體育場舘,不都有了,中央也沒有少給補助,眼前最大的工程建設是高雄「三鐵共構」地下化,中央給了多少補助,這是重大建設,陳菊比誰都清楚,沒有中央補助,動輒數百億工程能動得了嗎?而即將投入的所謂「高雄亞洲新灣區」,包括流行音樂舘、國際展覽舘、海港旅運中心,以及輕捷工程,不也是中央補助的嗎?


  
屏東縣人長期被忽視


  如果說,政府「重北輕南」,第一個該跳出來嗆聲的是「站尾包衰」的屏東縣人,沒有捷運、沒有高鐵,中山高也不到屏東,號稱國際級觀光勝地恆春半島,也沒有鐵路,遑論高速公路,高雄市比上不足,當然不如台北,卻比下有餘,而台北市是首都、國家大門,怎能不重視該做的重大建設?沒錯,中央是在重北輕南,可是,陳菊的綠色執政八年,當時,扁政府對高雄的建設一直偏重,高雄的建設才不致被拉遠。
  從謝長廷八年任內,陳菊也主政五年多了,綠色在高雄執政加總也超過十三年,建設進步了多少,大家有目共睹,尤其,在促進高雄工商發展方面,的確沒有繳出更亮的成績,這可從市中心區處處「吉屋出租」,長年如此,似乎沒有改善,就業率難以提昇,却逼走了不少市民「遷地為良」,都是事實,有識之士已經在為陳菊主政「替古人擔憂」,擔心不出三、五年,第二大都市即淪落為第三大,甚至,台北市人口很快會趕上來,這都是她與主政團隊不可等閒視之的「重大事件」!


   
財劃法遲未修正


  平心而論「財政劃分法」應該早早修正,這個問題大概已爭議了多年,如果國民黨「怠忽」,中央財政一把抓,遲遲不願修法,讓地方擁有比較充裕自主財源,那麼,從二OOO年到二OO八年這八年之間,民進黨執政那麼久,為什麼也未能妥為處理,以國會「朝小野大」為藉口,那是說不過去的。
  如今,陳菊對財劃法修法問題提出了急迫性,其實,修法不只是高雄市急,台中市更迫切,市長胡志強連日來對中央相關單位一再炮轟,早在陳菊公開記者會抨擊中央之前,人家新北市長朱立倫更不知為修法一事,向閣揆,甚至面陳馬總統力爭,一定要儘速修法,因此,財政劃分法修法,涉及的是包括台北市在內的五都,台北市因為地方工商繁榮、稅源充裕、自主財源豐沛,雖然沒有其他四都的急切需求,但對修法,可以增加財源,何樂而不為,當然,會和其他各都攜手合作促其成。(文轉11版)

11版 高雄債  淹腳目

     連任四年後拍拍屁股走人  債留子孫?
 

 

  陳菊寄望早日完成財政劃分法修法,如果,依照行政院修法版本,收入可從五一七億元增為六一八億,足足增加了一O一億元,而台北市只約略增加廿一億,台中市則增加五十九億,台南市四十八億元,增加最多的是新北市為一三七億。


  在這種情形下,各大都市人人爭逐這個修法大餅,反正是見者有份,人人都有,高雄市一下子多了一O一億,對財政拮据的市庫,裨益不少,陳菊力爭不捨,值得市民給他加油,加以肯定。
  而高雄市目前的負債為二千一百多億元,但距離法定舉債上限二,五三八億元,不出三年便會「破表」,也就是說,舉債到了二千五佰多億元,高雄市就不能再借錢了,而借錢推動建設,顯然,此乃高市府唯一能籌措財源的不二法門,姑且,以財政劃分法完成修法,高雄市每年多了一百億元收入,但以目前幾乎是「百廢待舉」的地方建設工程,一年恐怕沒有二、三百億元,縱然不致動彈不得,也是難以成就大事。


  
舉債可增加365億


  為此,陳菊團隊自然打起了「公債法」也向上修正的如意算盤,據了解,朝野方面已對修法上限有大致共識,如高雄市上限是二,五三八億元,再往上修,增加三六五億,上限已高達二千八百億,當然,高市修正上限的數字比台北市多,因為,台北市財源足,修正後不增反減,可是,台中市却可增加一千八百億,新北市更增加為二千九百億,台南市也增加一千五佰億,高雄市只增加三百六十五億,似乎遠遠少於新北市、台中、台南等市,主要原因是,高雄市本身舉債已快達頂點,舉債二千一百多億,更是全國最大的市。
  不過,由二,五三八億再增加三六五億,未來高雄市舉債上限便是二千九百億元,以現在的債務二千一百多億元,修法後高雄市將有近七百億元舉債空間,如加上財劃法修正後每年一百億元的增加收入,高雄市「寅吃卯糧」的財政窘境,大致可改善,未來五年內的地方建設,也行有餘力。
  問題在於,財政劃分法修正後每年可為高雄市增加一百億元收入,這是一筆可觀的數字,一百億進來了,市府可好好運用,沒什麼好擔心,但公債法往上修後,高雄市有七百億元的舉債空間,可是,目前已欠了二千一百億元債務,雖然,可以向上舉債,一直借到二千八百億元上限止,但這麼龐大債務是要償還的,不是鈔票到手了,屁股拍拍一走了事。


  
寅吃卯糧心態要不得


  對陳菊而言,未來就算再連任,以公債法上修後以及財劃法修法後,從現在算起到第五年,她都可以放心去推動地方建設,眼前有超過一千億元的財源供她「花用」,不愁沒錢辦不了事,五年後,高市舉債一旦到了二千八百億上限時,陳菊已經下台了,債務當然由繼任人承接,這是一個「債留子孫」的嚴重課題,實在不能輕忽。
  人家台中市長胡志強已經拍胸保證,台中市府眼前舉債上限是五一八億元,未來修正為一千八百億元,他手中可運用經費比起高雄市多太多,包括財劃法每年增加六十億元,再加上一千多億元舉債上限,未來五年至少超過二千多億元讓他用在市政建設上,為此,胡志強胸有成竹,台中市未來的繁榮指日可待,因為,工商繁榮,財源相對會源源而來,這就是他保證「有借有還」,因為,他有辦法借,也有能力還。
  比起台中市,甚至台南、新北市,高雄市的財政處境確實不如人,因為,二千一百多億債務,這個立足點,就是站在劣勢,將來一旦舉債累積到了二千八百億元時,市府如何還,拿什麼還?


   
借錢要還天經地義


  關心市政發展人士期待市府團隊,要有長遠的規劃,能夠提出一個足以發展地方,帶動工商繁榮的措施,而不是「眼前歡」,只期待財劃法的修法,為每年一百億收入增加,也只殷切希望公債法修正,可以多借七、八百億元,平均每年增加二百億元,如能好好配合原來的建設預算,善加運用,高雄市的發展是可以期待,未來還款能力也可以肯定的。
  因此,市府團隊必須未雨稠繆,深入探討,提出一套因應未來修法增加財源的妥善計劃,尤其,要能做到發揮邊際效應的做法。                                                                                               本報記者:犀力哥

12版 硬ㄠ亂扯菊姐哭窮

    嗆中央兩年少給三百億元 昧於事實扮會吵的小孩 

 

 

  高雄市長陳菊公開向中央嗆聲,合併縣市是對高雄市人民的一種「懲罰」,此言差矣!錯、錯、錯,錯得太離譜,更不合邏輯,試問:由一個只管轄一百五十多萬人的直轄市長,因縣市合併後一下子旗下「子民」馬上增加到二百七十七萬多人,轄區大了好幾倍,子民更多了近一倍,面對這種合併後的改變,她只有暗中「偷笑」,卻說成是對高雄市民的「懲罰」,陳菊可真是「語不驚人,死不休」。

 

  合併案是在前年朝野雙方一致的共識,民進黨更雙手贊成把餅做大,高雄市合併高雄縣前,誰聽過陳菊挺身而出,加以反對?沒有,她只有樂觀其成。 陳菊當時非但沒有反對,也沒有任何異議,她還為了合併縣市後的高雄市長選舉,並未抱著「不反而縮」的心態,反而是執著「雖千萬人吾往矣」,在民進黨內市長選舉提名戰中更「一馬當先」,她先聲奪人,在辦妥了提名登記後,為爭取提名她更「勇者先鞭」,在民調中遙遙領先,最後,還逼走了原來有「姊弟情誼」的楊秋興,迫使楊在退無可退下,脫黨參選。

   縣市合併懲罰高雄人?

  在兩黨對峙外加楊秋興介入,形成三足鼎立之選舉,陳菊的競選策略,更是步步進逼,得理不讓人,終致以壓倒性得票數擊潰對手,一舉而高票當選合併後的第一屆市長大位,她「當仁不讓」洋洋自得。

  曾幾何時,她坐上管轄近三百萬市民的市長大位,也不過短短的七八個月,風光日子猶在,此時此刻,卻為了早就存在的所謂「重北輕南」,執政黨虧欠高雄市三百億元,只為搪塞地方不擅理財、主政無方,成為全國舉債最大的縣市,卻公然嗆聲:合併縣市是對高雄人民的「懲罰」,選前選後兩個「嘴臉」反差之大,叫小市民都莫名其所以然。

合併縣市真箇是對高雄市的「懲罰」嗎?菊姐未免言重了。

  在未合併前的高雄縣是連年評鑑最高政績的縣市,治安最好、失業率最低、舉債最少,連續得到「五星級獎」的楊秋興縣長,當初讓政績好的高雄縣併入高雄市,沒有怨言,也樂觀其成,事實上,由縣而併入直轄市,對高雄縣民來說,有如「二等縣民」更上一層樓,躍升為「一等市民」,當然是何樂而不為。

           得了便宜還賣乖

  陳菊何許人也,當年不過是世新畢業的專科生,早年追隨政治前輩郭雨新,儘管如此,在反對政陣營中她仍然「藉藉無名」,只不過拜美麗島一案之賜,做了幾年的政治牢,出獄後,自然因緣際會,搖著順風旗,在反對黨成了氣候後,才慢慢崛起,陳水扁「意外」執政,她才由高雄市府一個局處長升任勞委會主委,之後,她南下「開疆闢土」,以謝長廷接班人姿態爭取市長選舉,又在「走路工事件」掀起風雲後,僥倖當選,四年市長經營,全力投入,終於久鍊成鋼,成就了「南霸天」的威名。 對陳菊來說,無寧是「成也高雄市」,高雄市民在201012月間市長選舉中,又給了她最大肯定,讓她輕易當選合併後的高雄市長,這種際遇,照說,只有銘感五內,豈會是一種「懲罰」之理,她是否「得了便宜還賣乖」?她的成就,可重溫二千年前「暴秦」末日歷史,世新畢業的她,也讀過歷史,當年反對暴秦政權,揭竿而起的陳勝、吳廣說出來的那句千古名言:「王侯、將相、寧有種呼」,從歷史軌跡檢視,後來在楚漢相爭中,取代暴秦成為漢朝開國皇帝的劉邦,他甚麼出身?一個亭長,而且,還是一個平時遊手好閒到處吃喝玩樂的「小混混」,但劉邦成為漢高祖後,即印證「將相本無種」這句歷史名言,小混混也可以「稱孤道寡」,不一定非要是名人之後、皇族傳人,明朝開國皇帝朱元璋明太祖,又是甚麼出身?一個三餐不繼,不得不寄身寺廟充當小和尚,只為溫飽,但一朝權來抓,卻成就了明朝三百年的基業。

  宜蘭小女子成南霸天

  從歷史軌跡一路走來,三級貧戶的陳水扁不也當選中華民國總統,而且,還連任兩屆,不是陳水扁哪有第一最大反對黨?如今能夠與百年歷史的國民黨分庭抗禮,陳菊想想當年,再看看如今,一個宜蘭鄉下的小女子,卻搖身一變,主掌第二大都市,誰會想到,恐怕,當年她還在郭雨新身影前後搖旗吶喊時,是始料未及,陳勝、吳廣說的「將相、王侯、寧有稱呼」,說對了也印證了歷史,雖然,兩人揭竿而起,以失敗遭凌遲而收場,但「將相本無種」卻留給後人太多追憶與憧景。                                                                                                                                                (文轉13版)

  

13版 算盤掛胸前  中央地方各有一本帳

  

  陳菊未嫁,迄今小姑獨處,但她全力以赴,在政治這個混濁不清中,站穩了腳跟,她當然沒有「枕邊人」,為其做「悔教夫婿覓封侯」這種感慨,自然,也不會出現甚麼「衣帶漸寬終不悔」的境遇,她確實是得道多助,要不然,一位宜蘭人,隻身南下,居然能隻手遮住了半邊天。

  明乎此,她會有甚麼怨言?卻認為縣市合併是對高雄市民的一種「懲罰」,這種對中央的抨擊,如果,只是出自她個人的不滿,而有所感觸,但她把話給說的這麼重,高雄市民如何受得了?

       事前未反對 事後說三道四

  國民黨執政在建設方面當然有「重南輕北」,但箇中自有主客觀因素存在,陳菊自己的民進黨執政

年,也未能改變這種現象,但這些年來只重北、一味輕南的情形,難有程度性改變,也是事實。 如果,

陳菊因重北輕南這種數十年存在的「陳年老帳」,而抨擊縣市合併是對高雄市人的懲罰,那麼,她當初

就該挺身而起,全力捍衛高雄市維持原狀,力阻合併高雄縣才是,如果是重北輕南完全未改變,而造成

她對合併縣市是一種「懲罰」反感,她不但要全力阻撓,連合併後的市長選舉都不屑一選才是,但她自

始自終,都沒有這麼做,不但事前未反對,事後還興高采烈的滿足於高票當選高雄市長,而樂不可支。

   如果說,只是為了縣市合併後讓中央連續兩年減少了三百億元補助,她只有力爭一途,更不該扯上風馬

牛不相干的合併這碼事,中央政府怎麼會因縣市合併而減少了對高雄市政的補助,是非曲直,雖然,雙

方各執一詞,但數字會說話,大家把數字攤開來,不就一目了然。

    陳菊認為縣市合併後,她發現中央補助少了,包括101年、102年度合計少了約三百億元,這當然是一個

大數字,她要力爭到底,向中央算帳,果真有此事,對陳菊而言,自是理直氣壯,合併了,管轄人口多

了近一倍,轄區大了好多倍,該給的不增反少,她的直覺是都是縣市合併這個「罪魁禍首」,但一般卻

不做如此想,少了三百億,即使是事實,也不該歸罪於縣市合併,所謂「匹夫無罪、懷璧其罪」,不管

怎麼說,都不妥當。

       行政院有話說

  果然,在陳菊大聲向中央嗆聲後,行政院有話說了,政院的說詞是,中央對高雄市財源挹注平均每年增加七十一億,顯然,高雄市的算法不正確。 中央有一本帳,從90年至97年追加預算前,中央每年平均編列給高雄市的補助款為五百五十五.七九億元,97年追加後至101年,平均每年給高雄市六百二十六.六七億元,也就是每年平均增加七十一億元,成長百分之十三。 而中央也指出,由於勞健保制度改變,直轄市負擔部分,從101年起改由中央統籌編列,地方免負擔,但中央在編列金額時視對地方補助,這是高雄市批評補助減少,主要乃計算方式不正確、也不合理所致。 高雄市則有不同計算,認為中央將高雄市應負擔勞健保計算在補助地方政府範圍內,才會導致連續兩年累計減少一百四十二億元,而中央各部會計畫型對高雄市的補助款減少了一百五十多億元,這就是陳菊會指摘中央連兩年欠了高雄市三百億元的主要因素。 可是,行政院卻指出,中央對地方的財源挹注分成三大塊,即中央統籌分配稅款、一般性補助及計畫型補助,其中,計畫型補助是根據地方提出計畫而定,並非每年固定補助,如97年至99年高市因興建捷運,當然補助多,101年捷運工程減少,補助款自然減少了。

       爭論點南轅北轍

  從中央與地方政府的分歧,顯然是在計畫型補助這個爭執點,高市認為過去補助,如今反而減少,即認是中央欠了三百億,差異似乎就出在這裡,因為,計畫型補助乃針對工程計畫運作而實際給予,少了建設,就少補助,中央說法並非無所本,而是事實就是如此。 但不管如何,高雄市所說中央欠三百億元一說,純從本身立場著眼,中央的反駁,不是沒有道理,但把補助款問題無限上綱,指縣市合併是對高雄人的懲罰,一碼歸一碼,把兩碼風馬牛不相干的事混在一起,就更加扯不清了。當然,要知道,直轄市長已是「封疆大吏」,不是一品少說也是二品大員,位高權重,那陳菊對合併縣市還有甚麼好抱怨?莫非她有「瓊樓玉宇,高處不勝寒」的心境不成?                                                                    本報記者:高鳴

 

14版 高雄即將孵出世貿

   恐將排擠巨蛋、體育主場舘及其他公民營商展場地使用率

 

  號稱國際級的高雄展覽館即將完工,後年即可正式營運,這座可容納一千五百個標準攤位的展覽館,採取「公辦民營」方式,未來啟用後,會不會淪為「蚊子舘」,甚至出現三天打魚,五天曬網的現象,值得觀察,但始料可及的是,對包括使用率正在提昇的巨蛋,體育主場舘,以及其他提供商業展覽的公民營場地,會不會產生「排擠效應」,都是外界擔心的問題。


  這座花了數十億元興建的貿易展覽館,正是執政的馬政府一再強調,所謂「愛台十二大建設」項目之一,位處高雄多功能經貿園區,佔地四、五公頃,等於一萬三千坪,目前趕工中,大約明年完工,後年初即可正式營運,擁有一千五百個標準攤位,此外,還包括一座二千人的大會議廳,中型會議室二座,各容納八百人,小型會議室十間,更有餐飲、零售與大型停車場,堪稱台北以南最具規模展覽場館,啟用後可滿足國際級展覽使用,也可提供國際會議,對高雄市在發展國際貿易、工商發展有很大助益。
  尤其,未來配合高雄輕軌工程也在同一時間完成啟用,對新的場館在營運中,可能帶來交通不足問題,有直接改善作用。


     公辦民營方式營運


 
新的展館完成後,採取所謂的OT,即公辦民營方式營運,也就是說,啟用後將善用民間資源,導入民營企業界經營理念,以及靈活的營運策略,依據「促進民間參與公共建設」條例,委託民營企業經營,招商辦法即將公告,並分別在高雄、台北二地辦理招商說明會。
  這座建築宏偉展館交由民營,應該是比較正確可行的做法,畢竟高雄在辦理國際貿展,條件遠不如台北,由政府接辦,法令規定,綁手綁脚,很難靈活運用,淪「蚊子舘」可能性很高,由民營接手,在營運上靈活的經營理念,創新的經營做法,可以避免營運上處處受制,窒礙難行後果。
  但高雄在主客觀條件上明顯不足,以台北的世貿館的一千多攤位的設計,推出後即出現供不應求問題,後來才有在南港新建更大型,胃納大了好幾倍新館,據瞭解,號稱世界三大電腦展的「台北電腦展」,已經擁擠不堪,正計劃興建二館、三館中,由於台北地處政治、工商發展中心,對吸引國際廠商具有無比魅力,未來高雄新館啟用,招商的吸引力如何,確是一個難以預測問題,有人甚至擔心,民營招商經營,會不會乏人問津?


   南部唯一國際級展館


  大致上,招商民辦的問題,應該可以解決,畢竟高雄為第二大都會,既使條件遠不如台北,但從台北以外,地處中南部的一座唯一國際級展館,還是有招商,吸引國內外廠的起碼條件,當然,出現在台北電腦展一位難求現象,還有一段要走的路,有識之士認為,以高雄新館條件如舉辦電腦展、汽車展覽,乃至具有特色的地方產品展,應該會獲得廠商支持,國際廠商的經貿發展當然不會只被侷限在台北一地,也期待南下促銷,高雄固然不如台北的魅力,但乃有發展優勢,因為,這裡正是國際貿易發展處女地。
  尤其,高雄市府配合辦理的輕軌,在大眾運輸上,已為新館提供更方面的交通運輸,大型停車場也會解決參展人士的一位難停問題,因此,新館被擔心淪為「蚊子舘」的憂慮,應該可以避免,但展館使用上,期待有「密集」的展出,則是一種奢求。
  值得注意的是,在新館還未啟用之前,在高雄市舉辦的各種展覽,過去都分別在凱旋路上的那個民營展覽,但場地小,停車困難,近年已很少使用,既使不是「蚊子舘」,也不遠了,原比可以重新計劃其他更適合的用途,至於舊的市府位處鹽埕區的高雄工商展覽舘,根本就不適合商業展覽使用,最大致命傷是缺少停車場,另外一直閒置的八五大樓一至七樓原做為百貨公司,但經營不易,只好配合提供商展使用,但配合條件不足,近年來也很少派上用處,「蚊子舘」是遲早的問題。


   避免其他場館淪為蚊子館


 
市府花了大把鈔票興建的巨蛋以及體育主場舘,成功舉辦世運後,即閒置著,外界不少批評,認為淪為蚊子舘,對市府很難看,最近,市府成立小組,想方設法強化二舘的使用率,巨蛋的使用率據說已提高至五成,市府為此沾沾自喜,目前,在舉辦商展以及演唱會使用,確是大有起色,可是,國際新的展舘後年正式啟用後,對巨蛋乃至其他做為商展的場舘,必然會帶來很大「排擠效應」,已可預期會出現。
  以巨蛋來說,做為演唱會很適合,做為展舘使用,就礙手礙脚了,新舘一千五百個標準攤位,配合輕軌以及大型停車場,又有餐飲業休閒設施,到時必然吸走未來在巨蛋商展的廠商,巨蛋的使用率首當其衝,是不可避免的問題,不到二年,市府該未雨綢繆,為巨蛋的運用,多所著墨,再淪為「蚊子舘」是市民不樂見的,至於,其他的展舘,民營也好、市府公辦的也罷,良幣驅逐劣幣,可能面臨的淘汰,恐怕刼數難逃。                                                                                                             ◎本報記者:章無忌

15版 高雄搞軌  中央點頭  

         環狀輕軌捷運22.1公里第1階段 104年中通車  全線108年通車


 

   高雄市政府捷運工程局長陳存永表示,高雄環狀輕軌捷運建設案分2階段,第1階段是從前鎮機場到西子灣,預計年底動工,103年底試營運,104年中通車;第2階段108年通車,也可能提早。陳存永補充,高雄輕軌總經費為165.37億元,自償率39.64%,購買土地費用為30.22億元,扣除這筆費用及自償率,高雄市政府負擔17.95億元,中央政府為63.63億元。


  高雄捷運局評估,高雄捷運第2季的日運量達16萬人次,高雄輕軌未來日運量約8.7萬人次,未來通車後,與高捷形成路網,轉乘便利,並可提升高捷的運量52.7%。高雄輕軌在97年行政院核定同意興建,採民間參與興建營運(BOT)方式辦理,但兩次公告均無廠商參與,因此,高雄市政府改採政府自辦方式處理。據捷運局說,中央審議通過的修正計畫,主要是推動模式改為政府自辦興建,以及路線微調進入高雄港區,於民國103、104年串聯「亞洲新灣區」的重要建設;至於總經費約新台幣165億元,中央分擔63億6300萬元,市府自籌101億元,包括土地款30億元,自償性經費約53億元和非自償性經費等。
  環狀輕軌路線自凱旋二路旁台鐵臨港線路廊布設至凱旋四路後,轉入成功二路西側台鐵路廊,至新光路口,進入高雄港區腹地。沿線經過海邊路、第三船渠、七賢三路、臨海二路、西臨港線鐵路廊帶、美術館路、大順路,全長22.1公里,設置36座候車站,採平面型式設置,機廠設在台鐵前鎮調車場。捷運局預計103年底先完成8.7公里的水岸輕軌路段,配合鐵路地下化工程時程,全線108年通車。

  花大錢建設
   明年編列赤字預算

  面對明年度預算編列困難卻要投入165億建設輕軌,市府恐怕又要舉債因應,根據最新統計數據,高雄市舉債新台幣2172.49億元,平均每個市民的負債是7萬8400元,高額負債造成市政年度預算編列困難。台灣南社替市府抓藥方,提出撤除市議員工程分配款建議權,南社社長鄭正煜指出,市府給高雄市議會工程分配款建議權是「劣制」,從今年1至6月已使市府耗支3億1000多萬元,估計下半年還會倍增。每名議員握有約千萬元的建設建議權,只會拖垮市政建設,主張撤除,由市府全權推動重要的建設,才是市民之福。不過受訪議員都說有把關並用於資本建設。
  親民黨市議員吳益政、國民黨市議員黃柏霖及民進黨市議員康裕成受訪表示,都有嚴格把關預算的建議權,沒有浮濫,而且都用在資本建設上,吳益政說,所有建議案都是透明,可受公評。黃柏霖說,多數用於支援學校建設和設備的購置,並不是用於社團或是活動,他說議員未參與採購,所有建議都交市府執行。康裕成指出,並沒有足額使用,多數用在協助學校改善設備。她說,縣市合併後有城鄉差距的問題,她認為有部分地方需要受到特別照顧。
高雄市主計處長張素惠表示,主計處統計,議員的建議多集中在教育工程及設備購置。


   高市幸福感第17名

 

  而根據一項國內機構9月10日所公布的縣市幸福感調查,五都民眾對幸福感都偏低。在五大直轄市中,台北市為58分,跨過全國平均的47.7分,幸福指數排名第8(主觀幸福感排第9、客觀幸福力排第2),是唯一高於全國平均數者,其餘四都低於平均數。台中、台南、新北、高雄的幸福指數排名分居第11、12、14、17名。高雄市政府新聞局長賴瑞隆說,對於調查結果,市府會納入施政的參考。
  但高雄市長陳菊10日直言「不接受」這種說法,並強調為了高雄長遠建設,以目前的資產與負債,市府在公債法合法的範圍內舉債建設,是負責任的做法,應該受到鼓勵。陳菊強調,高市的債務,是歷任市長累積到現在。她認為,高市資產1兆900多億元,債務2000多億元,財務狀況在公債法合法舉債空間內。

 陳菊不接受這種說法

  陳菊說,縣市合併到現在快兩年了,中央對高雄公共建設補助減少293億元,高雄市求救無門;高市建設不能停滯,市府在合法公債法令規範內舉債,為高雄未來50年、100年發展舉債,是負責任做法。她指出,縣市合併後,中央應延續對原高雄縣的補助標準3年或5年,讓原高縣的基礎建設達到一定標準後,高市自會承擔該負的財務。市府將力爭中央在補助款上公平對待高雄,並加緊亞洲新灣區各項建設,讓高雄人感受更多幸福。
 

 

16版  開源無方 賣地最簡

  中油台電虧損漲價不傷腦筋  陳菊學馬英九? 被罵敗家子不必強辯

 

  但不可否認的事實是,市府賣了,等於「祖產少了」,視之為「賣家產」,那是事實,以「活化土地」為藉口,企圖搪塞賣家產的批評,則難杜外界悠悠之口,如此多費口舌之爭,根本沒有必要。


  其實,市府不必在乎外界的批評,不管是閒置土地也好,公用市有土地也罷,脫手出售了,當然是在「賣家產」,把土地賣了,土地是市有,不是「賣家產」又是什麼?問題在,閒置土地賣掉,對市庫收入有增加,且出售後,買主當然會「就地生財」,不可放任其閒置而不加「活用」,活用的做法是投資建築,土地做了高價值運用,當然可帶動地方繁榮,對都市發展助益外,市府還可在活用後,增加房產、增值,乃至營業等稅的收入。


「賣家產」挹注財源


  為此,市府財政局長李瑞倉對出售市有土地,又何必斤斤計較在「閒置」與「公用」之分,難道公用土地能脫手嗎?既使要出售,也不會有人買,此乃多此一舉的爭議,對於外人批評出售土地是在「賣家產」,本來就是事實,李大局長何爭之有?這種口舌之爭,亳無意義。
  至於,財政局所謂既使土地賣了,約有三十多億收入,在高市府年度預算一千三百多億之中只佔了百分之二,比例很少,這種說法,更加叫人難以接受,因為,一千三百多億經費中,經常部門支出必然佔了最大比例,包括各種部門支出,尤其人事費用比例更大,為此,把出售土地收入納入整個預算內,便不符比例原則,如果,納入經建支出中,所佔比率恐怕要大得多。
  李瑞倉不是在強調,三鐵共構的地下化工程明年起進入工程高峰期,市府每年負擔在二、三十億元,那麼,出售閒置土地收入的二、三十億元,不就可以派上用場了,再退一步論,正在編列新年度預算,由於高雄市自有財源有限,已面臨收支難平衡困境,是否被迫調低預算,財主單位正是一個頭兩個大,因此,有了三十多億元挹注,就算是比率只有百分之二,也是有所裨益了。


   考慮樽節特別費


  據指出,市府地政局今年第三季開發區土地標售公告中,其中一筆位在美術舘區內一千五百坪土地,以每坪八十萬,約計十二億元出售,這個數字不算小,對財政拮据的市府,正當預算編列困難中,就是在幫市府籌措財源。
  為此,出售市有土地已成為眼前市府財政困境中,「開源」最直接而有效的做法,市府根本不必去理會外界的反應,需知「窮則變,變則通」,以高雄市執政團隊眼前的執政能力,要「開源」,除了賣市地外,還能拿出什麼有效的辦法,當然,市長陳菊力爭的「財政劃分法」的早日修法,以及「公債法」修法是最大的財源支柱,但那是一、二年,也許更久的事,反正「遠水救不了近火」。 
  出售市地可以「開源」,但在「節流」方面,顯然,市府就沒有更具體有效的作為,據說,市府正在考慮在主管人員的特別費中撙節,這當然是可行性的做法,但究竟能節省多少錢,恐怕數字不大,畢竟是「杯水車薪,無濟於事」,但多少總是從「節流」上著手,也聊勝於無。 


   官員「坐車」太氾濫


  有識之士則指出,市府官員的「坐車」減少使用,甚至完全不用,則是一個正面思考方向,因為,以合併縣市後的高雄市,主管官員坐車數量很大,司機人事費,坐車維修以及汽柴油負擔,應該不是一個小數字。
  以民營台塑公司一年賺了好幾百億,但公司只提供董事長、總經理有坐車,副總以下則無,而市府官員坐車,大概是二級主管以上都有專車代步,三級主管甚至以公務出差等名義使用公務車,市府是否可以比照台塑,除了市長、副市長,乃至秘書長外,一律不提供坐車,相信一年節省的坐車支出,數字一定很可觀,讓一級主管以下官員全都自備坐車,少了司機人事支出、汽油、維修支出外,除了可節省可觀開支,大家都搭捷運、公車,對虧損中的捷運、公車,則可提昇運能、增加收入,如此,不但無損官員尊嚴,大家搭大眾運輸工具,非但高高在上官員平民化,接近市民,又可節省公庫支出,何樂而不為!                                                                                    ◎本報記者:風信子

1版 長昌扁大戰 延長賽

2版 高雄石化工業  卡在中央?

   五輕即將遷廠  遷村建廠補足產能已達成共識 二年前提報經部卻無下文 

 

 

  高雄市議員黃石龍堅持下,中油五輕遷廠已成定局,但是因為工作機會隨之減少,明顯對高雄市就業率造成影響,在全台灣景氣連續十藍燈後,高雄市還能夠承受石化業萎縮後的經濟衝擊嗎?

 

  高雄市政府已經預見五輕遷廠的後遺症,曾經規劃石化工業的未來去路,由於中油大林廠所在地的附近居民提出遷村意願,加上中油公司願意提出五百億元經費買下遷村後的土地,因此在地方已經有了共識,但是整個遷村建議提報到行政院超過一年仍無下文。
 
 
石化就業人口逾四千
 
  目前,中油高雄煉油廠將近一千七百位員工,目前煉油量為二十萬桶,為因應關廠,中油早已擴充大林煉油廠的產能,從三十萬桶增加五萬桶,最大增加量為十萬桶,但是即使全面開車煉油,仍然還有十萬桶的差距,勢必影響高雄煉油廠附近仁大工業區下游廠商,目前十家石化廠雇用兩千五百位員工,所以五輕關廠,對於就業市場的衝擊是可想而知。
  當然,高雄市楠梓後勁地區居民已經飽受煉油廠汙染,至少超過八十年,讓五輕關廠是天經地義的事情,中油公司當然絕對不敢違逆民意,所以才將高雄煉油廠的產能移轉到大林煉油廠,但是仍然不足,目前估計,高雄煉油廠關廠後,仁大工業區的原料供應將減少兩成,因此早在三年前就提出構想,願意以五百億元的經費,將大林廠旁邊的小港大林浦及鳳鼻頭的居民遷村,然後取得擴廠土地。
  中油願意負擔五百億元的遷村費用,除了取得擴廠用地,還有就是可以與林園石化廠連成一氣,形成煉油石化工業園區,未來取料、供料都很方便,也可以讓高雄市仍然保留就業機會。
 
八成八居民願遷村
 
  對於大林浦及鳳鼻頭地區的居民來說,在看到紅毛港遷村後的利益後,開始出現遷村的呼籲,高雄市政府順應民意,針對大林浦四里與鳳鼻頭二里的居民進行民調,結果百分之七十一點四的民意,贊成遷村,只有一成五不贊成,但是不贊成遷村者,同時回應『有條件遷村意象』,其中四成六民眾贊成在房地換房地的條件下可以遷村,一成三的民意則贊成在補償性協議架構條件下遷村,只有一成二是『任何條件都不同意遷村』,顯然六里居民在飽受中鋼、中船、大林煉油廠,以及新增加的遊艇工業區的空氣及噪音汙染後,八成八居民現在願意遷村離開汙染區。
  高雄市政府的民調可信性非常高,因為大林浦及鳳鼻頭六里居民不超過九千人,但是民意調查的有效樣本就高達一千四百五十二人,可以說是已經充分表達民意。
  居民願意遷村,中油可以拿出五百億元的遷村費用,如果在商場,早就一拍即合,但是民調時間在去年五月二十日,卻至今沒有任何下文。高雄市政府研考會表示,早在去年六月就將民調結果呈報給行政院;中油方面則說,兩年前就將大林廠遷村擴廠計畫報告經濟部及經建會。
  如果高雄市政府及中油公司都已盡到責任,究竟經濟部及經建會在幹甚麼?
  高雄市政府研考會表示,以過去紅毛港遷村經驗,遷村的工作是漫長而複雜的大工程。的確,紅毛港遷村歷經四任市長,五年時間才完成,可是高雄煉油廠在三年後就要關門,即使現在就做,時間都不夠,中油公司安排擴充產能而提供就業機會,可能在十年後,屆時,下游廠商與高雄市民能夠等到工作嗎?

經費無虞  政府慢郎中

  因此,經建會主委尹啟銘最近因為在部落格發表文章而飽受批評,其中最主要的論調,就是痛批尹啟銘因為在部落格寫文章而浪費時間,荒廢了經建會的公務,雖然尹啟銘嚴詞否認耽誤公事,但是聽在大林浦與鳳鼻頭居民的耳中卻非常刺耳,他們認同立委批評『尹啟銘為寫部落格而耽誤公事』的論調,因為眼前就有遷村的大事情至今還懸而未決。
  中央不必花錢,行政院未來也不必處理遷村的繁雜行政工作,所以高雄市政府與中油公司高層都不理解為何延誤的原因,究竟是行政效率低落?還是藍綠意識形態作祟,故意讓高雄市擺爛?
  或許因為中油虧損累累,中央質疑五百億元變成錢坑,因此才策略性拖延決策,不過,行政院顯然多慮,因為關廠後的高雄煉廠,廠區土地就有一百八十公頃,加上宿舍區三十公頃,以及行政區的七十公頃土地,將來因為鄰近高雄市區,變更為商業區與住宅區的土地價值非凡,足夠應付大林浦的遷村費用。
  費用不成問題,居民意願也高達八成八,中央如果考慮台灣的石化產業的前途,還不立刻就做決策,就驗證監察院長王建煊說的『無能』。◎本報記者:喬偉

 

3版 遷村拼經濟 產官民三贏

   兼顧正反意見各得其所  大高雄明天會更好

    不景氣及台灣高失業率與萬物飆漲情況下,出現緩遷聲浪,環保與顧肚子意見拔河,未來發展值得關注。

   中油公司高雄煉油廠面臨遷廠命運,關係國內石化原料供的五輕,在經濟官員不作為情况下,恐會走入歷史,行政院長陳冲的財經團隊,應該要強烈表態支持五輕留下來。大家都知道留下五輕很辛苦,會面臨抗争,官位不保等負面效應,不留五輕,問題會更嚴重,骨牌效應發生,四輕及桃園煉油廠都會陪葬,影響層面更大,馬英九的執政財經團隊不能輕忽。 

    留五輕很苦 不留影響大
 
憂心的學者專家也持相同的看法。環球經濟社長林建山表示,總統馬英九支持公平正義、講環保,但談公平正義,效率、競爭力、投資、生產就沒了。工商業是國家造餅的力量,馬將台灣造餅機制停擺,已衝擊經濟成長和降低就業機會。林建山說,造餅的機制退化、被摧毀,所以台灣勞工薪資13年不變,馬英九拍板趕走了八輕(國光石化),接著中油五輕也將在民國104年關廠,國光石化不投資、五輕被趕走,會讓電子業也支撐不了,只剩孤零零的一、兩個企業投資是沒有用的。大高雄市擁有全國最多之石化工業區,如最早之中油高雄煉油廠及後來興建之大社石化工業區、仁武石化工業區、大林埔煉油廠、大發工業區、林園石化工業區等,其對台灣之經濟發展卓有貢獻,但高雄五輕要結束是很大問題,五輕本體員工就超過22萬人,再加下游的電子等高科技產業就有65萬人,不知道104年後高雄要靠什麼發展,高雄軟體園區占地面積7.9公頃,養不起幾百個人;拼觀光?高雄也真的沒有什麼賺錢的觀光產業。
 
石油工會反關廠保頭路
 
 2012年9月25日上午台灣石油工會第一分會常務理事陳枝章,帶領幹部及工會小組長等150人,持著寫有「廠反關,保頭路」的布條,到行政院南部服務中心陳情,他們要求政府重視傳統石化產業,通盤檢討中油五輕關廠政策;陳情者表示五輕關廠後,經濟損失無法立即取代,建議以石化產業為基礎,發展石化高值化產品,訴求「緩遷高雄五輕廠,保障勞工權益」。陳情者指出,高雄煉油廠內五輕等三家工場,至民國104年大限後遷廠,勢必迫使供應鏈下游的石化產業出走,引發失業潮,當前政府正推動石化高值化,高雄煉油廠五輕工場乙烯產能正好供應石化高值化原料所需,石化產業相關工會期盼政府在石化業內憂外患夾擊下,為業者找出一條活路。
 
催生工業遺址生態公園
 
 但是飽受大高雄各石化工業區多年污染下的居民,尤其是後勁住戶抗爭了二十多年。所有石化工業區與鄰近地區皆已成為高健康風險區域及癌症好發與死亡中心。文明與進步之社會是否一定要將經濟發展所須承受之苦難,一直無感的讓少數人不斷承受?因此,國立高雄海洋科技大學海洋環境工程系沈建全教授推動連署,邀請全台民眾與環團共同催生建造台灣第一座工業遺址生態公園。
 其實,民國79年政府為推動五輕郝柏村被迫訂下城下盟,當時的時空背景與今日已大不相同,而高雄現在也是全台舉債最高的縣市,如何從一個工業城市轉型為招商拼經濟的港都,實在令人憂心,因此,陳菊團隊也知道石化工業鏈對高雄市民就業的重要性,所以才做民調評估遷村的意願,也打破了綠營反商的刻版印象,企圖讓高雄市民快樂幸福,遠離石化荼毒的痛苦;雖然,中油盈餘要繳交國庫,市府也不能再以「中油在地方拉屎」來推拖,至少中油設廠在高雄也進用了很多當地居民,養活不少家庭,當然,在陳菊團隊的立場希望財劃法修法、統籌分配款更多,來彌平地方遭受污染的痛苦與不平;中油與石化業者更要「苦民所苦」,盡量減少公安、不要偷排廢水…,做好敦親睦鄰,與居民、地方政府共創三贏。                         ◎本報記者:向前走

 

4版 30天經濟有感 逼陳揆走路?

    馬英九外行領導內行  人民由怨生恨  歷史已定位「無能」 

 

  馬英九總統要行政院長陳冲在一個月內改善經濟問題,這一個月一幌即到,陳冲在十月底即要交出改善經濟的成績單,如果用冷冰冰的「數字」,表示已兌現馬英九的一個月改善經濟的宣示,但人民仍然是「無感」,還是處在困頓的經濟惡化、生活艱苦中,那麼,馬英九向人民開出支票再跳票了,他「青菜說說」,老百姓被騙慣了,馬政府施政「無能」,豈非套上監察院長王建煊所說的馬英九的「歷史定位」,就是「無能」二字。

  當了五年的總統,執政績效江河日下,馬英九今年一月連任成功,立即成立所謂的「財經內閣」,由號稱「財經專家」的陳冲組閣,但九個月過去了,每月公佈的經濟發展,月月都是「藍燈」,連十次藍燈,國內經濟惡化,人民生活困苦,已足以證明陳冲的財經內閣是「金玉其外,敗絮其中」,所謂「宰相無力可回天」,民進黨提出的對內閣「不信任」案,已不可以「為反對而反對」的角度看待,陳冲不行,當然反映在馬英九的「無能」上。
  不信任案倒閣不成,並不意外,在國民黨的立法院「表決部隊」護航下,民進黨徒勞無功,但看在人民眼中,對馬政府「拼經濟,救經濟」,只是在「喊爽」的,早就把馬政府給「看扁」了。


一個月期限倒數計時
 
  而在這個節骨眼上,馬政府內閣公佈的失業率,竟然已飆高到四.四,而國民薪資所得,却是倒退了十多年,比較鄰近韓國,人家十年薪資,每人漲了二萬元,台灣只有四千元,怎麼比,數字會說話,經濟惡化的程度,已經到了人民難以忍受,痛苦不堪地步,此時,馬英九在「倒閣案」輕騎過關,國民黨立委已不得不挺身指出,這是給陳冲內閣「留校察看」,大家一致共識是,希望三個月內陳冲的財經內閣對經濟困境能「拼出」一些人民「有感」的成績,却想不到,馬英九居然會跳出來公開宣示,他給內閣一個月的改善「期限」,所謂「君無戲言」,一個月短短卅天,一幌即到,這個急急如律令,也未免說的太倉促,但馬英九則是信誓旦旦,似乎在玩真的,過去五年來都搞不好經濟,此時却揚言一個月就會讓陳內閣拿出「改善」的成果?
  沒有人相信這個「一個月的限期」,但「一言既出,駟馬難追」,也只能姑且聽之,姑妄信之。
  要改善經濟,人民最直接反應是,收入增加、物價不再直直漲,油電雙漲造成萬物齊漲,這個慘痛的教訓,馬政府應該記憶猶新,如果,只是拿出短期的出口反轉,略有成效,即顯示改善經濟有了成果,那是唬不了人的,如果對人民收入提高、失業率降低、物價不再漲個不停,全都跳票,馬政府到時又如何杜人民悠悠之口?
 
口號治國保證跳票
 
  絶對可以斷言,一個月轉眼即到,這個月便可見真章,不會有人相信一個月便能有效改善經濟,馬英九「葫蘆裡賣的什麼膏藥」?其實,對已淪為「口號治國」,拼經濟沒半步的馬政府,早就沒有信心,聽聽可以,不能當真,現在就可以找出答案,不管馬英九再怎麼吹噓,人民還是「無感」。 
  從王建煊的公開批評馬政府施政不當,政績不佳,却毅然而然挺身而出,公開肯定「倒閣」的正確性,反對當前國內經濟每況愈下,積弱不振,說出了馬英九的「歷史定位」即是「無能」,敢言人所不敢言,在眼前的政治環境中,王建煊的批評,應以「愛之深,責之切」的態度看待,一些「馬屁精」的回應,完全罔顧了經濟惡化,人民生活困苦的事實。
  如果說,王建煊的諍言不當,應該下台,那麼,治國無能,把人民的生計帶到了眼前這種苦不堪言的馬政府,還要加以「包容」,一味維護嗎?
  人民眼睛是雪亮,這就是為什麼馬英九的民意支持,一直深陷十多趴,始終只跌不升,事實在眼前,雖然,民進黨提出不信任案,政治操作大於實際意義,但一個無能的內閣,可以任其繼續存在,一個尸位素餐的內閣,老百姓還會容忍嗎?(文轉5版)
共 173 頁,目前在第 172 頁: 第一頁第一頁 上一頁上一頁 171 [172] 173 下一頁下一頁 最後頁最後頁
新聞搜尋
Copyright by Toughguy.tw